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敌,从深渊走出的帝尊大人

小说:玄幻爽文

作者:烧烤麻辣串

角色:

简介:陆凡,一个只求平凡长安、逍遥自在、断因果止红尘,一个只求能够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红尘人。
只不过,他有一双紫眸能够看穿一切虚妄;只不过,他的左手镇天地乾坤,他的右手掌生死轮回;只不过,他的左脚镇压着滔天魔狱,他的右脚则为天道、镇压着万物生灵;其经络流淌着的是银河大海,每一个细胞都是星辰斑点.....
饶是陆凡,被诸天万界尊称的帝尊大人!
对这红尘渡劫,也是头疼不已。那些年欠过的“债”...

无敌,从深渊走出的帝尊大人

《无敌,从深渊走出的帝尊大人》第6章 肮脏的因果免费阅读

“清云院”

“大人,这里便就是城中最大的一处别院了。价格嘛~”一肥头大耳的男子笑眯眯的搓着手。

陆凡扫了眼院子,手一抖。一储物袋落在手中,扔给了那户主。

那人就用手摸了一下袋子,眼色一变,连忙拜道:“大人,这处别院就是您的了!可否需要小人给您备一些下人、侍女?”

“不用,我喜欢清净,下去吧!”陆凡摆了摆手。

那人弯着身,缓缓退去,眼神恭敬的很。

别院内,一小池塘、一石桌两石凳、一小片的土壤上种植着些许菜蔬。

走入阁房内,木床席被、洗漱用品样样俱全。

陆凡坐在了石凳上,看着干干净净的石桌,若有所思。手指这么一弹,一缕仙气射去,弥漫在石桌上。

仙气隐下,石桌上已然刻印出了一幅棋盘,两边摆放着两坛棋子。

陆凡轻轻拈起一颗黑子,微闭上眼,身上的气息涌动着。

咻!

往下一定,黑子射入地面当中。与此同时,这处院子被陆凡布置了一道阵印,能够阻挡阵内的一切气息外露,并且能够阻挡外界的神识探入。

“啊呀!~睡个午觉回个笼。”陆凡伸了个懒腰,都睡了十二万年了,一时间不睡觉还不舒服。

手一摆,一个木制躺椅显现在院内。陆凡顺势躺下,阳光照射在身上,巴适得很。

“别跑!”几位黑衣人在屋檐上飞奔着,追赶着前方那只在奋力逃亡的白狐。

那只白狐不仅有得灵智,而且还生得了三只尾巴。

一双明亮的黑眸,时不时的回头瞥着追赶着的黑衣人,速度却没有丝毫放缓。

“还跑?老二,放毒镖!”

“可是!少主不是说...”

“再不放,这白狐要是跑了,少主肯定不会饶了我们的。”

闻言,老二从腰间抽出三枚花型毒镖,盯着白狐扭动的身躯,用力一甩!

一声哀嚎,白狐的身影掉入了一院内。几人暗道不好,连忙闪至屋檐上,观望着里面是不是什么大人物。

白狐跌入到了池塘中,费力的爬了出来,身上湿漉漉的。

池塘内的锦鲤围着那只狐狸身子,口吐泡泡。

白狐虚弱的打望着院内,希望能够碰上一个大能,救助自己。

尽管很微弱的几率。

一个紫衣男孩,正在躺椅上晒着日光浴。

白狐暗道:不好!怎是个凡人,仿佛已经认定了自己要被那些人带走了。

几位黑衣人也瞥到了那个凡人,便直接跳入了院中。

“老三,用缚妖索把这妖狐捆起来。”

“是~”老三从身后取出一捆黑金色的绳索,欲要将那白狐捆起。

白狐见状还不如搏命相抗,龇牙咧嘴,从口中吐出一枚还未成型的金丹,此为元丹。

凝元丹,是筑基踏入金丹的必经之过程。妖兽亦是如此~

元丹虚虚实实,散发着丝缕金色妖光。老三将缚妖索甩去,一缕妖光直射而去,两者皆为止颤动,不分上下。

老大、老二见状,纷纷释放出元丹悬在半空,如同buff一般,为两人加持战力。

两人身影直射过去,白狐的元丹射出两缕妖光,却被那两人挥手弹开。两人伸手,欲抓住虚脱的白狐。

一声低喝传来:“聒噪!”

轰!

三人与白狐皆被一股风浪吹打在了墙上,元丹尽数收回体内。

白狐直接昏厥了过去,三根白尾浸入池塘当中,一堆锦鲤围在那“骂骂咧咧”。

三位黑衣人捂着胸口,屈膝跪在地上,抬头望去。只有那个一直躺在躺椅上的紫衣男孩,难不成刚才是他发出的攻击?

