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的脑海里有一只蝴蝶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九五七

角色:庄闲,藤田刚

简介:庄闲,庄子的嫡系后人,突然有一天拥有了庄子梦蝶的能力,开始使用能力在不同的电影世界冒险的故事。
已经经历的世界:精武英雄、亮剑、快餐车、生化危机;
正在经历的世界:漫威;
后续世界预告:黑客帝国。

我的脑海里有一只蝴蝶

《我的脑海里有一只蝴蝶》第6章 庄闲大战藤田刚(5K大章)免费阅读

终于到了要去虹口道场挑战的日子了,经过这些天的调整,庄闲把自己的身体状态调整到了最巅峰的状态。

对于这场即将到来的生死比斗,庄闲到没有什么害怕的,有的只是兴奋,这么些天的练武也是到了检验自己成果的时候了,在梦境世界中,不需要担心死亡的威胁,让庄闲有着无穷的胆气。而且这么些天来,除了那一场和陈真的对战,其实庄闲早就手痒了,但是由于陈真才是这部电影的主角,故事基本都是围绕陈真发生的,又因为这是他经历的第一场梦境世界,所以庄闲一切主要是在观察,对于电影情节中会发生的事情,庄闲只是顺应它,并没有去做过多的改动,现在就将是面对这部电影的终极BOSS了,也是庄闲最期盼的一场战争。

经过梦蝶的改造,庄闲这些天身体素质是越来越高,强大的身体素质也让庄闲喜欢上了拳拳到肉的感觉,但是和陈真他们对练,庄闲也不可能真使出全部的力气,最多也就五层力气,就打的他们痛苦求饶,也就陈真还能勉强坚持一会,所以这么些天庄闲更多的是自己单独的练武。

农劲荪和其他精武门的人将庄闲和陈真送到门外,本来庄闲的意思是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但是陈真表示你懂日文吗?所以大家就安排陈真跟他一起去,相互有个照应。

两人来到虹口道场,当庄闲他们走进道场大厅时,就看到正中央闭目跪坐着的藤田刚,旁边还有一块牌匾,上面白底黑字写着“东亚病夫”!

听到脚步声,藤田刚睁开眼睛,一股凶厉气息喷薄而出,这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家伙,庄闲想道。

如今随着庄闲身体素质的提高,他的感知力也越来越厉害,藤田刚身上那若有若无的血腥气,还有眼神中那毫不掩饰的杀气以及对庄闲和陈真的藐视,充斥在庄闲周围。

“两个人一起来,太好了!霍先生,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我已经找到了杀死你父亲的凶手。”藤田刚一开始开口的话,倒是让庄闲和陈真有些吃惊,不太熟悉剧情的庄闲还真不记的,除了根叔居然还有别的凶手。

“出来!”藤田刚一声大喝,只见从里屋走出一个人,此人真是庄闲和陈真的师弟,一个跟了霍元甲也有十年的弟子——阿祥。

只见他向藤田刚一个躬身敬礼,然后低头垂目的跪坐在藤田刚的身旁。

“这个人被人收买了,把霍先生买回来的鳄鱼肉下了毒。”藤田刚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他背叛师门!”

不了解剧情的庄闲一直还以为阿祥是个好人,要知道这个阿祥跟了霍元甲也有十年了,是从天津老家一直跟着霍元甲来到上海的,可以说是霍元甲的亲传弟子了,除了迷踪拳,其他的只要霍元甲会的,全部都传授给了他。

“阿祥,我要你亲口告诉我,我爹中的毒,是不是你下的?”庄闲问道。

阿祥抬头看了看庄闲,脸上带有一丝愧疚,想要辩解,但是却有不知道怎么说。就在这时,藤田刚突然掏出手枪,拉动了枪栓,随后一枪打死了阿祥。

庄闲和陈真都吃了一惊,现在的他们是挡不了子弹的,如果藤田刚直接开枪打死他们,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这时外面听到枪声的日本士兵纷纷举枪走了进来,拉动枪栓对准场中的庄闲和陈真。

