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红尘执剑人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御剑熊猫

角色:

简介:少年存侠气,执剑入红尘。
郑文轩原本以为江湖之中只有刀光剑影,快意恩仇。
却不想这红尘万丈,又岂能少得了儿女情长?
当一个个绝代佳人出现在他身边时,他该如何抉择?
襁褓之中刻有名字的玉牌,左侧肩头神秘至极的印记,
一个惊天的阴谋围绕着他展开,他又该何去何从?
江湖路漫漫,你我相拥取暖!
PS:新人作家,希望能刻画出一个有情有义的江湖,希望各位读者多多支持,提出宝贵意见。

书评专区

花痕无伤:还行,能看

喜欢禾虫的烟波渡:感觉非常不错

不羡仙:不错不错,希望更新快点,还有美女全收,哈哈哈

红尘执剑人

《红尘执剑人》第6章 情愫暗生难自明免费阅读

郑文轩功力深厚,听力极佳,自然听到了云凝蓉身旁的妇人之言,却也没放在心上,更没想着去解释什么,误会了就误会了吧,有的时候解释得越多越容易愈描愈黑,到时候尴尬的还是云凝蓉。

郑文轩一介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又怎能猜中此时云凝蓉心里的百转千结。

他转头看见云凝蓉低头不语,脸红若烧的模样,以为她身子不舒服,这时恰巧赶到场中表演达到高潮,周围观众的呐喊喝彩声不绝于耳,甚是嘈杂,他怕云凝蓉听不见自己说什么,便伸头凑到云凝蓉的耳边问道:

“云姐姐,你没事吧,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此时的云凝蓉正为心中自己的想法感到羞难自抑,突然耳边传来一股温热的气息,紧接着便听到了郑文轩关切的话语,顿时心中一慌,下意识的向后撤了一小步,却因为重心不稳,眼看就要摔倒。

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揽住了她的腰,帮她稳住了身形,感受着腰间的充满热力的大手,云凝蓉的脸红得更厉害了。

出手的自然是郑文轩,掌中感受着云凝蓉柳腰弹性极佳的触感,鼻息之间亦是传来若有若无的幽香,这让郑文轩的心跳不禁快了一拍,虽然有那么一丝不舍,却也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在扶稳云凝蓉之后连忙松开了手,再次关切的问道:

“云姐姐,你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云凝蓉连忙调整了一下心情,却还是有些支吾的说道:

“我...我没事,可能...可能是有点累了。”云凝蓉连忙编了个理由,见郑文轩不疑有他,心下才舒了一口气。

听了云凝蓉的话,郑文轩拍了拍柳冰儿的小腿,说道:

“冰儿,你娘亲累了,要不咱们找个地方歇一会怎么样?”

柳冰儿虽是对场中的表演十分不舍,却还是心疼娘亲,说道:

“好吧,不过郑叔叔你要背着我走才行。”

听闻此言郑文轩调笑道:

“你个小懒鬼!真拿你没办法,搂紧我的脖子,我背着你走。”

柳冰儿闻言从郑文轩的肩头滑下,开心的搂住郑文轩的脖子,郑文轩则接住她的双腿,帮她稳住了身形。见此情景,一旁的云凝蓉却是斥道:

“冰儿,快下来,你郑叔叔已经扛着你看了半天的表演了,别麻烦你郑叔叔了!”

柳冰儿却是不依,搂着郑文轩脖子的双臂紧了紧,声音略有些低沉却执拗的说道:

“我不要,我就要郑叔叔背我,以前爹爹也总背着我出去玩,可是自从几年前你告诉我说爹爹出了远门之后,就再也没人背过我了!”

听了女儿的无心之言,云凝蓉怔立当场,不知说什么好,郑文轩见状赶紧打圆场说道:

“没事的,云姐姐,我粗人一个,有的是力气,冰儿这么轻,背多久都无妨的。”

柳冰儿童言无忌,不知自己一席话已经说到了娘亲心中最悲痛的地方,只听到郑文轩替自己说话,高兴得伸过头在郑文轩脸上亲了一口甜声道:

“郑叔叔你最好了!”

