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女帝重生六零乡村当神豪

小说:年代

作者:成由天

角色:

简介:数千年前女帝的世界崩塌,数千年后元神碎片重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北方农村一个又哑又傻的弃女身上……钓鱼自动上钩,野兔子自动撞枪口……种田?一泡尿使种子变异,亩产万斤;养殖?猪羊鸡鸭圈里盛不下,鱼和王八把大湾坑弄翻了。发财?屋子地下埋着三大缸价值连城的古董;姥姥家香炉竟然是她那个时代由她题名的产物;四乡八村都有上古好东西……进入宝地了!本帝不当神豪谁当神豪!

女帝重生六零乡村当神豪

《女帝重生六零乡村当神豪》第6章 大丫为了换回妹妹跳井了免费阅读

两口子的对话,二丫听得清清楚楚……

天亮了,常永生和二丫按时起来,照例去拣牛糞。

这时候,半小时前就已经起来在堂屋做早饭的夏翠花进入里屋,看着二丫道:“二丫,你夜里在梦中突然喊了一声哥,俺想知道,现在能喊俺一声娘不?”

二丫听了一愣!

犹豫一下,一双秀目望着娘,认认真真地喊了一声:“娘!”

夏翠花大喜:“二丫果然好了!二丫能说话了,二丫不是哑巴了!”

在院子里干活的常国柱,闻声立刻进入睡觉的东屋,看着二丫的小嘴,道:“二丫,叫俺一声爸爸。”

“爸爸!”

声音不光无比清晰,而且无比清脆,还有无比的亲热。

常国柱也大喜:“二丫终于会说话了,声音真好听啊!”

常永生夜里并没有被二丫一声哥惊醒,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会儿一直发愣:二丫怎么就突然不哑巴了?

从愣怔中醒来,常永生满脸看着二丫道:“二丫,叫俺一声哥。”

“哥!”

常永生这个高兴啊,这个激动啊,二丫会叫哥了!

双臂一下子就将二丫抱起来,在当院里转了一圈。

……

二丫在大运河渡口大北风中没有被冻死,到了常永生家,给常家带来一大堆好运气,现在二丫又不哑巴了,会说话了,这些事情,很快就家喻户晓了。

村东王家大家族,最先知道这事,二丫给常家带去那么多的好运气,而且会说话了,表现得也不傻了,除了两代老人之外,其他人纷纷埋怨扔掉二丫的小两口,说他们不懂事,把这么好的一个孩子扔了,便宜常家了。

而扔掉二丫的小两口,渐渐地后悔起来。

二丫的姐姐,五岁的大丫,自从爹娘不听自己的跪求将妹妹扔了,一下子变了个人似的,头几天不吃不喝,后来被娘劝得吃点喝点了,可是仍然一脸的悲伤,还有恨意。

漂亮的小脸蛋原来像朵花,现在像是被霜打了,越来越枯萎了。

大丫头为这事变成这样,二丫头成了常家的福星,王家小两口由后悔不已渐渐地变成了互相埋怨,接着就吵起架来了。

吵来吵去,小两口的感情渐渐地出现了裂痕,竟然演变到了要离婚的地步。

五岁的大丫头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虽然爹娘狠心扔了妹妹,她也不忍心看着爹娘离婚。

“你们别吵了,还是把俺妹妹要回来吧,妹妹要是回来了,这个家一切都会好起来。”

大丫头一句话,震惊了王家小两口,别看大丫头只有五岁,竟然如此明事理!

大丫头说的是啊,当爹娘的怎么没有想到呢!

不过,把二丫要回来,那必须经过王家两代老人的同意。

小两口带着大丫头,去和两代老人商量,结果,两代老人不同意!

特别是小两口的爷爷和爸爸,也就是大丫头的老爷爷和爷爷,态度非常坚决,就算二丫会说话了,也不能影响王家传宗接代!

五岁的孙女(重孙女)又哭了,一下子跪在老爷爷和爷爷面前,哀求一个白胡子一个花白胡子同意要回二丫头。

“起来!小孩子懂啥?!”老爷爷训斥道,“事情闹到这一步,还不是因为你也是一个丫头!要回二丫头?除非你不在王家!”

