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魔修师父居然失忆了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白川萧

角色:

简介:修炼三百年,不仅功力全无,还把记忆给弄丢了!李贞枫堪称修仙界第一奇葩,平常仙者修炼要么得道飞升,要么修岔了,入了魔修另辟蹊径,可他呢,把自己修成个人人可揉捏的小蚂蚁,这可把以往他得罪过的仙友们给乐坏了,纷纷叫嚣着要找上门来报仇。
李贞枫只得抱紧住爱徒的大腿:”爱徒啊!师父的小命可就挂在您身上了!“
司檐十分无语:”师父您是不是忘了,我也是你的仇人啊!“

书评专区

魔修师父居然失忆了

《魔修师父居然失忆了》第6章 爬山二人组VS俊秀俩仙君免费阅读

第二日,寒朔带着睡眼惺忪的李贞枫来到山脚下,司檐早已在那等着,依靠在松树脚下,一副冷冰冰的面容。李贞枫小声朝寒朔调侃道:“他是不是一直都这般模样?”

寒朔笑回:“司檐师侄性格就是如此,不必意这些。”李贞枫默默点点头,如此傲娇的徒弟,他着实想不通自己曾经是如何驯服的。

二人来到山脚下,李贞枫仰头望着高耸的山脉,不由得哀叹道:“我是做了什么孽,怎么一出关,一直在爬山?这也是修行的必经之路吗?”

寒朔拍拍他的肩膀鼓励道:“司檐师侄当年还是一介凡人身姿,硬是爬上去了。你虽没了记忆,体质还是仙人之资,这点困难,没什么。”李贞枫回他一个惨笑。随后好奇问道:“寒师弟不跟我们一起上去吗?”

说实话,李贞枫是害怕的,他们昨天的对话,李贞枫还是明白一点,这位爱徒可是恨他到了极点,要不是他的身份还有些用处,不然早就被他杀了。他不能就这么挂了。起码要在他记忆恢复之后,清清楚楚的赴死。

“寒氏早些年前就脱离了天枢,族中更是立下规矩,不准再回天枢。”寒朔含笑解释。李贞枫听后,紧紧抓住他的手,耷拉着脸:“可是,可是......”

寒朔莞尔,安慰道:“师兄放心,若是危及到师兄的生命安全,寒朔定会无视族规,况且司檐师侄会护你周全......现下除了上山找清禹长老救治。寒朔也找不出更好的治疗方法。”

李贞枫看着寒朔真诚的眼神,犹豫下,还是点了点头。又问道:“寒师弟,那位掌门师弟,人怎么样?好相处吗?万一我爬上去了人家不愿意救我怎么办?”

司檐打断他们二人惺惺相惜难舍难分的画面,插话进来:“再不走,等山脉之间瘴气密集起来,我怕师父没机会见到掌门师尊。”

李贞枫只得尴尬放下寒朔的双手,看向司檐面前:“我走我走!不过需要爱徒您在前带路,嘿嘿~,我不识路。”

司檐回头瞅了一眼满眼都是担心的寒朔,才回头往山上走去。司檐心里最清楚不过,但凡他在路上起了一丝想杀害师父的心思,还没等他下手,他寒朔怕是早就先一步赶到,挡在师父面前了吧。

他不明白曾经的李贞枫对于寒朔而言有多重要,只从旁人谈话间听闻,寒朔的性命是师父救的,他寒朔也是为了自己这位师父独自一人远离家族,甘愿舍弃未来的族长之位。

天枢门历来挑选弟子入门都是综合家世、灵根基础以及修行方向的。总之是在修行界积攒了不小的名声,司檐当初可是凭着一腔热血,所幸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仙界,没谁会想着靠蛮力去获得这个位子,不仅丢了家族的脸,就算进了天枢门,还会被众弟子瞧不起。

司檐没飞升前,一度被天枢门弟子视作天枢门招收的扫地工,不过他不在乎,只要能走上修仙之路,再多苦都能吃,别人的牢骚他又怎会在乎。

爬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李贞枫累趴在地上,任司檐如何威胁,他是再也站不起来了。

“这位爱徒啊!我实在是爬不动了,这里离天枢门这么近,要不你就做个什么仙法之类的,将我捎上去得了。”

司檐也坐下,气息平稳,不过正常仙人都应该像他这般。这点路程,根本不需要动用功力。

“在这里使用魔修之法会催动此地的阵法,阵法一旦启动,连尸首都会化成灰烬。”

李贞枫感慨道:“这么厉害!可是天枢门为什么要弄这些?难道你们魔修之人是坏人?”

