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存的香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瘦了的奶盖

角色:

简介:女主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都市单身女青年,每天在现实生活中努力实现自己的财富价值,身世的背后却藏着低调的家族和注定的命运。

封存的香

《封存的香》第6章 分手免费阅读

“你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瑞文十分庆幸自己回来的及时,同时对夏以沫晕倒的事情也十分好奇。

瑞文的声音就在自己耳边,夏以沫寻觅着他的气息,使劲钻进瑞文的怀里。瑞文看着夏以沫小奶猫似的模样,忍不住抽动嘴角,翻身让夏以沫扑了个空。

“没有不舒服的话就醒醒吧,跟我聊聊昨天的事。”说着,瑞文拿出他调制的香水,冲着夏以沫喷洒。“Guardian angel ,这是我专门为你调制的,喜欢吗?”

香气瞬间浓郁,冲破了夏以沫想要亲近的想法。她气得猛然坐起身,准备冲着瑞文大发雷霆,直到他对自己苦苦哀求才行。

“你根本都不关心我,咳咳,干什么呀~~”夏以沫的喉咙一阵剧痛。

“我~~怎么~~咳咳~~~”

夏以沫的嘴巴被瑞文用手指堵上,说不出话来。瑞文一脸认错的表情,扶她靠在床头。

“为什么不是嘴唇呢?我现在就想亲吻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夏以沫说不出话,只能在心里腹诽,眼睁睁的看着瑞文微微翘起的迷人唇角。

“别冲我摆臭脸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而且,你好像过得还不错。”

夏以沫嘟着嘴,满脸的怨气,瑞文直觉好笑,无奈的挪动上身把她放进自己怀里,帮她找到舒服的位置。

阿文将自己的发现缓缓道来:“好吧,你发不出声音就听我说。“

”嗯。”夏以沫点头。

”以后记得,你对夜来香过敏,而且花香最浓时混合着你的汗水可以驱散Guardian angel 的香气,如果这时摘下项链~~~”瑞文的声音慢慢放缓,他不确定如果他没有及时赶到会发生什么。

不等阿文说完,夏以沫已经明白可能发生的危险,努力用阿文可以听懂的声音说:“那盆白色的花卉,就是夜来香吧!?”

瑞文见夏以沫已经明白,点头继续说:“对,你栽种的那盆花就是夜来香,你之前应该没有遇到过所以不知道,夜来香之所以得名就是因为它特别的香气。昨晚我到时,那种浓烈的花香还没有完全消散,我先是看到院子里新栽种的花木,再看到你狼狈的模样,大致猜到了。”

瑞文拨动夏以沫的衣领,查看她颈侧的红疹,接着说:“我查了一些资料,和你的情况基本吻合,还好你只是过敏,严重时会感到头晕,皮肤也会因过敏出现零星的红疹,会痒,还会发热。”瑞文认真思考片刻,又说:“想想看,身边的人应该会觉得挺严重,如果我没有及时拨通电话说要把你带走,彭桀应该会叫私家医生吧。我猜想,昨晚8点钟左右,花香最浓的时段到来,刚好你因为发热而出汗出汗,或许~”

“咳咳~~”夏以沫不想再继续联想下去,她可不想发生什么意外,想都不要想。

瑞文却不想回避这个话题,继续说:“我到时,彭桀正要拿下你的项链。还好没有。”

夏以沫睁大了双眼,有些不可置信。彭桀,怎么会~~

“我猜想,他可能是想帮你涂抹药膏什么的。我刚巧在那时赶到,然后把你带回来。”瑞文仔细观察夏以沫的表情,其实他根本没有看到彭桀要摘下夏以沫的项链,他只是想知道夏以沫对彭桀的态度,想知道两人有没有发展感情的可能。

说到彭桀对自己的特别,夏以沫突然想到另一个男人,于是又努力嘶哑着嗓子问:“你回来没有看到房间有什么不同吗?”

“并没有什么不同,怎么了?”瑞文不知道自己不在的时候这里已经进入过另一个男人,听夏以沫这么问有些不解。

“没事,欧阳秋来过了,然后又走了。”夏以沫对欧阳秋的存在非常纠结,既然房间没有变化,只能说明欧阳秋发现她逃走便离开了,至于欧阳秋对她会有什么看法她倒是一点也不在意。一个不在意她想法的人,对她来说根本不具备存在的意义。

“阿嚏!”欧阳秋在自己酒店的房间里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身旁有人及时递上了纸巾,欧阳秋接过,说声:“谢谢!”

“哥哥不该只忙着工作,忽视了自己的身体。”

“我还好,多谢关心!”欧阳秋从夏以沫那里回来就被一个酒店并购的项目困住,吃不好,睡不好,身体是有些疲累。

“听说夏老师也得了重感冒,会传染的那种。”欧阳靖投来好奇的目光。

“我去看过她了,休息几天应该会好的。”对于夏以沫的事情欧阳秋不能显露太多,只能敷衍一下自己聪慧的弟弟。

“难道,哥哥是被夏老师传染了?”欧阳靖的语调有些玩味,引得欧阳秋放下手中的工作抬头看他。

“去忙你自己的吧,如果学有余力,就让人把酒店的账面拿去给你,早点实习也好。”欧阳秋实在不喜欢被人盯着,只好拿出长辈的姿态说教。

“知道啦~~”欧阳靖知难而退,起身回自己房间去了。

欧阳秋停下手中的工作,对夏以沫身边的事情十分不解。“一个极其普通的女孩子,怎么和彭桀这么亲近,看来我得想想办法了。”