郑文轩看着身旁脸色黯然的云凝蓉,心中不由闪过一丝心疼,劝慰道: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生活还是得向前看,你也累了,咱们带冰儿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云凝蓉收拾了下心情,点了点头,便跟在郑文轩身后,但明显兴致不高,一路上闭口不言,倒是柳冰儿依旧兴奋的郑文轩背上指指点点,一会儿让郑文轩看看这,一会儿让郑文轩看看那。

不多时郑文轩便见到前方出现了一座二层的阁楼,侧面悬挂的幌子上写着“泉雅楼”三个大字,忽然想起这正是昨日谢通与他说起的泉城很有名的一座酒楼,便带着云凝蓉和柳冰儿走了进去。

三人在泉雅楼找了个有帘子遮挡的雅座,点了几个小菜后便一边喝茶一边等着小二上菜。

此时正值饭点,酒楼内人声鼎沸,客人不少。在郑文轩隔壁的雅座之内,正有三个武林人士饮酒谈天,只见其中一名腰挎长剑的蓄着短须白衣中年人举杯说道:

“两位仁兄,自上次一别,已有六年未见,今日与两位再会,也算一偿心中夙愿,我姜腾云我先干为敬!不知二位仁兄不在临安镇武司驻守,怎么有时间来泉城找我?”

与名叫姜腾云的白衣中年人同桌的,是两名身着黑衣孔武有力的中年汉子,最神奇的是两人的相貌几乎完全一致,赫然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其中腰挎钢刀的是哥哥关忠,背负双钩的是弟弟关义,因两人平日喜着黑衣,江湖人称“玄刀墨钩”关氏兄弟。

姜腾云与关氏兄弟都是七年之前镇武司刚刚成立之时招募的气海境高手,在镇武司当初针对江南匪患的行动中曾经并肩作战,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可惜在六年前江南匪患被基本肃清之后,关氏兄弟被朝廷派遣到临安驻守,而姜腾云则是被委任至泉城,所以这六年来一直缘悭一面。

“你还记得曾在江南为祸的魏氏兄弟么?”关忠反问姜腾云道。

“怎么可能忘,当初这魏氏兄弟也在清剿名单上,不过这两个畜生当初见苗头不对就消失了,怎么,他们出现了,你们二人是去处理他们的?”

姜腾云摸了摸下巴的胡须猜测到。

“他们的确是出现了,但是大概已经死了。”关义接过话茬沉声道:

“前几日北平府镇武司来信,信中说有一伙盗匪在劫镖的时候被镖局反杀,领头的两兄弟貌似就是魏家兄弟,因为我们兄弟二人曾经跟魏家兄弟交过手,所以被派去辨认下尸体,如果真是魏家兄弟,也算是了却了一桩旧案。”

“不过,据信中所说,被杀的两个匪首都是一剑毙命,而那个镖局的镖头不过是个气海境,而且身受重伤,我们兄弟二人和上峰一致认为现场应当还有一个神秘高手,并且是个至少通脉境的剑道高手,此去北平府也有寻找和招揽此人的想法。这件差使不是特别急,而且正好途径姜兄你的地盘,我们怎么能不拜访你一下呢?”

“原来如此,不过北平府成名高手不多,也没有用剑的啊,能是谁呢?”

姜腾云沉吟了一下,没找到答案,便洒然道:

“不谈这些了,来,两位仁兄,我干了你们随意!”