司檐没好气回他:“......这不是师父你设来针对我的吗?”

李贞枫嘴巴成个“O”形。现在,他有些明白这位“爱徒”为何反目成仇,誓要杀了他。

莫不是曾经的弟子不慎走火入魔成了魔修,与天枢门背道而驰,自己为了清扫异徒,特地设下这阵法,招来司檐怨恨?

李贞枫偷偷观察司檐的脸色,原本以为司檐会像在洞中那般生气,没想到,司檐还是往常那副冷漠的表情。刚刚那句话也没怎么气愤。

“......当年所设阵法估计是形势所逼,我敢肯定,那不是我本意,爱徒莫要误解,要不等我恢复法力,立马将这阵法撤下!怎么样?”李贞枫假笑着提议着。

司檐眺望着远方,久久不见回应。李贞枫脸上的笑容快要挂不住了。

“看来师父休息够了,那就接着爬吧。”

“诶诶!”李贞枫伸手挽留,司檐没理睬,继续往山上走去,如履平地,而李贞枫面如死灰,他现在可是跟凡人一般!

终于,二人终于到了天枢山脉主峰,也就是天枢门的大门前。考虑李贞枫没有灵力的原因,司檐只得走一截等一截,不然早就到了。

天枢门前两位值守的弟子一眼就看见二人,走近大声质问:“何人擅闯我天枢门,难道不知道无请帖不得私自上山吗?”

司檐不说话,侧身低头看着爬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李贞枫。李贞枫根本没注意那两位弟子,心中叫苦连连,为何自己会这般倒霉,要不是自己失去灵力,也不会被自己的弟子所逼迫,更不会陪着他爬什么天枢山脉!

司檐看他这般废柴,无奈摇头,面对那两位弟子,缓缓说道:“地上这位是清枫院的院长,是你们掌门师尊的师兄。速速去禀报你们师尊,就说天枢门清枫长老回来了。”

那两位弟子相视,很明显他们对清枫长老根本不了解。

“清枫长老?你当我们是第一天进天枢门的吗?这天枢门长老中,根本就没有叫清枫的长老,况且天枢门只有掌门师尊一个清字辈的,根本没有什么清枫长老!”

李贞枫艰难抬头,那两位弟子气宇轩昂,面容俊俏,一看就是正派弟子的标准形象。再看看自己的爱徒,一身墨蓝修服,眼眸中还有着魔修人士极具特征的“魅印”。头发也随意散落着,遮住大半的脸。双手背在身后,比他这个名义上的师父还显得霸气无比。

李贞枫再看看自己这邋遢样,说实话,他现在也在怀疑,是不是这位爱徒得了什么失心疯,硬是要拉他来这里“丢人现眼”。

“爱徒啊!要不,我们还是下山吧。”李贞枫提议道。

司檐没有看他,反而威胁道:“师父要是再不起来,弟子就一脚将您踢到掌门师尊的大殿前。到时候师父您才真是丢人现眼,”

没想到这位徒弟还能知他心中所想,吓得李贞枫踉跄爬起来,面上又哭又笑。“可......可是,人家不让我们进去啊!”

司檐压根没将他们二人放在眼里,要不是师父当年设下的阵法限制住他,他可以一路打到清禹长老面前。

那两位弟子见司檐露出些杀气,从未下山历练过的他们自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抽出长剑立在胸前,其中一人说道:“师兄,我先上,你可不要抢功哦?”

