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书:我死遁后,疯批男主火葬场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十七层

角色:

简介:【言情】【追妻火葬场】【系统】
九尾狐苏辞渡劫失败穿进位面,导致小世界数据奔溃,被系统抓到惩罚世界—一本烂尾的小说
任务是拯救死于非命的男主,并且给男主当舔狗
花尽心思成为男主的床上人,结局到来,抓住了内鬼,男主完好无损却听信女主的话,用冰冷的枪抵着苏辞的额头

苏辞当着顾檐识的面跳进河里

任务完成

后来顾家家主像疯了一样找一个人,还给人低服做小

穿书:我死遁后,疯批男主火葬场

《穿书:我死遁后,疯批男主火葬场》第6章 圈占领地免费阅读

自那天后,顾檐识经常很晚才回家,每次回来的时候,苏辞都已经在床上睡着了。

顾檐识回来后虽然不会叫醒她,但睡觉的时候总是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像一只护食的野兽,在圈占自己的领地。

每次苏辞都会被顾檐识的动静吵醒,然后在黑暗中睁开眼,和系统骂骂咧咧的听着身后的呼吸慢慢平稳,再闭上眼重新酝酿睡意。

有时候顾檐识抱得太紧,苏辞等他睡着后,会试图拉开他的手臂,但立刻就被抱得更紧。如果她再继续挣扎,睡着后的顾檐识就会在她脖子上咬一口。

但不管夜里的顾檐识有多没有安全感,一到白天, 他还是那个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冷血男主。

苏辞一度怀疑男主有人格分裂。

苏辞也不会把他夜里呢喃的话当真。

就这样过了几天,终于到了出发去D城的日子。

早上,苏辞站在镜子面前,看到了脖子上很明显的牙印。

愤愤不平的对系统抱怨:“顾檐识属狗的吧,我身上全是他咬的印子。”

系统深知现在呼吸都是错的,所以干脆屏蔽了苏辞。

昨晚被顾檐识吵醒后,她想起来倒杯水喝,不出所料地被睡梦中的顾檐识揽了回去,还像标记猎物样狠狠咬了一口。咬完之后,顾檐识在那个牙印上舔了几下,才终于安静下来。

要不是知道清醒的顾檐识不可能做出这种事,苏辞几乎要以为他是在装睡。

留下牙印的罪魁祸首已经起床,正站在床边换衣服。

苏辞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后从衣柜里拿出一件高领毛衣,用领子遮住脖颈上的牙印。

苏辞对着镜子:“害,突然有点理解顾檐识了,我要是男的 我也把持不住。”

系统:“……”你开心就好。

换好了衣服,她打开手机特意查看了一下今天的温度,又从衣柜里拿出一件顾檐识的外套。

苏辞得意道:“我这叫小意温柔”

系统生无可恋,码着个脸:“是是是,温柔温柔。”

顾檐识刚准备离开房间,就看到苏辞拿着一件 外套走过来。“今天降温了,多穿一点。”

顾檐识停下脚步,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苏辞。

苏辞穿得很严实,看起来很娇气,身上几乎没有裸露在外的肌肤,连袜子都规规矩矩地拉到脚腕上方。浅色的衣服,米色的高领毛衣遮住了修长的脖颈,只能窥见一点雪色,让人愈发心痒。

顾檐识知道苏辞娇气怕冷,每年到了冬天都会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受不了一点冻。

他收回视线,没有接过外套:“你拿着吧。

苏辞手还举在半空中,顾檐识已经推开门出去了,她只好又把外套放回衣柜里。

系统哼哼道:“小聪明用错了地方吧。”

苏辞淡淡道:“你就看着吧,口是心非的男人。”

下楼的时候,顾檐识和杨茹雪都坐在餐厅里,看到她手上什么都没拿走下来,顾檐识皱起眉头:“外套呢?”

苏辞悠哉悠哉:“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苏辞假装怔了一下,反问:“你不是不要吗?”

