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探墓档案

小说:悬疑

作者:青牛牧者

角色:

简介:缚娄古国于一夜之间人间蒸发,而机缘巧合下,吴家用无数族人的性命从墓中带出了一卷血锦,记载有当年最后一任缚娄国主的惊天隐秘。为此,作为吴家的继承者,吴帆被卷入了一个个诡墓无法自拔。且看吴帆如何在绝境中挣扎求存,解开一个个惊世谜团!

探墓档案

《探墓档案》第6章 人心险恶,峰回路转免费阅读

我被温胖子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当即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是以充满惊恐的眼神望着墓道两旁的黑暗。

“啪!”

温胖子突然坐起,神色慌张的跪伏在了地面,耳朵死死贴在了青石地砖之上,似乎是在听着地底下传来的声音。给我的感觉就如同是电视剧里的桥段。我当即感觉既惊奇,又疑惑。

“她就在我们的脚下,快跑!”寂静的环境中我什么声音都没听见,却被温胖子突如其来的惊呼吓得打了个哆嗦。回想起刚才在裂缝之内,被那发丝从我脸庞拂过的那种感觉,我当即一股寒意透彻心扉,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挣扎着扶着墓墙爬起,刚迈步,却感觉脚裸上被什么东西缠得结实,瞬间失去了平衡,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顾不上双臂火辣辣的疼痛,我回头一看。在逐渐变暗的光线中,正看见大量的黑色发丝从地上的青石砖缝内伸出,如有生命般于空中飞舞。而缠住我的脚裸的,就正是这些头发。

“温..温胖子...救.救.救.救我.....”被吓得全身无力的我一边试图解开脚裸上的发丝,一边结结巴巴的呼叫。当我刚扯断了几缕发丝,更多的发丝已经缠绕在了我的小腿之上,甚至我的手腕上也难逃厄运。

地上砖缝内钻出的发丝越来越多,放眼看去,就如同是海底里的海草。而其中一缕发丝,竟无声无色的出现在了我的后背,从背后缠向了我的脖子与嘴巴。

刹那之间,那种如檀香般的中药香味从发丝上传入我的鼻腔,让我神志开始逐渐变得模糊。而缠绕着我脖子上的发丝也让我无暇应对,呼吸开始变得困难。

当我试图张大嘴巴呼吸新鲜空气之时,更是有着大量的发丝源源不断的往我嘴巴里延伸,似乎要全部通过我的嘴巴,进入到我的体内。

就在我死命拔出伸入口腔内的发丝,眼中尽是绝望之际,一道光亮快速从远靠近。温胖子的声音也传入了我脑海。“真他娘的没出息,吴家的脸都给你丢光了!闭气,忍着....”

在我模糊的视线中,温胖子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一柄匕首,拼命的对着发丝一阵挥砍。我顿时感觉身上的发丝为之一松,当即被温胖子一把从头发堆里拖了出来,头晕脑胀的就跟着他往墓道的深处跑去。

头晕眼花的我根本就分辨不出跟着温胖子跑了多久,只知道连拐了好几个弯,跑入了一条死胡同。

“你大爷的...屋漏偏逢连夜雨啊!胖子,回头是岸吧!”

“回你妹啊。你看清楚再说,不知道还以为你吹了两瓶伏特加。”

听温胖子这么一说,我连忙伸手揉了揉眼睛。当看清眼前是一道石墓门时,不禁有些无语。但想起爷爷曾经说过,这种石门不懂其中的巧妙,根本无法用人力强行打开时,心中不由得又是一阵绝望。

“站着发什么呆?不想死就快找。让那娘们找到了我俩,咱们都得长眠于此!还有,你死翘翘前请你爬远一些,别躺我旁边。我可不想同个男人葬在一起!”

