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仙侠传说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海廷

角色:

简介:飘渺红尘,芸芸众生;
天下之大,包罗万象。
此为仙侠的世界,这是梦中的世界,
踏上你的飞剑,让我们一起周游天下!

仙侠传说

《仙侠传说》第6章 约架免费阅读

烟儿这几日很不高兴。

好不容易说服爹爹让自己出来散心,从洮南刚到福松县,没想到刚到就遇到这事儿。

“本小姐长这么大还没这么被欺负过,当着我的面差点把我新找来师傅打死。虽然说他的命也不是那么重要,但俗话说得好,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打的是他欺负的可是我啊。”

赵如烟越想越气,撅着小嘴继续暗自嘀咕:

“尤其是那个白面小孩,别看一脸稚嫩,心里可阴着呢,还告诉那丑八怪老头往残了打。哼,我看这福松县衙的捕快也都是废物,这都三天了,还捉不到他们。”

想到气处,一把掀翻丫鬟递过来的芙蓉粥,怒气冲冲的噘着嘴走出八方楼的上宾房。

丫鬟不敢吱声,都知道这位小姐的脾气,低着头踩着碎步跟在身后。

……

……

县衙的捕快这几日都被这折腾个筋疲力尽了。

各城门紧闭,别说是人就连鸟也飞不出去啊。不顾来往商贾和行人的埋怨,县尉可谓该做的都做了,挨家挨户的搜查。

面色可憎的老者和七岁左右的小孩都挨个找来给那位小姐一一辨认,可是还毫无所获。除了味香居那跛子掌柜说看过那几个人之外,好像压根他们就没来过福松县一样。

县尉老爷成天唉声叹气,难怪家里的二姨太都说自己这两天瘦了呢。

……

“老爷,烟儿小姐又来了”

师爷急步走进内堂,神情无奈。

县尉老爷正在和县内大户乡绅商量要事,看见师爷风风火火的进来。

正欲发作,慌慌张张成何体统!可一听见师爷说那位小姐又来了,脸色立马铁青。

师爷一脸苦笑,见怪不怪。乡绅们见县尉老爷脸色怪异,联想到前几日南市场发生的事儿,齐声告辞而去。

不多时,烟儿便风风火火走进内堂,县尉赶忙起身,变了个脸似的,强挤出笑道:

“我说烟儿,今日怎么起的这么早啊?”

“伯父,这都几天了,这么几个人怎么都捉不住,烟儿受了欺负,伯父怎么不替烟儿做主呢?”这小姑娘作势要哭,委屈的说道。

“烟儿啊,现在全城戒严,百姓都怨声载道了。而且据我所知,那几人根本不是你说的一般贼人,都是修行者”县尉也是很是无奈,怎么摊上了这个事儿,天上掉下个鸟粑粑,正好砸在自己头上。

“伯父,我不管,我不管,我要捉住那小贼,还有那怪老头。”

“好好好,烟儿放心,伯父定当尽力”

县尉勉强挤出一个笑脸说,心里却想,这修行之人,向来不服天不服地的,这可如何是好。

恭送走这位小祖宗后,县太爷无奈的拿起茶杯。刚一入嘴,发现茶水早已冰凉,侍立在旁的师爷赶紧吩咐下人煮茶。

不一会,师爷又重为县尉斟了一盏,试探的说:“其实,老爷也不必如此愁容。”

抬起头,看了一眼和自己父亲年龄相仿师爷,问道:“嗯?此话怎讲?”

“南市场这事儿,如果是普通斗殴,那无可厚非。但这件事儿其中涉及到了修行者,谁不知道这帮修行之人飞天遁地,杀人于无形。况且其中当事人还是太守千金,这一个弄不好,可就追悔莫及了。”师爷侃侃而谈,也说出了县尉心中的顾虑。

“唉,谁说不是,我本以为做做样子,等烟儿气消了,也就罢了。但看这样子,是没个善了。”

县尉啄了一口茶,问道:“你既然这么说,可是有办法教我?”

师爷手捋白须说道:“老爷可修书一封,快马送与洮南太守府,不必刻意,只需叙述此事经过即可,直言此事超出本县能力范围,望太守请司天府里的高人来福松县,本县定当竭尽所能辅助缉拿凶手。”

“好!就这么办,快取笔墨。”县尉心情大悦,当即修书一封,着衙役速送洮南。

……

此时玄极老祖和周棣也在八方楼。

捕快们搜遍全城却忽略了八方楼,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是周棣解释给师傅的话。

照着老祖的意思,这天下有何地方是去不得的,想走这世间又有何人能留得住,何必弄这些歪歪道道,周棣说闲着也是闲着,就当历练了。

这几天老祖教了些周棣一些呼吸吐纳的法子,还一字一句地教了他天衍宗的绝世功法玄天决,并要他死记硬背下来。周棣刚开始觉得枯燥,后来在老祖的耐心引导下渐渐也能初窥一些个奥妙。

这一日待周棣修完功课,老祖说乖徒儿,出去走走,这里着实闷气。

周棣也憋了好几天,说师傅咱俩现在可是全城通缉呢啊。老祖一笑,说我的乖徒儿啊,别说全城,就是那天下你我哪里不能去得。

周棣嘿嘿一笑:“那是,我师傅可厉害了。”

老祖大笑:“你这臭小子,不过这话我喜欢听。”

……

稍做点整理,师徒二人出了客房,径直朝楼下走去。

赵如烟也是恰巧此时回来,正在上楼。

两方人碰个正着,周棣和烟儿皆是一愣,随即都往后一退。

今日这丫头穿着讲究,一张娃娃脸端的是招人稀罕,撅起的小嘴唇,气冲冲的看着周棣。

“姑娘,一向可好?”

