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和素昧蒙面的大佬结婚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海盐芝士豆

角色:

简介:名动宁市的展家千金—展颜,在18岁成年礼,鹏展倾塌、父亲绝望病倒之际,一举跌落云端。所有人坐等看她笑话,展千金与西展理事定婚的消息不胫而走。
What ?!“西展”?没听过的东西又增加了。
订婚,告白,霸道护妻,宠妻无法无天无边际。
这位半路杀出来、壕无人性的神秘大佬,让整个宁市隔三差五吃上热乎的狗粮。
“西展”是我的聘礼,我的小公主,有生之年
我对你誓死娇宠。只要你想,只要你要,只要我有,都给你

书评专区

和素昧蒙面的大佬结婚了

《和素昧蒙面的大佬结婚了》第6章 成年礼免费阅读

五天前,傍晚。

落霞与浅浅月色交错,在夕阳的余晖中,宁市展氏庄园内灯火辉煌觥筹交错。

这样连落日余晖都美丽静谧的日子,是鹏展服饰集团独生女展家千金—展颜的十八岁成年礼。

一片流光溢彩间,一抹肌肤胜雪的妍丽背影直叫人挪不开视线。举手投足皆是气质,一颦一笑尽显涵养,一头滑顺的齐腰发此刻被精心打理过,尽显柔婉气质。

“也太美了,就像仙女一样。”

“听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真的是才貌双全。”

“不愧是大家闺秀,宁市第一名媛。”

…众宾客彼此耳语,赞叹此起彼伏,其中不乏溢美之词。

再看我们今晚万众瞩目的女主角,展颜,尽管已经保持标准名媛笑不下俩小时了,精致的脸庞上也依然不见丝毫不耐。

如果不是灯光暗下那一瞬,已初见绝色之颜的小脸儿一闪而过的如释重负,大抵是所有人都会忘记,她也不过是父母宠爱、娇生惯养着涉世未深的18岁女孩。

聚光灯簇拥下,展颜身姿款款走向宴会厅里摆放的钢琴,向台下优雅施礼后,静坐到钢琴前方 。

展颜微微侧头,白皙纤长的手指仿佛在琴键上滑行,行云流水的指法,灵动悠扬的音律瞬间从少女指尖流淌而出,在整个宴会厅婉转回响。

纤长浓密如蝶翼的睫毛,精致的小翘鼻,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口,巴掌大的小脸,长发如瀑,眉眼如画。

柔和的光束倾洒汇聚,光与影之间,美人与音音细韵,让人不由得感叹,古有“伯牙鼓琴,游鱼出听”,此刻庄园流光溢彩亦不及此情此景,宴会厅里的如云宾客无一不沉溺于这美妙的视听盛宴之中。

一曲终了,台下掌声雷动。亭亭少女起身微微颔首致以谢礼,怡怡然走下台,脚步轻快的走向一旁眉眼含笑的父母。

“展总展夫人教女有方。”

“展小姐不仅出尘绝艳,一曲钢琴更是令人惊叹。”

展母文珊保养得宜的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拉起展颜的手,同时不忘谦虚回应众人道:“颜颜学艺不精,难登大雅之堂,今日是献丑了。”

而另一旁,一个满脸堆笑的中年男子一个劲儿的跟慈眉善目的展父展鹏跃攀谈:“展小姐真乃天人之资,才貌双全,要我说是名副其实的宁市第一才女。”

展鹏跃满目欣慰:“李总谬赞了,小女年纪尚小,还多有不足。”

“展总还是这么谦虚,哈哈…”被称作李总的男子笑得愈发谄媚。“展总您看,上次找您谈的那个项目…”

“李总,今日是小女18岁成年礼,权当是亲朋好友聚会,不谈公事不谈公事。”展鹏跃

笑着轻拍男子肩膀,“咱们呀,喝酒。”说着便举起手中香槟。

李总还欲再多说什么,一道尖锐之声响起:“老展啊,不好意思来迟了来迟了。”紧跟着略大腹便便的季氏置业的老总季缪深扎着豹纹领带大步走向宴会厅正中的展父展母。

“老季,哪里话,这就见外了。”展鹏跃面带微笑上前迎接。

“展伯伯好,展伯母好。”跟随男子而来的年轻女子,也是季氏置业的千金—季鸢,声音娇腻地向展父展母问候。

“鸢鸢愈发漂亮了啊,颇有季夫人年轻时候的风姿呀。”展鹏跃边夸奖边招呼自己的掌上明珠,“来,颜颜,快来见过你季伯伯,还有你的好姐妹”。

展颜颔首向此刻周遭的宾客致歉,手捧香槟款步向展父走去,眼底闪过一丝无奈,但仍继续保持微笑,“季伯伯好,鸢鸢。”

“几月不见,颜颜才真是更亭亭玉立了。”季缪深打哈哈回应着,“比不得老展你教女有方啊,我们鸢鸢啊,还得多向颜颜学习。”

“是的呢展伯伯,我哪儿比得上展颜妹妹呀。”季鸢此刻挂着标准假笑,“她可是咱们宁市第一名媛加第一才女呢。”季鸢似是滴水不漏地商业夸奖着,语气闪过一丝酸里酸气。

听得一旁的展颜忍不住暗翻白眼,心中腹诽“又来了又来了,季鸢,你这一见我就含酸拈醋的毛病,多少年了你都不腻的么?我都看腻了呀喂,谁是你妹妹,平时里可没见你对我有对姐姐妹妹的客气”。

尽管展颜很想吐槽,但表面依旧保持着豪门贵女的基本仪态,始终落落大方地颔首微笑。“算了算了,不能和你一般见识,今天这样的日子,必须最大家闺秀。”

展鹏跃与季缪深等老一辈,自然是未曾关注到小女孩们的“勾心斗角”,仍在闲话家常。

展鹏跃寒暄道“老季,怎么不见令郎?”

季缪深瞬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他呀,不知道哪儿浪去了,不提他不提他…”

展鹏跃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客套“虎父无犬子,令郎以后必然不负你年轻时的风采。”

突然秘书急匆匆来到展父身边,一阵耳语。

展鹏跃神色骤变,又瞬间调整作若无其事状,向身边众人道:“抱歉各位,公司临时有点事需要处理。今日多谢大家赏脸拨冗前来小女的成人礼,各位畅饮畅玩,我暂且先失陪了,见谅见谅。”

说完变走向在一旁与众夫人交谈的老婆交代几句后,脚步焦急地随秘书离开大厅,留下展母与宾客周旋。

宴会厅里众人的攀谈仍在继续,尽管我们的女主角此刻思绪已然飘飞:“好累好无聊呀,好想念柔软的大床,好想念温暖的房间…”。

热闹依旧,也仿佛刚刚那一幕,于这推杯换盏的热闹与喧嚣,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

满目流光,音乐流淌,以致无人在意,光影暗处,那一双怨毒的眼睛里浓烈地闪烁着阴鸷的寒光。

“如果没有你展颜,凭我的容貌家世,我才应该是为人追捧最万众瞩目的那一个,这些光环、夸奖本应该属于我!”一双白皙柔荑此刻指甲却深陷肉里。

“展颜,等着吧,过完今天,我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好好享受你最后的豪门千金生活与众人簇拥吧,然后,就等着我如何将你踩在脚下,再无出头之日。”

>>>点此阅读《和素昧蒙面的大佬结婚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