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池爷,你的小仓鼠要上天了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吃土豆君

角色:

简介:【甜宠+逆袭打脸+偏执宠爱】
仓鼠界第一美人舒苍苍渡劫失败后重生到了一个乡下丫头身上,还被迫要替姐姐嫁给豪门池家那个快要病死的家主。
舒苍苍意外发现,这个快死的男人竟然可以帮助她修炼。
第一次见面,她冲上去坐在了男人腿上。
“哥哥,你好香!我叫苍苍,你叫什么呀?”
男人眼神冷冽阴森,将她推倒在地,命令她不要触碰自己。
舒苍苍才不怕,她为了修炼一直缠着男人。
直到有一天,舒苍苍消失不见,男人却疯了!

池爷,你的小仓鼠要上天了

《池爷,你的小仓鼠要上天了》第6章 真正的强者不在乎自尊心免费阅读

池铮一向冷静的脸上露出了羞愤的神色。

“下次不准再抱我!”

舒苍苍不理解,“我抱你,你可以更轻松一点,不好吗?”

望着舒苍苍单纯的眼眸,池铮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事实确实是这样,但这样只会让他更觉得自己是个废物。

池铮语气淡漠,“这次就算了,下次不要这么做。”

仅剩的那点自尊心让他无法容忍这种事。

舒苍苍失望的点点头,“好吧。”

池铮说完也觉得自己说的有些过了,尤其在看到舒苍苍低着头不开心的样子。

他心里琢磨着该说些什么缓和下气氛。

“你···”

舒苍苍突然抬起头,一脸兴奋,“啊,我想到了,你不让我抱你,那我可以背你啊!”

“····”

他果然不应该认真。

但望着舒苍苍亮晶晶的双眸,刚才那点羞愤和尴尬感竟慢慢消散了。

是他过于纠结了,已经变成这样,何不让自己轻松一点。

可让一个女人抱他或者背他,他还是不能接受。

他这次态度没有那么强硬,“男人不可以让女人抱着,背着。”

舒苍苍觉得这句话有点耳熟,她想起来了,她以前有个好朋友,是只兔子精,比她更早化成人形。那只公兔子特别傲娇和自恋,经常跑去山下玩,还会给她带回来好玩的东西,谁知一次遇到了捉妖师,被打断了腿,还是无法修复的伤势。

那段时间,公兔子十分消沉,他最得意的就是他俊美的外表和修长的身材,可现在腿断了,再也走不了路了,他天天念叨着自己是个废人了。

舒苍苍每天都陪着他逗他玩,可是公兔子都不搭理她。

一次公兔子从床上摔了下来,她立刻跑过去把他抱上了床。结果公兔子直接炸毛了,大喊着让她滚,从那以后,公兔子再也不愿见她了。直到她历劫,都没见到公兔子最后一面。

姑姑说,公兔子自尊心太强了,不愿意让别人看到他可怜的样子。还说男人都是这样的,把自尊看的比命还重要。

舒苍苍不理解姑姑说的话,自尊心比过得舒服还重要?

舒苍苍直接问了出来,池铮心思被戳破,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是吧。”

说完,他又不禁问自己,是吗?

从成为池家的家主那天起,所有人都怕他,他一直都站在顶峰上,他以为自己会永远不败,可是命运总是那么无常。他当然知道他掉下来后,有多少人在背地里嘲笑他,等着他死掉。所以他一直都装作自己没事,即便听到医生说他活不过今年,他依旧没有露出半分恐慌。强烈的自尊心促使他绝不会在他人面前露出脆弱的样子。

舒苍苍瞧着池铮颓败的模样,切了一声,作为仓鼠界最强的妖,舒苍苍最看不得别人颓废的样子。公兔子是她最好的朋友,她才会一直默默陪着他渡过难关,结果呢,一点用都没有。

她不明白,接受不了自己现在的样子,那就努力变得强大起来,天天垂头丧气的有什么用。

舒苍苍虽然想骂池铮两句,但毕竟是她爱的香包,她还是不忍心说重话,“真正的强者才不在乎什么自尊心呢,他们既能享受尊严,也能丢掉面子。在我看来,接受任何时候的自己,才是强者的表现。哥哥,他们说你是家主,家主不是很厉害吗?”

前面几句是舒苍苍从话本里看到的,当时她觉得书里写的很对,因为她就是这样的活法。

池铮眼神晃了晃,他重新审视着舒苍苍,他既为她说的话感到震惊,又对这个女孩有了新的认知。

他以为她异于常人,确实异于常人,因为她比谁都看的通透。

池铮自嘲的笑了笑,没想到有一天他会被一个小丫头片子骂醒。

是啊,他装着无所谓的样子,但其实他从未接受自己现在的样子,他甚至都不敢照镜子,怕看到镜子里颓废的自己而发疯。

“苍苍,谢谢你。”池铮眼神真挚。

舒苍苍揉了揉耳朵,这个香包喊她名字可真好听。

她打了个哈欠,折腾了这么久,她确实困了,人类的身体真弱。

“我去睡觉了。”

舒苍苍打着哈欠,走到沙发旁,直接躺了上去,然后拿起旁边的毯子盖在身上,缩成一团,很快就睡着了。

屋子很安静,池铮清晰的听到舒苍苍小小的呼噜声。

他不禁笑了笑,果然还是个小丫头。

在舒苍苍的呼吸声中,他也靠在床边,闭上了眼睛。

舒苍苍睡着后做了一个很不好的梦,梦里,姑姑发现她历劫失败,整日垂泪,不愿见人的公兔子也跑出了院门,天天在她历劫的地方寻找她的身影。

没过多久,一群捉妖师袭击了他们的家园,将姑姑捉了去,公兔子侥幸逃过一劫,但失去了踪影。

舒苍苍在梦里追着那群捉妖师,但她怎么追都追不上。

舒苍苍被惊醒,喘着气从沙发上坐起来,屋里开着小灯,池铮不在。

舒苍苍想着梦里的场景,很焦灼,但又想到姑姑曾说过梦都是反的,所以他们一定没事!

对!没事!

舒苍苍安慰着自己,姑姑那么厉害,才不会出事,公兔子也是,虽然腿断了,可妖力还是很强的。

舒苍苍缓过神来,门外响起敲门声,“少奶奶。”

是何嫂的声音。

“嗯。”

“饭已经准备好了,您下来吃饭吧。”

“哦,好。”

舒苍苍本来想穿上那件粉色小内内,但她刚做了噩梦,没有精力换了。

舒苍苍走到楼梯间,一个男人迎面走过来。

男人见到舒苍苍脚步顿了下,舒苍苍看了他一眼,和池铮长的很像,但没有池铮好看。

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很是斯文。

舒苍苍想起话本里的一个词,斯文败类。

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舒苍苍本能的排斥他。

“大嫂?”男人迟疑的喊道。

男人是迟兴腾的儿子池栋,他已经听说爷爷给大哥娶的女人今天已经被接到家里了。

他看过照片,基本确定眼前人就是大哥未过门的妻子,爷爷嘱咐过他们,必须喊大嫂。

舒苍苍不想和他说话,冷漠的点点头,往饭厅走去。

池栋望着舒苍苍的背影,有些诧异,他本以为舒苍苍就算不害怕,也会有些窘迫,可她的反应让人有些出乎意料。

>>>点此阅读《池爷,你的小仓鼠要上天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