八十九岁的白胡子老头,竟然说出这样的绝情话来。

大丫头觉得自己的心口窝上被人捅了一刀,然后塞进一大堆冰块。

幼小的心灵,全凉了。

当天午饭后,五岁的大丫头跟爸爸和娘说是到外面玩,出去不大一会儿,外面就有人高声嚷嚷起来:“谁家的孩子,掉井里了!”

村民们纷纷冲出家门,奔向水井,王家小两口最先到达水井那里。

众人只见水井边上,放着一双小布鞋,那双小布鞋,放得齐齐整整。

王家小两口一眼认出,那正是女儿大丫头的鞋子!

“哇……”

当娘的一下子就哭晕在了井边。

嗵!

当爸的一下子就跳进井里,直接沉入冰凉的井底,三摸两摸,终于摸到了大丫头,抱在怀里,脚下一蹬,浮上水面。

这时候,王家家族的人们,有的拿来绳子,有的拿来木杆子,众人合力,将大丫头和她爸爸弄出井来。

“晚了一步……”

几个参与救人的,几乎同时说道。

所有人都看到了,此时的大丫头,面色青白,完全没有了呼吸,有人上去摸摸心跳,心跳也没有了……

村里人大喊有人掉井里的时候,住在小常庄最西头的几十户人家,没有人听到,而二丫听到了。

听到凄厉的声音后,二丫立刻打开神识扫描,发现落井者竟然是自己(这副身体)的亲姐姐!

“不好,俺姐姐掉井里了!”

女帝用上了二丫这副身体,和大丫血肉相连,自然心疼自己的姐姐。

二丫说着,就往屋外面跑,常永生哪有时间追究二丫怎么知道她姐姐掉井里的,紧接着也往屋外面跑,然而一出院门,发现二丫没影了。

这一次,二丫顾不了许多了,直接就到了井边。

她一眼就看清了姐姐的状态,正常情况下,没有救了。

呼……

二丫神不知鬼不觉地地对着姐姐的身体吹了一口气,这个动作,谁也没有发现。

“天啊,出奇迹了!王家大丫头动弹了!她居然活过来了!”

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

听到这声大喊,大丫头的娘一下子醒了过来,不顾一切地,扑到大丫头身边,一把将大丫头抱在怀里。

“大丫头,你可活过来了!……娘听你的,一定把二丫要回来……”

什么?!

这话二丫头听得真真切切,一转身,离开了这里。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多,王家小两口带着大丫头,来到常永生家。

这王家小两口,男的叫王世倌,女的叫钱福英,两口子长得都不赖,特别是对两位老人很孝顺,就是做事常犯糊涂。

钱福英将一篮子鸡蛋放到堂屋地上,又从口袋里摸出借来的一百块钱,放到堂屋桌上,然后瞅着夏翠花道:“翠花姐,这些日子,让你们受累了,费心了,俺们尽全力表示感谢。”

夏翠花和常国柱打从一见王世倌和钱福英登门,就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立马就全都变了脸色。

虽然钱福英话说得挺友好,但是夏翠花没有给钱福英好脸子看,坐在夏翠花身边的常国柱,更是板着一张国字脸。

在他们的心里,二丫已经是他们的亲女儿了,二丫已经融合进这个家了,而且二丫给常家带来一大堆好运气,现在王家想把二丫要回去,他们岂能甘心!

站在旁边的常永生,昨天就听到了钱福英的话,对大丫说是一定把二丫要回去,现在,两口子果然来了,顿时又急又气,小脸涨得通红,眼睛里突突突地冒火。

二丫是他捡回来的,也可以说是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而二丫进入这个家之后,表现得如此优秀,常永生已经非常喜欢二丫了,只要二丫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就有用不完的好运气,常永生早就把二丫当成不分不离的亲妹妹了。

王家想把二丫要回去?那可不行!常永生心里准备好了,若是王家两口子拎走二丫,他就死抱着二丫不放手!

二丫站在常永生的身边,倒是显得很平静,一张小俏脸上看不到什么波澜。

夏翠花看了一眼丈夫,丈夫心领神会,冲她点点头,她就板着脸开口了:“王家妹子,二丫是永生从渡口那儿拣回来的,永生把二丫背到家里的时候,一点动静也没有了,俺们当时都认为二丫活不成了,可是二丫命大,在俺家热炕头上渐渐地就活过来了,这些日子,二丫和俺们过得很好,真的成了一家人了。”

夏翠花话说得很含蓄,可意思表达得很清楚:当初是你们狠心扔了二丫,是常永生把二丫背到家里,是俺们救了二丫,要不然二丫早死了,现在看到二丫会说话了,也不哑巴了,特别是给俺们家带来好运气,你们就后悔了,要把二丫领走,俺们坚决不同意你们把二丫领走!