几人相视一眼,老二心府极高,首先拱手拜道:“阁下,这白狐乃是我家少主要的灵宠,还请见谅。”

陆凡闭着眼,喃喃道:“我不管是谁,也不管什么事。只要别进我家院子,就行。”

“是是是!阁下,我们这就离去。”老二瞥了眼离白狐最近的老三。

老三一手抓向白狐,欲赶忙带它离开。

咻!一道血光炸现。

“啊!”老三撕心裂肺的叫喊着,老大、老二回头瞥去,只见老三的手臂被切割了下来。

老大立马怒意冲上头,咬着牙欲要冲向那男孩。老二连忙一手拉住,微微摇头,居然能够离那么远,瞬息就能切断老三的胳膊,这般手段,起码也是个金丹境的大能!

老大胀红着脸,青筋暴起,别着个头。老二拱手拜道:“大人!不知为何对我三弟出手?”

“那只白狐惊扰了我家池塘的鱼儿,必须留在此处,承担应有的后果。等它醒来,我自会处理,你们不能带它走。”

闻言,老大忍不住了,站起身指着那紫衣男孩吼道:“你知道我家少主是谁吗!他可是皇朝二皇子!”

陆凡微微睁开眼,转头瞥去,轻蔑道:“你是在威胁?”

老二一把抓住老大,将他拉到身后,摆手道:“没有,大哥只是报一下名号而已,没有任何威胁侵犯之意!”

“滚吧~若想拿回白狐,让你们那个什么皇子亲自来取。”

老二微微用力捏了下大哥,将老三背起跃出了院子,并将“清风院”三个大字,死死的记住了。

陆凡轻轻叩了下手指,院内的血迹消散,白狐被风吹起,提溜了起来。

看着面前悬空着的白狐,打量了下,“三尾?体内还掺杂着微弱的六尾妖狐血脉,她的后代旁支吗?”

手指一弹,白狐飞入了房屋内,瘫在床上休养。

“嗯?”陆凡一声轻疑,往池塘那处瞥去。

池塘里的锦鲤们,纷纷蚕食着水面上漂浮着的筑基境血液。

“看来这院子的上一个主人,也不简单啊。潜移默化间,池塘里的锦鲤都已诞生了灵智。”

陆凡轻轻摇晃着躺椅,一脸惬意的再次进入梦乡。

砰!

“一群废物!一个二阶的妖兽都抓不住,能要你们干什么!”

一位身穿金色黄袍的男子,正指着底下的那三人,怒斥着。此人正是这殷璃皇朝的二皇子——殷狄!

一股上位者的威严,向三人压下。

老二趴在地上,低声道:“回皇子,这次本该能带白狐回来的,谁知...”老二将那院子里发生的事迹,再添油加醋些说出。

殷狄微微眯了下眼,与二皇子待过很久的人都会知道,这是他爆发前的征兆。

“‘清风院’?好,那我这个二皇子,倒要亲眼看看,是谁敢拦我的路!”

殷狄二皇子带着三人,以及一队兵马,前去“清风院”。

这件事第一时间就传到了大皇子殷昊以及帝王的耳边。

帝王表示不用去管,那些庶民百姓被杀就被杀吧。大皇子则是也带领着一队兵马,赶了上去。

“滚滚滚开,皇族办事!”兵官们驱赶着周围的百姓们,将整个街道通通围住了。

殷狄缓缓走下轿子,双手背负在后,鄙夷的看着周围的环境。

老二在旁指着那个院屋,喊道:“就是那!”

殷狄瞥去,看着门口上的“清风院”三字,不禁心情舒适了许多。

带着些许疑惑之情,摆手道:“你们不用进来了,我一个人进去。”

“可是..”

殷狄摆了下手,快步走去,暗道:这里面难不成当真是位金丹大能!若是收入门下,那储君之位,势在必得!

压下激动之心,上前轻轻敲了敲门。

陆凡听到了敲门声,蹙眉瞥去,问道:“谁啊?”

“你好,我是殷璃皇朝的二皇子,是来取回我的灵宠的。”殷狄轻声说道。

旁人十分诧异,二皇子何事变得如此好说话了。

“进来吧。”

闻言,殷狄这才推门走入,顺手带上了门。

环顾了下,只有一紫衣男孩躺在躺椅上,看起来年纪比自己还小。但还是,拱手问道:“阁下就是这‘清风院’的主人吗?”

陆凡“嗯”了一声,向那二皇子瞥去,身上那气运十分残杂,并无皇者之象!

“不知阁下名讳?”

陆凡并未回答,但二皇子并没有生气。这时,里屋内的白狐也已醒来,露着头看着外面。

“那么我就直说了,此次前来,就是想让阁下加入我..”二皇子的话还并未说完,便被打断了。

“我说二弟啊!明明是你的过错,没将那什么妖兽管好,才溜到了这位阁下的院内。居然还要,借此机会将这位阁下揽入门下吗?”另一位身穿黄袍的男子推门走了进来,呵斥着殷狄。

“你!....殷狄,拜见大哥。”殷狄不服气的行礼道。

陆凡微微蹙眉。

远处的皇宫中,帝王问道:“他们去何处了?”