“不用紧张,抬他出去。”藤田刚吩咐道。

“是!”随后走出来两个士兵将被打死的阿祥抬出了道馆。

“大概会被扔到城外的哪个乱葬岗吧?”庄闲如此想道,也再次体会到了旧社会里日本人在中国领土上的嚣张。

庄闲知道刚刚藤田刚当他们的面将阿祥杀死,其实是为了打击他们的士气,但是知道中国的未来且不怕死的的庄闲心中却升腾起了无穷的豪气,现在的道路虽然黑暗,但是前路却有无限光明。

本来看到一脸惊惧的霍廷恩和陈真,藤田刚是非常满意的,这也是他开场安排这场戏想要的效果。但是突然不知道什么原因,霍廷恩脸上不再出现惊惧之色,而是满脸的自豪和无所畏惧,藤田刚是非常的不爽。

“没有我的命令,你们不准进来!”藤田刚对自己的副手下达命令,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有信心的他,也将手枪交给了他。

“是,全部都出去!”随后听到命令的这群日本士兵便撤出了道场练习馆。

等到全部的士兵都出去后,藤田刚竖起身边写着“东亚病夫”的牌匾,蔑视的说道:“如果你输了,我就送这块匾额给你,这是我亲手写的。”

“字写的不错,不过我觉的还是你自己留着更好。”庄闲说完,就是一拳向藤田刚打去。

藤田刚也是反应极快,也是一拳相向打了过来,两拳相交,一声清晰的脆响。两个人都没料到对方的力量居然这么强,拳头上的痛楚,让两人都不由的后退几步。庄闲甩了甩手,又握了握拳,感受了一下,还好,只是受了点轻伤。

“霍先生,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厉害!”

“你现在知道也不迟啊。”庄闲说完,不在和他啰嗦,一拳打了过去,在见识了庄闲的力量后,这次藤田刚没有再对拳,而是侧身闪过,但是他毕竟还扶着一个匾额,没办法对庄闲形成反击,而庄闲的进攻却犹如狂风骤雨,而庄闲随后的一记扫腿,他实在是躲不过,只好将手中的匾额举起挡在了旁边。

“咔……”一声脆响,这块写着“东亚病夫”的匾额直接被庄闲踢断,腾出手来的藤田刚,竖起双臂挡住了庄闲的攻击。

“你们日本人就是不礼貌,小气,匾额都不做的结实点,一下子就碎了,不过不要紧,等我打败你,我会找最好的木料,亲手做一个给你,绝对比你的这个要结实。”庄闲调笑道。

恼怒的藤田刚大吼一声,开始攻击起庄闲。刚刚尝试过藤田刚力量的庄闲,自然也不会硬接他的招式,一边躲闪一边反击,不同于庄闲这种从小就练习武术的身体,藤田刚的招式势大力沉,但是敏捷度很低,庄闲几乎躲过了他的全部进攻,而且通过反击,不断的击打到他的胸和脸。不过藤田刚的身体素质实在是太强了,这些攻击也没能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

双方重新站定,已经反应过来的藤田刚也冷静了下来,比武继续。

两人都不在轻易攻击,双方缓缓靠近,随着距离的接近,庄闲一个摆拳,藤田刚后仰躲过,同时踢向庄闲的腹部,庄闲也是如此,两人都被对方踢的连连后退。

两人再次打在了一起,你来我往,暂时互有胜负,双方谁也没有占到便宜,两个人都是身体素质极强的人。

“真没想到,霍先生你居然这么强。”

“彼此彼此,我也没想到,难怪藤田先生被人称为机器人。”庄闲说道,“不过藤田先生,不知道有没有人告诉你存在的弱点?”

“弱点,我不可能有任何弱点!”