说罢他举杯饮尽了杯中酒,关氏兄弟自然不会落后,也随之一饮而尽,觥筹交错间,气氛愈发的热烈起来,可他们却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谈论的这个神秘高手就在隔壁。

郑文轩自然不会刻意的去偷听隔壁的谈话,不过就算听见了也会一笑置之,他可没有给官府效力的想法。

此时他正在专心致志地给柳冰儿剥虾,而云凝蓉看着吃得热火朝天的女儿,也调整好了心情,不断的帮着柳冰儿擦着嘴角。

云凝蓉看着可爱的女儿和一旁醉心于剥虾的郑文轩,一种久违的温馨感浮上心头,仿佛有一缕阳光穿透了内心的阴霾,照得心里暖暖的。

愉快的一餐很快就结束了,歇息了一会之后,三人便去柜台结账,掌柜的看了看云凝蓉和柳冰儿后对着郑文轩笑道:

“小伙子好福气啊,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媳妇,还有个这么可爱的女儿,以后有机会常来啊!”

听闻此言,云凝蓉羞红了脸急忙领着柳冰儿先一步出了店门,郑文轩则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却也没解释什么,掏出钱付给掌柜,嘴里应着“一定一定”,脚下却是不停,连忙追了出去。掌柜的看着脚下生风的郑文轩,摇头笑道:

“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腻得紧,一刻也分不开。”

郑文轩追出店门,发现云凝蓉并没有走远,而是牵着柳冰儿的手在泉雅楼门口不远处等他,脸上虽然还有着一丝红晕,但显然已经平复了心情。郑文轩走到云凝蓉面前挠了挠头道:

“云姐姐,我没想到掌柜的...”

“你还说...哪壶不开提哪壶,笨死了。走吧,我们领着冰儿接着逛吧。”

云凝蓉娇嗔了一句,连忙转移话题,看着云凝蓉娇俏的样子,郑文轩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随即反应过来说道:

“好,咱们走吧。”随即牵起了柳冰儿的另一只小手,一行三人顺着青石板道渐行渐远...

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一下午的时间转瞬即逝。等到傍晚郑文轩三人返回客栈之时,柳冰儿已经累得趴在郑文轩背上睡着了,将熟睡的柳冰儿交给迎上来的陈妈,郑文轩活动了一下略微有点僵硬的肩膀,云凝蓉见状,几分抱歉几分感激地说道:

“文轩弟弟,今天真是辛苦你了,冰儿她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云姐姐你不用客气,弟弟保护姐姐不是应该的么,再说我很喜欢冰儿这孩子,能带着她出去玩我也是乐意至极。”

郑文轩笑嘻嘻的继续说道:“云姐姐你也快去休息休息吧,今天估计你也累坏了。”

说罢他便转身回房打坐,周天运行间,那一丝疲惫很快便消失无踪了。云凝蓉毕竟是个不通武艺的弱女子,此刻的确是感觉疲惫异常,便也轻移莲步回到了隔壁自己的房间休息。

未及深夜,柳冰儿口渴异常,醒了过来,看到娘亲在灯光下对着手中的一条手帕静静出神,如果郑文轩在场的话,便能认出那正是自己拿给云凝蓉擦拭眼泪的那条。

“娘亲,我渴...”

柳冰儿的声音打断了云凝蓉的思绪,她连忙起身给柳冰儿倒了一杯水,柳冰儿接过水杯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双手捧着杯子低着头凝视着杯子中的自己,低声问道:

“娘亲,爹爹是不是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再也回不来了?”

云凝蓉愣了一下,不知该如何作答,只得轻轻“嗯”了一声。

“那让郑叔叔做我爹爹好不好?”

柳冰儿抬起头,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带着希冀望向云凝蓉,在她的印象里,爹爹是对她百依百顺,可以带着她到处玩的那个人,就像如今的郑文轩这样。

云凝蓉闻言大吃一惊,随即羞得俏脸通红对女儿斥道:

“别胡说,爹爹不能乱认,这种话以后不准再说了,要不然大家都会叫你小傻瓜的!”

云凝蓉庆幸没有第三个人在场,否则她估计自己就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哦,冰儿不当小傻瓜,冰儿不会出去乱说的。”柳

冰儿连忙应道,得到了女儿的保证,云凝蓉这才放下心来。过了一会,柳冰儿便再度睡了过去,只剩被女儿的话引起万千思绪的云凝蓉辗转反侧,夜不能眠。

>>>点此阅读《红尘执剑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