小说:替嫁王妃太凶蛮,本王要不起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机朵

角色:

简介:【悬疑反转➕有宠有虐】
方云清与秦承的婚姻还没开始就充满了阴谋算计。
婚后方云清不甘受这草包夫君的羞辱,她从调查他,猜疑他,设计陷害他,到……先婚后爱,谋定而后动,一动则天下惊。
---------------------------
侍女香霜算命时穿了小姐的衣服,
半仙说她有妃命。
出游时穿了小姐的衣服,
神秘人把她给欺负了。
陪嫁时穿了小姐的衣服,
这下彻底被人强掳了去。
那人,竟然真的是……

书评专区

替嫁王妃太凶蛮,本王要不起

《替嫁王妃太凶蛮,本王要不起》第6章 测字免费阅读

莲音寺据传求姻缘特别灵验,香火之鼎盛自不必多说,香客多是些年轻的姑娘小姐。方也怕随从冲撞了人,也不想方云清太过招摇,故而只挑了三个得力的手下跟着,打发其他人带着马在山下找地方歇着等他们。

甘露和香露一左一右扶着方云清拾阶而上,方云清被她们带得同手同脚,一个踉跄差点滚下台阶。两人又急急去搀她,一时方云清和香霜的宽袍大袖、甘露的包袱行囊,你压着我,我缠上你的,闹闹哄哄了好一阵。

方云清本就热得不行,索性找了地方,脱了外衫,去了帷帽,继续扮作随从。她活动活动手脚,只觉得轻便畅快,无拘无束。

方也不由扶额,他这妹妹哪有大家闺秀的样子?秦府好歹也是勋贵世族,纵然秦小侯爷被削了爵,可上头有秦老侯爷,旁支有两榜出身的秦奉,秦承的表兄,年纪轻轻已入翰林院任庶吉士,深得皇帝器重,前途不可限量。

他想着想着又思及自己,秋闱在即,再是春闱,错过这次,可不是多等三年的事情了。刘氏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之前的寒窗苦读全部付之东流不说,他也不能再韬光养晦,生母孔姨娘更是将危在旦夕,而父亲……如若父亲真的是为了他才佯装生病,那他的压力就更大了。

方也叹息,妹妹早些嫁出去也好。

他抬头去看方云清,她正健步如飞,把香霜和甘露撇在身后,一马当先地眼看着就快要登上山顶,进得那香火缭绕的嵯峨庙宇。

他不由加快脚步,不肯让方云清出了他的视线,微微侧脸对着一个手下说:“竹叶,跟上大小姐,小心些。”也就是别让小姐发现的意思,那叫竹叶的男子会意,点点头,向前疾走了三两步,正巧身侧来了几个挑夫,遮了他的身影,再去看时,已然无迹可寻。

方云清登上最后一级台阶,回头看甘露和香霜,她们离她也就四五级的距离,两人搀扶在一起微微气喘。方云清看着她们笑,又瞧见已行至身侧的方也虎着脸看她,她忙抿了唇。

“这里人多,不许乱跑,听到没有!”

“是,二哥。”方云清表现乖巧。

方也满意地点点头,问她:“怎么说?先烧香拜佛还是先找高人?”

方云清对方也话中透露出的不敬感到无奈,她答道:“哥哥跟着我不就是了。”说完又一马当先走在了前头。

方也拿她没辙,紧跟在她身后进了莲音寺,一路学了她的样子,一会儿跪拜,一会儿叩头的。这一刻他正学着方云清闭了眼睛默默祈福,待睁开眼,见跪在身侧的方云清看着他眯眯笑。

“干什么你。”方也烦她,白她眼睛。

“哥哥这般心诚,所求定能实现。”

好话谁不爱听,方也嘴角微扬,起身理了理身上的青色布衫,看向她道:“走吧,带你去找高人。”

方云清笑起来,先前她和方也闭眼祝祷时,父亲给的高人已经往她手中塞了消息。方才她趁方也不注意,已经打开那小纸条看了,上面时辰和地点写得清清楚楚,与他们的行程安排十分契合。那就排在哥哥口中的高人之后再去见好了。