家族内部虽暂时平静,可指不定哪一天自己和欧阳靖就要闹得不可开交,有欧阳靖在欧阳秋很难使用一些特殊手段,否则,他也不会被动的扮演一个追求者的角色,而且还被夏以沫拒绝了。想到夏以沫居然撬开邻居的窗户一走了之也不愿接受自己的事,欧阳秋一怒之下将桌上的茶杯推倒在地,水渍瞬间没入厚厚的地毯,消失不见。

夏以沫真的生病了,虽然身上的红疹很快褪去,但刺痛的喉咙还要休息几天才能完全恢复。有瑞文在,她终于可以躺在床上静养了,真真正正的安静的,被喂养着。

夏以沫经过几天的休养,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而且喉咙也不疼了。都说饱暖思淫欲,看着阿文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夏以沫又开始想入非非。仔细算来,瑞文这次回到自己的身边并没有表现出以往的热情,反而有些刻意回避两人的亲密行为,夏以沫不解,穿着宽松的睡裙走到镜子前仔细欣赏,白皙的皮肤已经完好如初,好吃好睡后整个人的气色也好了很多。

“难道这样的我不够可口吗?”她发出这样的疑问,看向在水槽前忙碌的男人。

夏以沫光脚走出房间,来到厨柜旁,绕过阿文的手臂,钻进他和水槽中间的空隙里,双手一撑便直接坐在了沾了泡沫的台子上,身后的水流打湿了她的后背。可爱的小心思和哗哗的水声猛烈冲击着瑞文的理智,在他的嘴唇被夏以沫占据的一刹那,他用力关闭了水龙头,避开了夏以沫的热情。

“该死的。”瑞文想要骂醒自己,决心不能再这么堕落下去。他一手扶着夏以沫的后背,另一只手撑在她身后的墙壁,努力发出清晰的声音:“你知道的,你对我来说本就是致命的~~”

夏以沫感觉到瑞文的情绪,最终放弃了,瑞文将她轻轻搂在怀里,淡淡的说:“你总是要离开我的。”

“别说这样奇怪的话!”夏以沫欲求不满开始抗议。

“可是我不能再这么放任你,也不能这样对自己不负责任,答应我。”瑞文已经从刚刚的迷乱中清醒,声音越发沉着冷静。

“好吧。”夏以沫无奈答应,内心却有些不以为然。

“以沫,我们在一起已经4年了,你的第一次给了我,你便是我的责任,可是我们从一开始就被欲望裹挟。事实是,我们,并不相爱。”瑞文的情绪有些低落,带着些许哀伤。

“你不爱我?!”夏以沫知道瑞文内心的纠结,第一次虽不是自己的选择,可情欲被开启后必须通过正常的亲密关系来维持自己身体的平衡,瑞文也是自愿留在自己身边的,怎么现在突然要改变?夏以沫心里有些没底。

事实上,只有瑞文自己清楚,除了夏以沫,他可能无法对别的女人产生兴趣了,但他不想接受这个被禁锢的事实。

“以沫~~我对你的爱超出了男女感情,如果你爱我,那是我的幸运,是对我的救赎。可是拥有这可怕香气的你却对爱情一无所知~~~你没有体会过爱情,叫我怎么甘心用后半生陪伴你。如果哪天你找到了真爱,我将何去何从?”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瑞文,也是他想要逃离的原因,Guardian angel既是夏以沫的保护伞,也是他离开的钥匙,只要他能够克制,相信两人都能够开启新的人生。

看着夏以沫有些可怜兮兮的表情,瑞文无奈的笑了,也许这就是两人亲密关系的特别之处吧。瑞文垂眼问她:“我守护你这么久,你也该为我着想的,既然说好了要寻找爱情,就不能再把我绑在你身边了。如果爱上你的人知道你背地里还藏了一个这么帅的男人,他会怎么想?”

“渣女!”夏以沫脱口而出,两人四目,都抑制不住的笑了。

欢笑过后,现实问题还是要解决的,夏以沫问瑞文:“怎么了断?”

“把我当作你的爱人吧,然后跟我分手。让我好好的留在你的记忆里,成为一个前任。重新开始你新的生活。”显然,瑞文已经下定了决心,夏以沫只有接受的份儿。

面对瑞文停止暖床的通知,夏以沫无奈道:“除了你,我根本不敢和男人过多的接触,生怕自己不小心引诱了别人,更害怕遇到别有用心的人,你知道的我不可能像别的女孩子那样可以在爱情中试错。”虽然有些心虚,夏以沫还是向瑞文坦白道:“对不起,我是想过要和你结婚的,甚至还想过干脆先生个孩子什么的。”

“那样就能让你爱上我?”

面对瑞文的问题,夏以沫还是无法做出回答,只问他:“这次是认真的,对不对?”

“嗯。”

“是因为你调制的香水成功了,所以,他就敢放手了,对不对?”

“嗯。”

“你,这就要丢下我吗?”一直以来逃避的现实终于来了,夏以沫感觉十分无助。

“除了Guardian angel ,我更想找到改变你身体的办法,相信我,或许会有奇迹也不一定。”

“是吗?”夏以沫对此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瑞文之前也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办法,终究还是没有找到香气的来源,最后也只能通过外力进行干预而已。

“你等我,我会找到答案。”瑞文揉揉夏以沫的头发,在她周围喷洒了Guardian angel。夏以沫再看他,那双美丽的眼睛里丝毫不见对自己的迷恋。夏以沫安静的埋头在瑞文的怀里,不知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

>>>点此阅读《封存的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