“我想藤田先生没有练过传统武术吧,我看你所用招式都是军队的必杀术,一招一式都是讲究KO对手。”虽然是疑问句,但是庄闲的语气却极为肯定。

“那又如何,传统武术不过是花拳绣腿罢了,哪有军中格斗术厉害。”

“那你知道武术界有这么一句哲理,刚缺柔是浪费力气,柔缺刚是攻而不克。”

“我只知道,只要我足够强,就能击碎一切。”藤田刚不屑的说道。

“那就来吧,让我看看你那能破坏一切的力量。”

听到庄闲这句话,藤田再次不顾一切的攻了上来,庄闲也准备尽快结束这场比武,要知道这里是虹口道场,是日本人的地盘,不尽快结束比武,如果藤田刚把军队叫过来,他和陈真再想离开那就难了,而刚刚的试探也让庄闲发现了藤田刚的缺点,那就是力量虽大但是柔性不足,敏捷度也不够,虽然反应够快,但是身体却有些跟不上。

看着攻击上来的藤田刚,庄闲一边躲闪,一边攻击他的眼角,太阳穴,腋窝,膝关节后侧,还有颈部的喉结处,哪里露出来庄闲就攻击哪里,庄闲承认藤田刚的身体素质确实很厉害,那怕是现在他这具被世界蝶改造过的身体也有所比不了,但是刚刚那些地方,任何人都没办法锻炼到的。而且因为藤田刚太过于注重自己的肌肉强大,僵硬的四肢让他完全无法有效的阻挡庄闲的攻击。

没多久,藤田刚就无法在承受庄闲的攻击,连连后退摆手叫停,只见他双眼角已经破皮流血,双手不断的揉搓着自己的腋下和膝关节后侧。

“怎么了,就这么准备认输了吗,你不是说我们中国人是东亚病夫的吗?再站起来打啊!”庄闲大声呵斥道。

“不打了,我认输,你们走吧。”藤田刚认输道。

看他确实没有力气再打,庄闲就带着陈真准备离开。

就在庄闲背对着藤田刚准备离开的时候,心中却闪过一丝危机,身后传来一丝杀机,庄闲赶紧将陈真推开,自己却躲闪不及,胸口被锋利的武士刀划开一道很长的口子。

藤田刚见自己伤到了庄闲,狰狞的笑了起来,说道:“霍先生,你看到了吗,即使你的武功练的再厉害,也挡不住刀枪,今天我就送你下去见你的父亲!”

随后藤田刚就继续持刀攻击庄闲,面对着锋利的武士刀,手里没有武器的庄闲只好连连躲闪。

刚刚被庄闲推开的陈真看到庄闲为了帮自己躲开武士刀而受伤,顿时大怒,抽出自己的皮带,抽向藤田刚,本来就已经没多少力气的藤田刚现在遇到了满状态的陈真自然被抽的连连悲鸣,毫无还手之力。

藤田刚还想继续挥刀反击,被陈真用皮带缠住,反身一个拉住,刀口直接抵住了藤田刚的颈部,眼看着藤田刚还在反抗,直接一拉,划破他的颈动脉,出血而亡。

看着地上没有了动静的藤田刚,庄闲对着陈真说道:“我们得赶紧走,不然就走不掉了。”

但就在这时之前的那群日本士兵重新冲了进来,看到倒在地上的藤田刚,士兵们举枪对准了庄闲和陈真,同时拉动了枪栓,只要一声令下,就准备直接开枪。

“我就说我应该一个人来,你说你非要跟着,后悔吗?”看着周围的日本士兵,庄闲对着陈真微笑道。

“大师兄,对于陪你来虹口道场比武这件事,我从不后悔。”

“好,陈真,让就让我们师兄弟两个再去黄泉路上闯一闯。”庄闲高声说道。

就在这时,日本在上海的领事也走了进来,那个领头的日本官走过去报告道:“长官,藤田死了。”

就在所有的日本士兵等待他们长官的命令时,门口突然冲进来一群人,正是英租界巡捕房的探长解元奎和他的手下,只见他们举枪冲了进来,大声叫道:“不要动,哪一个动我就打死哪一个!”而巡捕后面就跟着持枪的农劲荪,还有一群拿着刀棍的精武门门人。

农劲荪走到庄闲和陈真身边,关心的问道:“怎么样,你们没事吧?”