被温胖子如此一说,我的绝望情绪也是减退了不少。虽然不知道要找什么,但还是学着温胖子的样子到处乱摸。“要找些啥子?难道还有门铃不成?”一边找,我一边满嘴跑火车,希望能缓解自己的恐惧。

“找被人为破坏的痕迹啊!当年肯定会留下些什么的,张家肯定在墓门处做了手脚。”

温胖子的话让我满脑子都是疑问,但这危在旦夕之际,我也没有心思去想其它。

只见这墓门整体由汉白玉构成,从材质上说,可以看出这个墓葬的规格十分之高。上面有着浮雕画,雕刻得十分精细传神。只是看了一眼,我就被这幅浮雕画中的内容所吸引。

这幅画内雕刻有一个脱俗优雅的中年女子,她身穿着华贵长袍,正端坐在辉煌的大殿首座之上。一条蛇尾却从锦袍下探了出来,顺着台阶随意的展露于人前。看她展开双臂的动作,似乎正在接受众人的朝拜。

在大殿首座之下,正跪着大量的朝臣,但这些朝臣全部都张着一张蛇的脸孔。看他们的动作与神情,似乎正在向这位中年女子献出手中的宝物。

如若我没有记错,这位中年女子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女娲娘娘。根据下方众人的相貌特征,这应该都是出自于女娲氏族的血脉分支,相柳部落中的蛇人。以神话传说作为墓中壁画,这倒是有些少见。

“找到了!找到了!还不过来帮忙!”正在我看着壁画出神之际,温胖子的声音将我惊醒。

随着温胖子与我一并费尽吃奶的力气,从石门左侧墙身上拔出了一块松动的青石墓砖。只见他毫不犹豫的伸出右手,探入到黑漆漆的墙身之中一阵摸索。只听见墙身内突然传来“哒”的一声,紧贴着墙壁的他脸上瞬间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意。

不知为何,看着此刻的温胖子,我总感觉十分陌生!他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温国强吗?总感觉他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咔咔咔咔....”

在他从墙身内抽回手臂没多久,一阵齿轮转动的声音从墙身内响起,厚重的墓门竟然开始缓缓上升。随着一阵尘土在墓门上掉落,一股封闭空间特有的霉变味道直冲我的鼻腔。

“咳咳咳....”

一阵咳嗽声中,我跟在温胖子身后缓缓步入墓室之内。顺着温胖子手中的电筒光线看去,只见这个墓室并不大,只有百来个平方。满地都是陶瓷碎片,墙壁发黑开裂,并且有着表层脱落的情况,显然是曾经被大火焚烧过。

而在墓室的中央,有着一个明显高出四周地面的石阶高台,似乎是曾经用于摆放棺椁之用。但在上方却空空如也,不见棺椁的踪迹。

反倒是在墓室的一个角落,却离奇的摆放着一具石棺。棺盖跌落在一旁,有着大量的碎石跌落在附近。棺身漆黑如墨,显然是当年墓室内火势最为猛烈的地方所在。

“咦?怎么没有?难道是在下一层?”

被温胖子的声音吸引,我的注意力再度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此刻,他正大半个身子探入到了石棺之内,似乎是在翻找着什么,不停的往外抛出棺内的碎石杂物。他的诡异举动让我回想起了古籍中关于厉鬼夺舍的记载。而想起温胖子之前的怪异之处,我不由得越发的确信。

“死胖子,你在找什么呢?我怎么感觉你进入这处墓穴后,整个人都变了。你该不会是鬼上身了吧?你口中的那个张家是谁?你又怎么知道这墓门的打开方式?还有,你身上怎么会随身带有匕首?”

翻找着东西的温胖子听闻我的问话,身体不由得一僵。当他缓缓从石棺内探出身来时,手中一柄匕首正闪过寒芒。他脸上的笑容不知为何竟变得十分的阴森恐怖。

一股寒意从我脚底直冲上天灵盖,只是一个瞬间,我不由得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温胖子的眼神中尽是凶光,这是对我起杀心了?

感觉不妙的我刚想转身逃跑,突然温胖子的一声大喝让我楞在了原地。“别动!“她”就在你背后!千万别动!”