“可以,不过不要溅出血来,不然又是我俩的活。”

“那当然。这位,你是魔修吧,难道不知道我们天枢门不欢迎魔修人士吗?再敢上前一步,可不要怪我们无情啦!我们院长可是说过,见一个魔修便杀一个,也是在为名除害,替天行道!”

这位小兄弟你把路走窄了啊!李贞枫心中叫嚣着,虽面上依旧假笑讨好着司檐,眼中满满的对这两位弟子的同情。

那名站在前面的弟子犹豫一下,他也害怕,若这人真是什么院长,还是清字辈的,恐怕自己刚走出一步,就灰飞烟灭了吧。他手中的剑握了又握,有些犹豫,面上却还倔强着,甚至为了壮胆,故意大喊出来:“喂!那位冒充长老的,就你!你先来,胆敢称我们掌门师尊为同辈,就先拿你开刀!”

说罢便冲上来,剑身微微发出青蓝光芒,司檐嘴角有一丝笑意,原来是清莲院的人。当初清莲院的人最为嚣张,也是将他逐出天枢的主力队伍。

司檐侧身后退,像是故意要留出空间给二人施展拳脚。那名弟子虽嘴上强撑着,不免还是有些犯嘀咕,见这位魔修退开,他心中大喜,因为二人刚上山时,他就探出地上趴着的人根本没有什么灵气。

“看剑!”那名弟子大喊一声,剑尖直逼李贞枫的眉心,李贞枫惊慌失措,连忙后退,却不慎踩到衣角,没退几步便往后栽倒。那名弟子还不放弃,稍稍改变些攻势,剑尖仍旧朝着李贞枫的眉心,李贞枫心中大喊倒霉,他双手捂住自己的头,祈祷着寒朔能现身救他。

突然,天枢门某处冲出一道巨大的灵气,猩红似火,连着天枢的地基也受其影响剧烈晃动起来,让人根本站立不住。那道灵气冲向天空,像一道天柱,屹立于天地间。

司檐望去,他是知道原因的,面上没有一丝惊讶,甚至有些兴奋!他对地上依旧捂着双眼怪叫着的李贞枫调侃道:“师父还不快些起来,若是让掌门师尊看到师父这副模样,等师父恢复记忆,又要跟弟子唠叨上数月。”

李贞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听见一声巨响,还以为是寒朔“闪亮登场”,而且那名弟子手中的剑确实没落到他身上,正要睁开双眼感激涕零一番。

刚好,他的方向正好能看到那道“天柱”。

“那?那是什么?”李贞枫喃喃道。

那两名看守的弟子也从未见过这般景象,地面晃动得厉害,只得用剑插在地上稳住身子。面上透露着恐慌,因为他们知道,天枢门断断不会出现这浓郁的魔界气息。

司檐显然没多大兴趣,反而走过去将还在发愣的李贞枫扶起,突如其来的关怀反倒让李贞枫有些不习惯,连忙拒绝,我来我来,踉跄起身后又不得不抓住司檐的手臂。

“额,这地面晃动得厉害,借爱徒手臂一用......”李贞枫苦笑着。

那道“天柱”并没有因为周围不停飞去的灵气消退,反倒更加嚣张起来。司檐不禁冷哼一声嘲讽:“哼~看来这数百年,天枢门各院的实力没多少增长嘛。”

李贞枫傻傻看着李贞枫,又看向那道“天柱”,好奇问道:“那是什么玩意儿?好恐怖的样子!”

司檐冷笑着,“师父忘了,您下山之前,将你的剑留在天枢,并将其封印起来,刚刚灵剑感受到主人遇到危险,自然是想冲破封印,来到师父身边咯。”

“啊?”李贞枫惊呆了,照这架势,光一个封印就如此震撼,那等自己自己恢复记忆后,只需稍稍一跺脚,整个仙界还不得震上一震!

那两名弟子自然也能听到二人的对话,不约而同转过身看向李贞枫。

>>>点此阅读《魔修师父居然失忆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