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努力养家糊口后,发现娘子是富婆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星期五的我

角色:

简介:她去青楼,他把青楼端了,去吃饭,他忍着肉疼把酒楼包了,她去城外看风景,他带兵在她面前操练,本想膈应她,结果人家看肌肉男看的可起劲了。
陆欢宜夜黑风高的救了个白眼狼帅哥,回头他却把她抓了。
后来周初白救了她,她反手送给他一巴掌。
她越看这厮越心烦,他却对陆欢宜越看越稀罕。
王爷每日早出晚归努力赚钱养家
下人:王爷,王妃又败家了!又买了五十个姑娘回来。
周初白:……
且看王爷负责貌美如花,王妃赚钱养家

努力养家糊口后,发现娘子是富婆

《努力养家糊口后,发现娘子是富婆》第六章 游军师免费阅读

姑娘还教她看账,看账这种重要的事情一般只有高门大户的姑娘们需要学习,一般人家是不用学到这么深的,只需要知道简单的数就好,可是姑娘都事无巨细的教会她。

但她性子活泼好动,比起琴棋书画她对账本跟打架更加上心,那些大雅的东西也只学个皮毛。

余安被留下了有些小情绪,环臂靠着墙,看着笑眯眯的粉儿撇撇嘴。

粉儿也看到了,但是她选择无视!

她就要跟姑娘在一块,她一路哼着曲子搬行李,心情美滋滋的,余安看着就闷气,他也想回京城,但是,他看了一眼粉儿,粉儿却是一个眼神都没甩给他。

一旁的念星抱着行李正一脸吃瓜看戏,余安却白了他一眼甩袍离去。

念星笑的更欢了,闷葫芦活该,他乐呵呵的接过粉儿行李,帮忙一件一件搬上车。

陆欢宜临走时又吩咐了一些事情,余安从头到尾都板着脸,她看了一眼正忙碌的粉儿,笑的正灿烂明媚呢。

粉儿跟余安挥挥手告别,余安还是一脸臭脸,她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早点回京,我们在京城等你们。”

余安一听这话原本阴沉着的脸,瞬间就缓和多了。

念星抱着剑摸了摸不存在的胡子,若有所思,粉儿跳上马车后,念星也上了马车,在外面赶车。

云国大军地界内。

主座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面容威严,脸上的刀疤狠历,一双浓眉大眼瞪着跪在地上的副将怒斥:“出动那么多人还追丢了,海阿普,你是废物吗?”

叫海阿普的男人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开口:“将军,那个人……”

一盏杯子向他头上砸来,他低着头不敢躲避,茶盏哐当一声碎在他头上,碎片掉落在地,血滴随之落地。

帐内气氛凝重,血腥味起,旁边侧位坐着的少年眯着眼睛对眼前的战况见空思惯了,手中的折扇微微扇着,明明是大雪纷飞的季节,扇了几下,大概是感觉有点冷又赶紧合上。

他眼眸抬起,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慵懒的姿态,他嘴角上扬,手指掐算着,一脸神秘的模样道:“将军这好好的营账,你弄的这么血腥,不好,不好。”

上位的将军闻言,眉一皱,摆摆手让地上海阿普滚下去了。

帐内剩余二人,他走向那名少年,语气没有了刚刚的狠厉,他眉眼带笑说:“那游军师这事应该怎么做,昨晚那闯入的贼人定然是黎军的人,现在这贼人全身而退,不知道会不会耽误到大皇子的计划。”

“丁将军莫急。”游军师手中折扇在手心里敲打着,他佛了佛衣角站起悠悠道:“贼人不一定是黎军的人,而且昨晚不是都还没靠近主账就被我军发现了吗。”

丁将军点点头,是啊,昨晚在离主帐几十米地听到士兵说发现有人潜入,当时他跟大皇子派来的属下在议事,议的是机密之事,除了门口守卫的亲信之外,连游军师都没有参与。

但他还心里没数,如果大皇子交代的事砸在他手里了,他项上人头不保。

他从一个小小的骑兵在短短三年做到这将军的位置,他比任何人都珍惜这个职业,掉命不可怕,荣华富贵却绝不能丢在手上,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他从骑兵一路升到将军,受到太多追捧了。

