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最强家奴

小说:玄幻爽文

作者:风恋刀

角色:

简介:江家家奴江宁一次意外丹田被击碎,遭江家抛弃。
他从杀戮中走出,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可以没权没势,但不能弱,他立誓要成为真正的强者。
诸天星域,神帝主宰,
一介家奴,弑神屠仙。

最强家奴

《最强家奴》第6章 剑州免费阅读

“哈哈哈哈!”

“江宁,你死定了”,李风见状发出一阵狂笑,他眼中露出了欣喜之色,他一边抵抗着那大公进攻一边看着被长剑贯穿左胸的江宁。

“就你废话多,闭嘴!”大公鸡怒了,它向李风大吼一声,

接着,一股更加磅礴的气息从那大公鸡的身上喷涌而起,李风的脸色骤然一变。那是一股令他灵魂颤栗的庞大气息,这大公鸡什么来头,他不由得暗想着。

“轰”

大公鸡的身上流转着一股磅礴的气息,道道金光在它的身上疾速萦绕着,

只见它双翅一展,身影已然飞至了半空之中,它扬起双爪向李风狠狠的扑去,那双爪不住的变幻着,双爪越来越大,强大的压迫感瞬间弥漫而下。

李风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他发现自己的身子被定格住了,接着他的双眼里开始露出了惊恐之色。

“噗”

李风只觉自己前胸传来剧烈的撕痛,他低头一看,那巨形的双爪狠狠的插进了他的前胸,而他感觉自己的生机正在疾速流失,随后他的身子无力的倒下。

大公鸡身影一闪,来到了江宁的身边,它的眼里也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臭虫子,他会不会死。”大公鸡一声怒吼,声如洪钟响彻天际,

“死不了,快带他离开。”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大公鸡双爪一扒,将贯穿在江宁胸前的长剑拨出,它双翅一震,双爪再一次幻化成巨型大爪。它双爪一探,将江宁的身子抓住,随后它拍打着双翅提着江宁向那大山之巅飞去。

过了数刻时间,数道人影急急的赶到,为首的是一名锦服少年,只见脸色铁青目光杀意闪烁的望着地面之上那数具尸首。

“辰少爷,江宁逃走了。”黎刚眼中惊恐之色毫不掩饰,他低声向那锦服少年说道。

“想不到他居然恢复了修为,即刻下达追杀令,请江家所有高手,务必提江宁的人头来见我。”江辰眼里也流露出了浓浓的忌惮之色,此刻他的心开始有了一丝慌意。

“那我们现在还追吗?”

“先回族里,再从长计议。”江辰思索了数息时间,然后转身离去。

黎刚转头望着这惨烈的现场,不由得长叹一声,三名神蔵境的高手,就这样横死山中。那赵家、李家还有江家,各损失了一名神蔵境高手,此事恐怕无法善了。

江宁感觉到了自己的生机正在急速流失,死亡的气息越来越浓烈,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怕是要真的死了。

心里纵然有造成不舍,但是他也觉得已经值了,以命换命的打法,不是他第一次做了。

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他感觉自己慢慢的陷入了一片无穷的黑暗之中。然而就在他的意识快要完全消失之际,他又感觉自己的意识又开始清晰起来。

他感觉到了自己身处于一片虚无的星空之中,他看到了有无数道身影正在那片星空之中。他看到了一道伟岸的身影卓立于星空之间,在他的身边有无数道身影,而那星空之中出现了一张巨型的人脸。

“都是蝼蚁,诸天星域的蝼蚁们,战或是降。”

那张巨形的人脸俯视着卓立于星空之中数道人影,眼里不带丝毫的感情,仿佛他就是那星空的霸主,他就是主宰众生的神祇。

“域外邪魔而已。”那道伟岸的人影淡淡的说道,只见他挥出右手,右手化指向那虚空中的巨形人脸微微的一点。

那一指,将四周的星空化为了虚无,星空在那一指之下寸寸破碎,那一指凝着毁天灭地之威瞬间就没入了那张人脸中。

“嗞”,开始是一声轻响,

接着,“轰”,“轰”,“轰”。

那张巨型的人脸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一团团宛如烈日般的光芒从那人脸中炸裂而开。

“你们会后悔的。”

那人脸消失之前发出了如洪钟般的声响,声音滚滚不息,在众人的耳边萦绕着。

“宁尊,他们恐怕不会善罢甘休,还望做打算。”一道手持羽扇面容俊美的男子来到了那道伟岸的身影旁。

“只能死战了,那邪神的真身恐怕没有这快赶来。”那伟岸的身影平静的说道。

而就在那道伟岸的身影转身之际,那手持羽扇面容俊美的男子手里中一道黑芒狠狠的刺进了那伟岸身影的身上。

“柳扶眉,你……”

然而就在此刻,画面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江宁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却发现一种难以言语的困意袭来,最后那画面化为了虚无。而他的意识也在那一瞬间消失,生机已然消散殆尽。

在一处岩洞之中,一只大公鸡拍打着双翅,它的身影不住的在一名气绝身亡的少年身边走来走去。

“臭虫子,你是不是死了。”大公鸡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慌,它不住的问道。

“死了!”