方云清她们于是跟在方也身后。一行人来到寺庙一处僻静的角落,一个方丈打扮的老和尚立在屋檐下,方也快步上前向他恭恭敬敬行礼,两人说了几句话,方也喊方云清上前去见礼。

老和尚慈眉善目,须眉交白,微风拂过,倒真有些仙气。方云清也是非常恭敬虔诚的态度,可她刚直起身,身后的方也双手合十微微躬身施礼道:“师傅,那晚生告辞了。”

老和尚微笑着道了声“阿弥陀佛”。

方也大步离去,方云清一脸的莫名,和两脸莫名的甘露和香霜,紧跟在方也身后。等走出了老远她才喊住他问:“二哥,怎么回事嘛,师傅不愿给我们看看吗?”

方也故弄玄虚,拿她先前的话回她:“妹妹跟着我不就是了。”说完继续大步流星在前带路。

这次他们直接出了寺门,走上一条两侧摆了不少小摊位的石板路。方云清如鱼得水,拉着香霜和甘露,一会儿看看这边的面人糖画,一会儿看看那边的胭脂水粉,没几步就买了好些小玩意儿。诱惑太大,一条路走得极为艰辛,方也这会儿倒是极具耐心,并不催促她,跟在她们身后付着银钱。

路快要行至尽头,方也喊住方云清,示意她跟他走到一个摊位前,说是摊位也实属勉强,其实也就是地上摆了一个残破的空瓷碗,碗下压着一块脏兮兮的白布,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测字”。

白布后一位老者随意地坐在地上,整个人瘦骨嶙峋,腌里腌臜,银发蓬乱,衣衫褴褛,原本闭着眼似在打瞌睡,听到动静之后睁了眼,目光扫过他们,忽而咧嘴一笑,嘴里黑乎乎,让方云清不敢细看。

方也向他作了个揖,对方云清道:“写个字吧,给半仙看看。”

方云清听过好些神话故事和民间传说,知道很多高人不仅是隐于市这么简单,她心存敬畏,不敢造次,恭敬点头道:“半仙容我想想。”

那脏老头“嗯”了一声,又闭上眼。

方云清转身和香霜、甘露商量,香霜笑道:“这怎么能问别人呢,小姐得自己想个字才好。”

甘露却给她出主意:“小姐想个简单些的字,好看些的。”

方云清听了,掰着手指,口中念念有词,回头看半仙还闭着眼睛,就问方也道:“哥哥,能不能问两个字?”

方也愣了愣,看向半仙。

半仙闭着眼睛笑起来:“姑娘但问无妨。”

方云清道:“一个木字,一个圭字。”

半仙睁了眼睛道:“姑娘到底省事,一个十八,一个十三可是?”

方云清笑着承认:“被半仙发现了,是的。”

“那你再数数,第一句的十三和十八,凑作一块儿,此乃去子成妃之命也。”半仙看着方云清脸色白了白,继续道:“第二句,十八减去十三,‘吉’字,若要好看,当属凑成个‘喜’字。但凑剩下,可要注意着些。”半仙最后几个字咬的尤其重。

方云清和方也对视一眼,没有说什么。

半仙却又哈哈地笑了两声:“姑娘,那两个字算得是你身后两位姑娘的,你再想一个字出来吧。”

方云清想了想,说了一个“想”字。

半仙一拍大腿:“好个‘想’字!妙极妙极!相之心也,配得上姑娘的身份,且既合了十三,又含了十八,真是好啊。”他大笑数声,模样颇有些疯癫,笑罢摇头晃脑,朗声吟唱起来:“睏却不是睏,昧也并非昧;粗看不相同,闭目却相似;心亡则相忘,心亦则相恋;无心不相见,有心则相思;相见于未日,相思于来兹。”

说完定睛瞧着方云清,目光炯炯,语气平和:“姑娘是个心思缜密之人,但瞻前顾后,一心二用,此生会有两段姻缘,奉劝姑娘一句,心眼再多不如用心去看。”

>>>点此阅读《替嫁王妃太凶蛮,本王要不起》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