而这一切都是从遇到游军师开始,三年前云国大军还在打番国,当时的将军,突然被人发现暴毙在自己的营帐内,将士听闻将军已亡,军心动荡,一连几场下来,兄弟们死伤人数越来越多,他当年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上头说开战就开战,指哪打哪,他根本没得选择。

白天刚打了败仗的他,在军营里休整,他当时起夜去方便的时候,踢到了一个浑身血迹一身狼狈的游军师,他嫌晦气正想无视离去,那血痕遍布的手却死死的抱着他的大腿,嘴里迷糊的说:“达丹国……马……中毒了……”说完就昏死过去了。

丁大山把他拖回营地,喂了些热水他才迷迷糊糊醒来,醒来就抓着丁大山的手问:“你是云国的兵吗?”

丁大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警惕的反问:“你刚刚说的什么意思,你怎么会知道达丹国的马中毒了。”

游军师勉强坐直身体,他孱弱的开口道:“我本是云国人,游历至此,谁曾想被那达丹国知道我是云国人以后,直接将我抓去了奴隶,白天把我丢在马厩里照顾他们的战马,晚上就被囚禁起来,我今日能得以逃脱,是因为他们的马出了问题,我趁着混乱才逃了出来。”他说到这,咳了几声,停顿喘了几口气又道:“我听闻云国的将士就在这附近,我逃出来后一路直奔此处,没想到,真让我遇到了。”

说着他一脸激动的紧紧抓着丁大山的手。

丁大山听到此处,他大脑快速运转,两军交战,地处极寒,人在地上走都很费劲,战马的重要性可想而知,打斗讲究速度,如果你有马,你就赢了先机。

如果他说的事是真的,那……

他把游军师锁在房内,把他所讲的事禀报上去了,当时带兵的是校尉,由于朝廷派下来的新将军还没到任,便由当时的方校尉先领兵。

方校尉收到丁大山的情报后,他当下就派人去打探消息,探子一回来就证实了他的情报正确,方校尉下令点兵准备出战。

达丹国内,驻扎在最外围的兵营正因为马中毒的时候团团转,就听到云国突袭,达丹将士匆匆应战,但是没有了战马的达丹国最终还是不敌云国大军,眼睁睁看着即将溃败的云国大军,跟打了鸡血一样,取了他们的性命,原本以为打完这场战就能回家团圆。

一夜之间,达丹国投降,只留下几百人伤残士兵成了俘虏,战场的白雪茫茫染成了血红的一片。

历经数月的达丹跟云国之战,云国取胜,方校尉就那么巧在战争中牺牲了,丁大山捡了漏,成为了新任的校尉。

所有人都在欢呼着,扛起丁大山庆祝胜利,兄弟们都自主愿意追随丁大山,丁大山在军中的盛名一时正旺。

一个月后等到朝廷委派的将军到来,军中的军心已经都向丁大山倾斜了,一个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一个是朝廷的人,这选择可想而知。

就这样朝廷派来的人最后灰溜溜的回去了,接着委任状就下发到军中,丁大山攻城有功,但其能力还有待商榷,先暂领大军。

丁大山已经独霸这大军数月,尝到了甜头他可不想再做回一个大头兵,他找到游军师,经过这几月的相处丁大山已经对游军师彻底的信任了。

他给丁大山出谋划策,让他一步步获取军心,又一步步赶走那个朝廷派来的人,稳坐了这军中。

没想到这游军师真的又给他出了谋略,他能掐会算,他算出来朝廷下一个要攻打的是瓦剌国,跟丁大山做好准备,等着朝廷下旨过来,不到半月,朝廷八百里加急件送到他手里。

丁大山拿着圣旨激动的颤抖着,“军师……真的是瓦剌国!”

丁大山看着游军师眼里充满兴奋跟激动,他有游军师就如有一宝,他一定能带领大军攻打下瓦剌国。

游军师却是淡淡的笑了笑,眼里深不可测。

接着大军轰轰烈烈往瓦剌国而去,不到一年时间,就将瓦剌国拿下,自此丁大山便成了堂堂正正的骠骑大将军,云国的勇士!

>>>点此阅读《努力养家糊口后,发现娘子是富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