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年下弟弟的乖巧人设崩塌啦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溺舟

角色:

简介:【天才跳水运动员vs冰山美人女记者】
因工作调动,时杋暂住弟弟家,同一屋檐下的还有弟弟的房东,是个阳光清俊的少年,眉眼弯弯的喊着:“姐姐。”
模样乖巧无害又温柔。
  后来少年将她逼到墙角,乖巧的假象破裂,语气轻柔:“姐姐想始乱终弃?”
  时杋忙不迭否认。
  少年满意的亲亲她的嘴角:“那就好,姐姐要对我负责的。”
  时杋:……
  可去你的乖巧无害吧!
  (蓄谋已久/暗恋成真)

书评专区

年下弟弟的乖巧人设崩塌啦

《年下弟弟的乖巧人设崩塌啦》第6章 那时初见免费阅读

“我很想这样说。”林政一补充:“但是味道的确有些奇怪,你是放错什么调料了吗?”

“啊?哪里奇怪?”

时杋也夹了一块送入口中,她当下就皱眉了。味道的确不好,很腥,而且盐也没放够。

“可能是我没处理好,太腥了。”她推开那盘鱼:“吃菜吧,晚上到时候再叫点东西吃算了。”

林政一又将那盘鱼拉回来:“做都做了,不吃多浪费啊,你等一下。”

他起身把鱼端进去,放到锅里加点生抽重新蒸了一下,时杋跟着进去看。

“这样能行吗?”

“应该会好点。”

等了一阵,林政一端着盘子出来,重新放到桌面上,热气腾腾。

时杋率先夹了一口,轻轻蹙眉,加了点生抽味道咸了一些,比起刚刚好入口,但也没有好吃到哪里去。

“还是不好吃。”她说:“算了别吃了。”

第一次大费周章的煮鱼,没想到翻车了,时杋有些失落。

她在做饭这块真的是个菜鸡,很喜欢但总做不好,翻车几率简直太高,做什么翻什么,但偏偏又喜欢做饭。

林政一将她的神情收入眼底,夹了一块,送入口中,面不改色:“可以吃的,还行。”

时杋抿了抿嘴:“不用勉强吃的。”

“不勉强。”

林政一大口扒着饭,把几个菜都吃了大半,肚子圆滚滚的。

见时杋也吃完放下筷子,立马起身收拾东西:“你做饭辛苦了,我来洗碗就行了。”

林政一笑眼弯弯,酒窝深深,软糯糯的像只可爱的小兔子,又贴心又暖心。

现在的弟弟们真的是好懂事,时杋看着林政一熟练收拾东西的身影不由得感慨。

“那就麻烦你了。”

时杋轻声说,转头进了房间拿衣服洗澡,做了饭被油烟一熏,觉得整个人有点油腻腻的。

洗澡加洗头,时杋这个澡磨蹭了小半个小时才出来,穿着长袖长裤的睡衣,手上拿着干毛巾擦拭着发丝走出来。

屋子里静悄悄的,时杋目光扫了一圈没看到林政一正想回房间却不想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

是从客厅传来的,像是玻璃破碎的声音。

把她吓一跳。

她赶忙走过去查看,的确是杯子打翻在地,碎了一地,还有水。

看见蜷缩在沙发的林政一,时杋瞳孔一缩:“你怎么了?”

林政一脸色有些发白,骨节分明的长指被主人紧紧的拽着,青筋暴起,肠胃有一瞬间被绞得极疼,他缓了好一会儿才说话。

“没事。”声音有些有气无力。

时杋见他捂着肚子的动作脸上的表情难得的焦灼:“你脸都白了,怎么会没事!是肠胃不舒服吗?”

刚刚那盘鱼和那些菜林政一开始吃了很多,肯定是她做的饭出了问题,时杋有些愧疚。

“我送你去医院。”

她绕过地上的狼藉,伸手去扶林政一,可将近一米九的体型以她的力量如同蚍蜉撼树。

林政一缓了一阵感觉没那么疼了,扣住时杋的手:“我好多了,没事。”

“可是……”

“你能帮我倒杯水吗?”他努了努下巴:“家里备了药,我吃了就好了。”

家里备许多日常药,他刚刚感到不舒服想吃点药的,没想到一阵骤痛,绞得他直不起腰,这才失手打碎了杯子。

时杋听了这才看见桌子上的药,立马去倒水:“你等一下。”

一阵兵荒马乱过后,林政一仰靠在沙发上,脸色稍霁。

时杋仍是担心:“你感觉怎么样了?还好吗?要不要去医院?”

吃了药,缓了一阵,林政一感觉好多了,摇头:“没事了,我可能就是肠胃有些弱。”

因为跳水运动员要控制体重的缘故,他的饮食比较清淡,可能是今天吃了太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晚上又吃了时杋做的饭所以一下子有些刺激到了,这才腹痛难忍。

“确定吗?”时杋再次确认,有些不好意思:“肯定是我晚上做的饭菜有问题。”

林政一拍了拍她的手:“不是的,你也吃了,不是没事吗。”

时杋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按着林政一的手,唰一下收回来。

“那、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扶你回房间休息吧?”

林政一其实好很多了,也没那么严重要人搀扶,但是看着时杋那张冷淡的脸泛起局促,他还是点头。

“好。”

时杋伸手拉过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你慢慢站起来。”

她搀扶着林政一,感受到肩上一沉,现在的小孩长得真好,那么高大,真的太沉了,像是扛了一座山,时杋觉得直不起腰了。

吭哧吭哧的以乌龟的速度一点一点的挪,把人扶回房间。

林政一垂眼看着时杋因为费劲涨红的脸,眼里的笑意零星,他悄悄将重量收了些,怕将人累到。

和时杋的初见很平凡,比起他的人生来说,太过渺小不值得记挂。

可偏偏,他就是记挂了很久。

在那个沿海的小镇上,湿咸的海风吹过,码头上的渔民带着草帽穿着雨靴,淳朴的脸上笑容漫溢,像是在述说今天的丰收。

那是四年前他与世锦赛的奖项失之交臂时,他第一次无缘奖项,连第三名的奖杯都没拿到,屈居第四。

对于自接触到跳水开始比赛后一直顺风顺水,奖牌不断的林政一来说,是一次不小的打击。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队里在他身上是压了很多希望的,但是他还是令人失望了。

那段时间压力很大,队里给他放了一个星期的假期,所以来了这个小镇。

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女孩,不知姓名,在欢声笑语的码头,坐在不高的围墙上,眺望蔚蓝大海,脸上一片落寞。

林政一背着包从围墙下路过,莫名回头看了那个女孩一眼。

她的裙角随着海风轻扬,露出一截白皙圆润的小腿,很白,蔚蓝的天际当作底色,将她衬得透亮。

林政一只记住了那眉间的一点红,因为特别。

没多久他们又再见了,这次是在街巷,浑不吝的青年们天然排外,刁难着外乡来的人。

正是血气旺的年纪,受不得一点挑衅,冲突骤起,双拳难敌四手,林政一不免落得下风,那些人打人没有章法,手脚并用。

有一个染着黄毛的混混看不得他落在下风还满脸不服气的样子,啐了一声,几步上来就要往人膝盖上踹。

林政一正将另一个人推开,转头就见这情形,退之不及,原以为要生生挨下这一脚,却不想一个白色的背包横空飞过,正正砸中那人面中。

巷口的女孩长发飞扬,一颗红痣点缀眉间,素净白皙的脸上满是冷漠。

>>>点此阅读《年下弟弟的乖巧人设崩塌啦》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