“回帝王,他们去了一处名叫清风院的地方。”

轰!

帝王猛然迸发出威势,那人直接被轰出了皇宫。然后一脚蹬地,化作一道流光射去,脸色十分焦急。

两位皇子在吵着,陆凡正要呵斥,便感受到了诡秘的气息在靠近。

只听外面传来响亮之声,“拜见帝王!”

帝王快步走到“清风院”前,止步拜道:“在下殷璃皇朝帝王,殷烛!可否入院?”

两位皇子皆是蹙眉,不理解为什么父皇要请示?众官兵更是惊叹不已。

陆凡暗道:看来以前这院子的主人,还关照过他。

“进来吧!”

闻言,殷烛帝王有些蹙眉,声音好像不太对啊。但还是,推门走入。

只见院内躺着一紫衣男孩,并无他人,但还是拜道:“阁下是如今‘清风院’的主人?”

“嗯。”陆凡微微回声,并没有任何对帝王的惧怕。

殷烛暗道:此人也不简单。随后指着一旁的两位皇子,呵斥道:“还不快滚!”

“是,父皇!”两人连忙压下猜测,溜出院子。

微风吹过,院门紧闭着。

陆凡站起了身,伸了个懒腰,打量着面前这帝王。帝王亦是如此。

“阁下,知道这‘清风院’的上任主人吗?”殷烛试探道。

陆凡缓步走到一旁的石桌旁,坐了下来,并示意让他也坐。

“不知。”

殷烛坐在对面,说道:“上任主人,便是我殷璃皇朝的帝君!”

“哦?帝君!那岂不是身份比你还要尊贵~”

“他是我的启蒙老师,若是能让他一直留在我的身边,即便将这帝王之位卸去,我也愿意!”殷烛眼中充盈着对老师的崇拜。

陆凡轻笑一声,回道:“呵呵,貌似你修炼的,不是你老师的功法吧。”

殷烛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只是瞬间,便笑道:“阁下说笑了,我不仅修炼老师留给我的功法,还兼顾着皇室的专属修炼。阁下看不出,很正常。”

陆凡从旁边的棋坛中,捏出一颗黑子,在指间搓挪着。

“让你体内的诡秘出来吧。”陆凡直勾勾的望着殷烛。

反观对方,微眯着眼,浑身的气势上涨到了顶峰。

“你究竟是谁!”

“元婴中期吗?太弱了。”陆凡将手中的黑子按在了棋盘之上,对面的殷烛瞬间倒飞了出去。

周围的空间扭曲着,周身一米的空间重力增强了数倍,形成了可视性的“空间压制”。殷烛跪在地上痛吟,身上的骨头好似要被碾碎一般。

陆凡有些愠怒道:“肮脏的东西,滚出来!”

“啊!”殷烛痛喊着,从五窍中飞出黑色的诡息,邪念!黑暗!一切的负面、肮脏的气息,在释放着,充盈着。

汇聚成了一个黑影,站在那处,用那灰色双眸警惕着面前的紫衣男孩。

陆凡散去空间威压,望着它说道:“诡秘?亦或者不朽帝族的家伙?不用那么紧张,坐吧!~”

那黑影并不惧怕,缓缓坐到对面的石凳上。

“你是何人,为什么知晓吾的种族?”

“看来你们的念海并不相通,亦或者...你们变成了真正的一个种族,每一个诡秘都成为了真正的个体生命!”陆凡猜测着,看来这些诡秘在重启之后,真的蜕变了,但也变弱了。

“你很熟悉我们不朽帝族?”

“当然,若真是那样,你们种族内的最古老的那一批诡秘,估计还都认识我呢!说不定,你们的黑暗地带,还有着我的画像呢。”

对面的诡秘,对他的话半信半疑,至少他是真的知晓我们不朽帝族的一些秘闻。

“我看不透你的境界。”

“比你强就对了。”陆凡笑着回道。

诡秘不死心,试探性的问道:“大乘?凡仙?!”

陆凡摆了摆手,回道:“看在你们蜕变成个体的份上,也有资格去与万族争夺资源,便不杀你了。滚吧!”

对面的诡秘还想要追问,陆凡一手挥去,两人被时光卷走,回溯到了皇宫之中。

白狐眨着轻眸,斜着头稀奇的看着那紫衣人的手段。

陆凡微微皱眉,伸手一抓,一声哀嚎,白狐的尾巴被揪在了手中。

白狐倒立着,抬头望着那男孩的面庞,不敢龇牙。心里知道,眼前这人,很有可能是一位仙人!

“你说...本尊该怎么处置你呢?今天的一切事情,起因都是你。本尊可对于‘因’,都很厌恶的。”陆凡已然感受到了,有些肮脏的东西已经缠绕在了自己身上。纵然身为最高时间线的天道真主,也对这种东西无法进行过多的掺和。只能依靠自己,去解决“果”的到来。

>>>点此阅读《无敌,从深渊走出的帝尊大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