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眉间雪与心上人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夏虞行

角色:柳玉,娄雨柔

简介:江湖是什么?
是只手遮天的权柄,是富可敌国的金银,还是登上武林巅峰,受万人敬仰?这里,有的人随时代浪潮唱了个黑脸儿,有的人跟宝剑猛禽度过一生,有的人战死沙场,也有人为了一个“义”字,死在异国他乡,有的人……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眉间雪与心上人

《眉间雪与心上人》第6章 长生殿免费阅读

春秋时期天下混乱,百家争鸣似一道明丽的光,穿过战国时期的烟雨迷瘴。

彼时道家有一个小弟子名叫钟离念,传闻他的性情逍遥随性,见识甚广,不喜欢争名逐利,言行举止颇有道家大士之风,甚得庄周的喜爱。二人的辈分虽是隔了整整一代,庄周还是破格将他收为关门小弟子。

此后的数十年里,二人的关系倒更像是忘年之交,师徒两人常常对弈于山巅,论道于山野花丛中。

一年春夏,庄周自知阳寿将尽,怎奈倾毕生心血撰录的道家奇学在晚年时才大成,延年益寿已成空谈。

他望着眼前飞过的彩蝶,只三笑,将琴桌下的竹书二十七卷悉数传给了小爱徒钟离念,除名作《齐物论》和《逍遥游》以外,更有逍遥游的凌波篇和长春功的前身《养生主》两篇奇卷。

钟离念天资根骨举世无双,几年间便从庄子留下的典籍里寻出大道!化出无数的武学功法,并将其逐一修整,一时间心性超脱世外,毕生无欲无求,至此名不见课本,事迹不载于史册。

晚年时的钟离念将自己的毕生心得与《养生主》相结合,无意间绘出了传世奇书《长春功》的前身《长春图解》,传说至此而终,后续再无笔墨记载。

时至大秦帝国崛起,长春谷聚集了一群修仙的方外道士,他们的头目是一个被大秦重金悬赏的要犯,俗家姓殷,道号青竹真士。

事件缘于他偷盗了秦皇嬴政极为重要的两件物品,一为阿房宫风水布局的图纸,另一即为奇书《长春图解》。此事上到将军宰相、下至百姓贫奴,牵连甚广,最终引出了焚书坑儒的祸端。

时过境迁,为了躲避大秦的追剿,这群方士一路向南逃到了滇国境内的一处山谷里,依托山水之利,在山谷内外布设了数道奇门遁甲之阵,创立世外玄门——长生殿。

门中方士世代遵循着天道伦理,守护着古籍长春功和谷中不老泉的秘密。

这样的宁静传承了近千年之久,直到百年前,一群自称神月宫的女子门派以强硬的手段破除了谷中的奇门遁甲禁制,在长春谷中扎根落脚,这一百多年来倒是与长生殿井水不犯河水。

……

“姑娘,我不慎迷路荒野,无意冒犯姑娘的圣洁……”

慌乱中,段雷迅速背过身去,不敢直视眼前这个少女的酮体。

“你是那个……”月荷香在羞怯的同时,目中露出惊异之色。

只听嘎吱一声,身后竹屋的门被猛地推开,娄雨柔的身影迅速闪出。

月荷香情急之下一把将段雷按入水中,用自己及腰的长发盖在水面上,加上水面的腾腾热气,隐匿之法做得十分妥当。

“啊……!师姐勿怪,我刚刚只是试了一下新学的掌法,不想惊扰到了你们,嘻嘻。”

娄雨柔这才松了口气,道:“你呀!真是不让我们省心。”

一旁的柳玉拍了拍紧张过头的娄雨柔,安慰道:“醉花荫群山环抱,外围有毒瘴守护,四周更是铺设了数道奇门遁甲,是我们三个太过于紧张了……”

“哼,你可真是能作妖,真不知师父看上你哪一点,处处都向着你……”柳音对月荷香冷声道。

“柳音,莫要胡言!”柳玉立即对其喝道!