王家小两口处理大事糊涂,斤斤计较却是很精明,早就想到了,常家两口子甚至包括常永生肯定不同意自己要回二丫,所以把家里的十几只鸡下的蛋全部提来了,冬天鸡下蛋很少,攒了一个多月才攒了一篮子鸡蛋,准备着过年时提到大集上卖了换年货,为了要回二丫,咬牙不卖鸡蛋了,作为要回二丫的本钱吧。

他们知道一篮子鸡蛋换回二丫筹码不够,商量着再送给常家一百块钱,当初,两口子带着二丫头到公社卫生所去看病,接着又到县医院住院,积攒的钱全花光了,钱福英就一大早到娘家借来一百块钱。

那时候,一百块钱可不是小数,两口子拼死拼活,一年也就是攒个一百多块钱,现在为了要回二丫,可以说是花了血本了。

听了夏翠花的话,钱福英脸上泛红,不知道是臊的还是急的,可能两者都有吧。

“翠花姐,你的意思俺明白,俺们也知道,二丫已经和你们成了一家人了,当初,俺们把二丫放到大运河渡口那儿,就是指望着二丫能遇到一个好人家,结果她还真的遇到了好人家,你们心地善良,日子过得也不赖,二丫在你们家算是享了福了,看到二丫有了这么好的归宿,俺和她爸爸都打心眼里高兴,可是,俺们家大丫头,死活不同意二丫头离开俺们家,自从知道二丫头离开了家那天起,大丫头简直就像是疯了一样,昨天的事你们也知道了,由于俺们没有及时要回二丫头,大丫头她跳井了!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俺和她爸爸心里这个难受呀,这个悔恨呀……呜呜……”

钱福英真的哭了起来,哭得真的是非常伤心,一边哭着一边道:“大丫头这么一闹,就把俺和她爸爸闹醒了,俺们实在是对不起二丫头呀!为了给王家传宗接代,竟然扔了亲骨肉!实话实说,自从扔了二丫头,俺和她爸爸天天做恶梦!要是不把二丫头接回家,不光大丫头活不成了,俺和她爸爸也活不成了……呜呜……”

钱福英哭诉到这儿,王家汉子突然就扑嗵一声跪在了常国柱和夏翠花面前!

紧接着,钱福英拉着大丫头,也跪在了常国柱和夏翠花面前!

常国柱和夏翠花都是心眼极好的人,而且心肠软,王家一家三口这么一闹,却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不知道是教的,还是自愿的,王家大丫头什么也不说地就给常国柱和夏翠花磕起头来。

呯呯呯……

一点也不夸张,王家大丫头这头磕得真响,脑门磕在坚硬的屋地上,呯呯呯地响个不断,节奏越来越快!

这五岁的丫头也真是够执著的,当初,为了不让爹妈送走妹妹,就曾经连连磕头,把个额头都磕得红肿了。

而今天,磕头磕得更厉害,不光把额头磕得都红肿了,接着额头上流出血来,那血滴在屋地上,格外的刺目。

“丫头,你……”

心肠最软的夏翠花,看到大丫磕头磕得整张脸都变形了,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双手颤抖着,就要弯腰去扶起王家大丫头。

“不行!”

常永生突然大叫一声,声音比平时大了三倍,小脸涨红着,一只手紧紧地拉住二丫的右手,另一只手紧紧地搂在二丫的肩膀上。

“不管你们玩什么花招,俺也不让你们把二丫领走!二丫不是你们家的人了,是俺们家的人了,是俺亲妹妹了!”

常永生这一声大喊,不光声音比平时说话的音调高出三倍,而且似乎带着一大堆火星子,顿时把屋里所有人都惊住了。

钱福英抬头,看看常永生,她看到的是,八岁的常永生,似乎此刻就像是一个大小伙子了,无比坚毅地担负起保护二丫的任务,常永生那副样子,真的是谁也甭想把二丫拎走!

>>>点此阅读《女帝重生六零乡村当神豪》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