顾檐识脸色不知为何更难看了,没有再理会她。

系统:淦,又被鄙视了一次。

苏辞真心不知道是哪里又没让顾檐识满意,安静一瞬,走到餐桌旁坐下。

杨茹雪像是没察觉到两人的氛围不对,端起豆浆喝了一口,转头看向顾檐识“顾哥,谢谢你愿意带上我,不然我这次的实践作业可就交不上了。”

苏辞默不作声地咬了一口鸡蛋,耳朵竖的尖尖的,看来这次顾檐识带上杨茹雪, 是因为杨茹雪的大学作业。

“嗯。\"顾檐识没有多说什么。

“不过D市是旅游城市,酒店应该很贵吧? \"杨茹雪咬着勺子,表情苦恼,我等会还是看看有没有便宜的民宿能订吧。”

顾檐识没有抬头:“我让人帮你订了酒店。”

杨茹雪这才笑起来,甜甜地跟顾檐识道谢。

虽然一直低着头,但苏辞没有错过他们的对话。

她知道杨茹雪跟顾檐识认识十余年,以前又在一个学校读书,多了一层学长学妹的关系,所以顾檐识对杨茹雪总是多几分特殊。

也许在顾檐识心中,杨茹雪永远是那个单纯的小学妹,也正是这样,书中的顾檐识才会对杨茹雪没有一点防备,才最终导致了结局的发生。

呵,男人。

苏辞垂下眼看着盘子里的食物。

和知根知底的杨茹雪比起来,她对顾檐识来说,应该算是来路不明的人。以顾檐识多疑的性子,她不信顾檐识没有调查过她的背景。可系统给她安排的背景是一片空白,不管顾檐识有多大能力,都查不出任何东西。

这点系统是向她保证过的。

可顾檐识从来没有问过她,还继续把她带在身边。

苏辞知道这不是信任,而是有把握她做不了什么,要是她表现出一点不符合人设的事情,顾檐识就会立刻警惕起来。

还好这三年来她都藏得很好。如果不是这段时间顾家总是对她下手,让她活动了一下筋骨,她都快忘了自己的身手了。

苏辞走了一下神,回过神的时候顾檐识和杨茹雪已经离开了。她放下餐具,用纸巾擦了擦手和嘴,也跟着离开。

司机已经在外面等着。

苏辞看到走在前面的顾檐识回头瞥了她一眼, 长腿一迈,坐进了后座。

她刚走过去,杨茹雪就已经拉开了后座另一边的门。

苏辞顿了一下,觉得这个场景有点熟悉。只是这次杨茹雪没有把书包放到副驾驶座,她还能有个位置坐。

刚准备去拉开副驾驶的门,就听到顾檐识的声音冷冷响起:“苏辞,坐后面来。”

苏辞:日!

已经一只脚踏进后座的杨茹雪愣了一下,飞快地转头看了苏辞一眼,又把脚缩了回来。

她脸色没变,还朝苏辞笑了笑: \"苏辞姐,你坐后面吧。”

说完,就快速拉开副驾驶座的门坐了进去。

苏辞往后座里看了一眼,顾檐识已经闭上眼睛靠在座位上,似乎不关心她们在说什么。

她抿了抿唇,在傅枭旁边坐下。

飞机到达D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接他们去酒店的车停在机场外。

这次杨茹雪自觉地坐进了副驾驶,苏辞也就跟顾檐识坐在后座。

顾檐识这几天都没休息好,上车后 就继续闭目养神,只是眉头锁得死紧。

苏辞注意到他脸色不好,极其舔狗的从包里拿出一个小软枕,往顾檐识那边移了点,把枕头塞到他脖子下。

塞到一半,顾檐识突然睁开了眼睛,黑沉沉的眸子看着她。

苏辞吓了一跳。

两人的距离太近,几乎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苏辞愣了一下,才继续手上的动作。

等把枕头的位置调整好,她刚想移回刚才的位置,就被顾檐识揽住了腰,贴到了顾檐识身上。

顾檐识收紧放在她腰间的手,又闭上了眼睛,眉头没再皱着。

苏辞往前面看了一眼,司机在专心开车,而杨茹雪正在摆弄她的相机,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后面的动静。

虽然跟顾檐识挤在后座的一边有点不舒服,但苏辞还是没有再动,任由顾檐识把她当成人形安神香。

从机场到酒店的距离不算近,到后面,苏辞也开始有些昏昏欲睡。

这几夜不是只有顾檐识没睡好,她天天半夜被顾檐识吵醒,也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她靠在顾檐识身上,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准备闭上眼休息一下,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辞被一阵寒风吹醒。

她睁开眼,发现车上只剩下他一一个人,旁边的顾檐识不见了人影,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枕头。

>>>点此阅读《穿书:我死遁后,疯批男主火葬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