周棣嬉皮笑脸恬不知耻的说道。

“你这小斯,倒是聪明,住在了这里”

“这个,在下也是无可奈何之策”

玄极老祖看了看二人:“我说,乖徒儿,你是不是喜欢这个丫头?不如干脆带走算了”。

“师傅,您可别瞎猜了,再说咱们可是斯文人。”周棣道貌岸然说。

“你这一老一少,恬不知耻,我一定叫人收拾你们。”烟儿气的小脸通红,恨不得一鞭子抽过去。

“乖徒儿,怎么样,让这女娃娃做的媳妇怎么样?”老祖继续笑着问道。

“师傅,您老人家还是算了吧,人家还是小孩”

“你们,你…你这小屁孩,年岁不大,满嘴秽言。”烟儿气的够呛,手指身旁一丫鬟说道:“你还不去找县尉去?”

丫鬟领命而去,匆匆下楼。

小姑娘深知这怪老头的厉害,也只是逞逞口舌。只是见这小孩,气不打一处来,站在这去也不是,进也不是。

周棣心中好笑,这丫头好似没了之前的脾气,一幅一气冲冲的样子,撅着嘴,瞪着自己。

“小姑娘,劳烦让一下,我们要下楼。”周棣笑着说到。

“哼。”

“冤家宜解不宜结,我看咱们不如互相陪个不是,握手言和,来一个其乐融融可好?”周棣嬉皮笑脸的说到,说罢就伸出手去要和赵如烟握手。

“你,你这登徒子,竟还想非礼我。”

小姑娘气的笑脸通红,皓齿死死咬着嘴唇,眼泪滴答滴答的流成了线。

身旁的几个丫鬟不知所措,皆是呆立在原地。

“我看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咱们之间并无恩怨,前几日实属误会。我们不如化干戈为玉帛,化仇人为好友,岂不是好事吗?你说你哭什么,再说,我怎么可能非礼你呢。”周棣摊开双手,无奈的说道。

只是这说话的语气语调完全不似这七八岁的黄口小儿。

“哼,你想的倒美,欺负完本姑娘你想就这算了?”赵如烟不依不饶。

“那,那你想怎么样?”

“恩,除非你和我单独比试一场,我输了这事儿就算了,我赢了的话吗……我没想好,到时候再说吧”小姑娘诡异一笑,心想那怪老头不出手,看我怎么收拾你。

“呃...”周棣诧异,这是什么和什么啊,再说我可啥也不会啊,除了前世练过半年跆拳道,还没和别人交过手呢。

“我看就这么定了,再三日后,咱们约个地点,我带着徒儿赴约。”老祖一直在一旁看着热闹,听赵如烟说要比试,不由得玩儿心大起。虽说这小丫头已经踏入开悟境,可是所学庞杂,凝气不稳,而自己徒儿则是天纵奇才,再加上自己在旁指导,别说开悟境,就是锻体境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修炼之路也是需经摔打磨练,总是顺境就算练出来金身也是个花把势。

想到此处,老祖出声应下。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三日之后我们再见。至于地点,我想好了告诉你们。”说罢就要上楼回房间。

周棣让出道来,没走几步赵如烟又回头说道:“小屁孩,你可别连夜逃跑哦。”

说罢随着一阵银银铃般的笑声,一行人消失拐角处。

待她们走后,周棣心中没底,问老祖道:“师傅,您怎么答应她了呢,我可不会打架啊。”

“有何不可?一个小姑娘,你还怕了啊”老祖笑道。

“倒是不怕,只是我这不是还没跟您学真本事呢吗”

“哈哈,师傅我等会儿就教你真本事”

“三天我能学个啥啊,皮毛都学不会。”周棣担心的说:“这要是输给了那丫头,可就糗大了。”

“有师傅我在,你担心个屁。”

“好吧,听师傅的,希望师傅别坑我。”

“我能坑我的乖徒儿吗,对不,心疼还来不及呢。”

“......”

“乖徒儿,我突然发现你挺能说会道啊,把人家小姑娘都给说哭了。对了你刚才伸手到底想干什么?现在只有你我二人,你告诉师傅。”

“师傅,我可不能说会道,嘴还笨。我那是出于至诚,想和那妮子握手言和而已!”周棣解释道,眼神飘忽。

“嘿嘿嘿嘿!”

“师傅,我说的是真的,你笑什么?”

“啊,言和需要握手吗?”

“那得怎么办?”

“哈哈,没事儿,你小子性格我喜欢。喜欢就要争取嘛,争取不到就要想办法再接再厉,就算使点诡计也是无妨的。”老祖捋着不长且蓬乱的胡须说到。

“师傅,我看您想歪了,这是......”

“无须解释,喜欢就去做,师傅我也是过来人。”

“呃......”周棣懒得再说,生怕越抹越黑,不过仔细一寻思。这小丫头也属实算个美人坯子,不由得咧嘴笑了一下。

这在老祖看来,更加笃实了此前所想。

心道问世间情为何物!

想起往事种种,心中闪过那么一丝失落。

>>>点此阅读《仙侠传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