柳家姐妹的年龄比月荷香大上数月,族人是长春谷里的原生住民,祖上的起源可追溯至古滇国时期,千百年来,族人世代与长生殿一同镇守着不老泉。

在妹妹柳音的眼里,师父潋月从未将众弟子这几碗水端平过,她总是处处偏袒着贵为神月圣女的月荷香,从身上的衣物到肌肤之用,甚至是口中之食都无一例外。

月荷香的性情本就柔弱,在柳音嫉妒的嘴脸下历来不敢还口,这些年多亏了姐姐柳玉的节制。而柳玉对她的态度和娄雨柔相似,处处夹带着包容。

就在这时,醉花荫的山口处传来林南生的呼喊声:“长生殿林南生前来拜会!请问醉花荫中可有哪位师姐妹在?”

林南生嘹亮的嗓音在山谷间回荡着,柳音转头远远望去,本就心情不畅的她紧紧皱起眉头,怒道:“林南生?长生殿那帮臭道士不思炼丹,来醉花荫作甚?”

脾气火爆的她刚说完,便要气冲冲地直奔山门。

柳玉见她气势汹汹,一把将其拦住,生怕她惹出什么事端来。

“哎!柳音你莫要莽撞,长生殿门人的举止历来妥当,来此定是有缘由的。”

“那帮牛鼻子的身上无时无刻不散发着鱼腥草的臭味儿,他们能有什么缘由?我将他们轰走了便是!”

娄雨柔的眼睛左右闪动,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不一会儿微笑道:“林南生是长生殿的二弟子,若是直接将他轰走,怕是失了我们神月宫的礼数。柳玉师妹,你先和柳音去询问他的意向,我随后便到。”

“这样也好,我们先过去了。”

望着步伐急促的柳家姐妹,娄雨柔深深叹了口气,将手里的一捧藏红花扬上高空。

看着朵朵如火雨般的藏红花瓣落入池塘,她笑着嘱咐道:“荷香,还少这一味浴料,你脱了衣服再浸泡一会儿吧。柳音向来讨厌长生殿的人,我担心柳玉压不住她的火爆脾气,我去去就回!”

距离段雷遁入水中已有片刻,月荷香此时急得满头大汗,像磕头虫一般胡乱地点着头,娄雨柔微微一笑,转身向山门口走去。

醉花荫山门的两侧分别生着一棵千年巨柳,林南生领着数名弟子站在树旁,身上的青衣随清风翩翩起舞。

柳家姐妹走至山门前,见到林南生,不等姐姐先说话,柳音厉声喊道:“此乃神月宫禁地,宫内的普通弟子尚且不能进入,你等长生殿的外人何故到此!?”

只见林南生的眉头一挑,目光往里面探了探,来路上枝繁叶茂,除了柳家姐妹再也没有其他人,遂笑着问道:“怎么?月师妹不在吗?”

柳玉抢身上前,双手抱拳行礼道:“林师兄的挂念我代月师妹谢过了,她此时正在行盈月之礼,不便出门见客,你等请回吧,有什么事日后再说!”

林南生轻轻一笑,从容淡定地从怀里取出一枚银光闪闪的月牙令牌,上面赫然雕刻着‘神月’二字。

“神月令在此!”林南生挂着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昂首道:“林某斗胆来此乃是受了宫主大人之令,誓要揪出闯入长春谷的宵小之徒,醉花荫也在搜查的范围之内!”

神月宫训,见神月令牌如见潋月本尊,柳玉和柳音的身子猛地一颤,四目相视后,纷纷下跪受令。

柳玉跪着说道:“长春谷常年毒瘴环绕,更有数道玄阵护谷,不知林师兄所说是否属实?”

林南生道:“谷中动静尽在潋月宫主的掌控之中,宫主大人有所察觉,定不会错!”

说到这,柳玉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不敢再有半点质疑。

“只是……此地乃是神月圣女的休养之所,你们这么多人,不合适吧。”

“那是自然!”林南生回过头去,对后面的长生殿弟子说道:“醉花荫是神月宫的禁地,若非有此一遭,万不可随意染指,你等在此等候,我一人进去搜查便可!”

“是!”众长生殿弟子齐声应道。

林南生这样也算是礼敬有加了,柳家姐妹先后站起身来,走在林南生的前面,三人向着醉花荫的深处走去。

……

>>>点此阅读《眉间雪与心上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