懵了!这突变的剧情,让我的脑回路彻底跟不上了!看着温胖子手持匕首一步步靠近,我真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他的话。会是诈术吗?如果不是,我背后岂不是真的存在着那个“她”?我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不对!这温胖子非常惧怕那个“她”。如果“她”的身影真的出现在我背后,他只会比我逃得更快!一瞬间我就想起了之前的经历,心中有了定夺。

往后一退,我瞬间便如同离弦之箭,往墓门方向狂奔而去。果然如我所料,在我身后空无一物,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可我显然是高估了自己的速度,刚跑到门外,便被追杀上来的温胖子扑倒在地。

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也是被逼出了自己的勇气。在地上一个翻滚,转身就是一脚踹向了他握着匕首的手腕。

别看这死胖子身体有些肥胖,那都是实肉,那反应速度可谓是惊人。我刚把他的匕首踢飞,我的腿就已经被他一手捉住。顺着我的力度,一把将我拖了过去。

这打架啊,当真是个技术活。我以前曾经跟我爷爷学过一招半式,但没有任何的实战经验,到了这真打起来,完全就是两码事。被他如同死狗般拖到身前,我刚想挣扎,那胖子已经居高临下,如同猛虎扑食般压在了我的身上。一阵拳如雨下,把我打得毫无招架。

连续中了两拳,我也是被这温胖子打出了火气。拼着放弃防御,我也要选择与他换拳,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事后想来,真他妈的愚蠢。这就是没有实战经验的鲁莽冲动!

“死杂种,你胖爷打架的时候你还是个娃。还敢还手?看我不打死你。”一身肥膘的温胖子中了我两拳,根本毫发无损。反而是被我的行为所激怒。一双如同铁钳一样的手掌死死掐住了我的脖子,猛的就将我的脑袋往地上撞去。

后脑勺“轰”的一声撞在了青石地砖上,巨大的力度把我撞得眼冒金星。我的双手都变得软弱无力。心中只剩下了两个种情绪,那就是绝望与恐惧。

还别说,这死胖子真他娘的狠,看我已经失去了反抗之力还不罢休,又再次给我来多了一记狠的。而后脑连续被撞了两下,我的意识已经模糊得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看东西都是带着十七八个重影,难受得要命。

“呸!就这小身板还敢和胖爷我较劲?不知死活....”在我即将陷入昏迷之时,模模糊糊的听见温胖子骂了这么一句。感觉到他一手拖着我的脚,如拖尸体一样再次把我拖回到了墓室之内,我的意识就到此为止,彻底断片了!

———————

“嘶!”一阵剧烈的疼痛把我从昏昏沉沉的状态中弄醒。刚坐起,我不禁抱着自己的后脑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醒了?”一道冷漠的声音在我身侧传来,回头正看见温胖子一脸冷漠的吃着一包压缩饼干。昏迷前的种种回忆,瞬间如同电影般浮现在我脑海。

“放心!我不会再阻拦你逃跑了。只要你有逃出那个墓门的本事,你爱咋跑都是你的自由!”看着我坐在地上连连后退,卷缩到了墙角之中,温胖子只是充满不屑的瞪了我一眼,根本没有心思理我。

不知为何,这死胖子的声音里充满了消沉,样子甚至有些颓废,与我昏迷之前可谓是有着天渊之别。一股强烈的不安情绪让我暂时忘记了后脑上的疼痛,同样也勾起了我对墓门处的好奇。

回头看去,墓门外一片漆黑,虽被温胖子身旁地面上的电筒照着,却似乎什么都无法看清,与我昏迷之前并无太大的区别。

而正当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之际,那漆黑的墓门处竟然发生了空间扭曲的现象。如此天荒夜谈的一幕,当真让我如同五雷轰顶,楞在了当场!

不对!我马上就推翻了自己的结论。古人不可能有着如此逆天的科技。如果能有这种文明,缚娄古国就不会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缓缓站起身来,我慢慢往着墓门处迈进。步幅很小,脚步声十分轻微,走得十分谨慎。我相信能让温胖子这死胖子如此的颓废,这墓门外肯定有着十分可怕的危险存在。知道自己无法脱困,才是让他有着如此翻天覆地改变的根源。

>>>点此阅读《探墓档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