“农大叔,我们没事。”

“搞清楚,你们是英租界的巡捕,不可以在这里执法!”那个日本官大声说道。

“我现在不是什么巡捕,我告诉你,我是中国人,不管怎么样,霍廷恩和陈真我一定要带走。”解元奎说道。

“别做梦了!你以为你们可以安全离开这里吗?!”就在他说完,巡捕们身后又冒出了一小队的日本士兵。

“我看,等下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举着枪对着日本人,农劲荪强硬的说道,不过在庄闲看来,他这份强硬却有点勉强。

眼看着双方大战一触即发,日本的领事大声呼喊道:“住手!”说完走到双方冲突的中央,双手举起阻止道:“停!大家都不准开枪,我觉得这件事一定要用和平的方式解决。藤田死了,不值得再为这个人牺牲更多的生命。”随后又命令道,“中尉!”

“吆!”

“带领你的部队马上离开这里。”

“长官?!”

“中尉,我现在是这里的最高长官,难道你们真的准备违抗命令吗?!”

“是!”说完向着领事一鞠躬,然后对着在场的日本士兵命令道:“注意,退出去。”

“是!”所有的日本士兵答道,然后收枪有序的依次离开了大厅。

看着退出去的士兵,庄闲他们没说什么话,静静等待着,准备听这个领事还想说什么话,他们都不相信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大家。

“解先生,现在死的是一个日本军人,我要凶手好向日本政府交代。如果没有,日本军部一定不会罢休的。”领事说道。

解元奎和农劲荪面面相视 ,思考该怎么办。

这时庄闲说道:“我就是凶手,我跟你们走。”

“不,凶手是我,是我最后杀死了藤田刚。”看到庄闲出来认罪,陈真赶紧说道。

“廷恩,你怎么能死,你答应过你父亲,要将精武门发扬光大的。”农劲荪看到庄闲居然出来认罪,赶紧也说道。

“陈真,你和光子刚刚结婚,如果你死了光子怎么办,还记得我那天和你说过的话吗,你要帮我把精武门发扬光大。”庄闲先对陈真说道,然后又对着农劲荪说道:“农大叔,这个社会没有谁是不能死的,谁的命不是命,难道就只有我霍廷恩的命最值钱吗?”

“可是……”农劲荪还想说。

“不要再说了农大叔,就这样吧。”庄闲不在听农劲荪和陈真的劝,转过头对着领事说道:“领事先生,我跟你走。”

日本领事看着主动承担杀人罪行,从而避免中日开战的庄闲欣慰的说道:“霍先生,你真不错,我相信精武门在你的带领下一定能发扬光大的。”

听着领事的话,众人一阵惊愕,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刚刚不是有个中国人死在了道场里吗?”领事笑着说道。

“阿祥!”庄闲和陈真像是想到什么,齐声说道。

“什么阿祥啊,你们两个再说什么?”农劲荪问道。

随后庄闲就告诉了农劲荪阿祥是内奸,还有被藤田刚杀死的事情。

没多久后虹口道场里就响了两声枪响,巡捕们带着盖有白布的阿祥尸体出了虹口道场,围在外面群众议论纷纷,很多人感叹精武门霍家两代人都是抗日英雄。

在上海偏僻的城外,庄闲向陈真和农劲荪告别,他将精武门交给了陈真,而自己准备去游览在中国,游访民国的武术大家,准备向他们学习,并精炼自己的武术,临走时,庄闲和陈真说道:“日本吞并中国的心是不会罢休的,未来中日之间必有大战,上海是沿海城市,也是远东的经济金融中心,所以一旦中日发生大战,上海必定会是双方交战的中心,所以以防万一,陈真在你接手精武门后,需要逐渐将精武门迁移出去,迁移的方向尽量往内陆去,向四川或者甘肃迁移,或者直接迁移到海外,如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

“好的,大师兄。”陈真答应道,说完看着即将远行的庄闲,陈真还是忍不住的说道:“大师兄,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当然还会再见面,我们分开只是暂时的,等你们安顿好,我还会去找你们的。”庄闲笑着说道。

三年后,庄闲游历到了西藏拉萨,这三年他走访了全中国在这个时期有名有姓的武道家,通过和人比武,交流,终于走出了自己的武道之路,而他的身体素质也不是无限提升的,大概提升到了之前的三倍身体素质就停滞不前了。在看到自己的武术再也不能提高之后,庄闲就选择在西藏离开了这精武英雄世界。

>>>点此阅读《我的脑海里有一只蝴蝶》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