“你不是说他不会死吗,怎么就死了呢,能不能救活他?”大公鸡全身的羽毛都炸了开般,它双眼一瞪凶狠的说道。

“不能!”

“臭虫子,你找死是吧。如果救不活他,本大爷定将你们太古一族灭掉。”

“……”

而下刻,大公鸡只见一股寒意涌传全身,炸开的羽毛根根倒竖而起。

“砰”,

空中一道无形的力量狠狠的击在了它的身上,而那大公鸡也被那股无形的力量给击飞。

“有种的将刚才说的那句话再说一遍!”一道森冷如霜的声音响起,

而那大公鸡不觉和打了个寒颤,“臭虫子,你发什么疯啊。他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他死了整……”

砰!

大公鸡的话还没有说完,又被那股无形而神秘的力量击中,这一击似乎更加重了,硬生生的将它击翻在地。

“臭虫子,你过分了啊!”大公鸡抖了抖身子不由怒喝道,

然而,空中那股无形的神秘力量又呼啸着向他冲击而来,

一声沉闷之响,大公鸡的身子又被击飞,那股神秘的无形力量看不见摸不着,大公鸡避无可避。

数道沉闷之声过后,大公鸡似乎老实了,它没有发怒也没有再说话。此时它身上已经散落一地鸡毛,虽然它怒意冲冠,但是它却不敢再说一句话。

此时的大公鸡狼狈不堪,身上更是一片狼藉,地面之上散落的鸡毛都可以做成一把鸡毛掸子了。

这时,一层白雾从已然气绝的江宁身上泛出,那白雾越来越浓,很快江宁的身子就被这白雾笼罩住了。

那无形的神秘力量再也没有继续攻击大公鸡了,

而大公鸡也是眼中露出了略有所思的目光,呆呆的望着白雾和白雾笼罩中的江宁。

白雾越来越浓,开始变得实质化了,最后白雾将江宁完全包裹住了,那雾气化作了一团巨形的白茧。

“不经死,又如何能够理解生的意义。”

那道清冷的声音又响起,而大公鸡而是一声不吭,双眼不离那巨形的白茧。

数日之后的一个夜晚,鸡爷依然感觉不到那白茧有任何的生命气息,就在它正欲询问之际。

“咔嚓”一声,包裹住江宁的那团白茧开始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痕,大公鸡三步并两步冲到了那团白茧旁。

裂痕越来越大,数息时间后,大公鸡听到“哗啦”一声,那笼罩住江宁的白茧破裂而开,化作了无数道碎片散落在地。

而此时的江宁也开始有了一丝微弱的生命气息,那气息越来越大,

此时,周边无数的灵气化作一个个漩涡向江宁的身上扑去,那些灵气尽数没入了江宁的身体之中。

灵气化作了一条条狂舞的巨龙萦绕着江宁四周,磅礴的气息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都向江宁狂奔而去。

大公鸡睁大着双眼,疑惑的望着这一切。

这大山中的灵气似乎受到某种召唤般,顿时风起云涌般向那山洞里涌来,灵气汇聚如雾般向江宁的身体里灌涌而去。

如此景象维持了数刻钟的时间,涌来的灵气开始变得稀薄起来,当最后一丝灵气没入了江宁的体内时,江宁睁开了双眼。

“感受一下!”那道清冷的女声再一次响起在江宁的脑海中,

江宁闻言一愣,他开始感受着来自身体的变化,他只觉周身充斥着更加磅礴的力量。周身百窍之中的气息更加精纯,而且他也在这一次鲸吸中成功的突破到了五品不息境,离那四品神蔵境只差临门一脚了。

而且他还感觉到自己的周身百窍中有一种忽隐忽现的线丝,那线丝微弱如无,但是他还是可以清晰的感觉得到。这是什么线丝,他心中不禁的疑惑着。

“这是先天蚕气,神蚕功法所化的先天蚕气,也可说是神蚕丝。先天蚕气与混沌之气,阴阳之气,玄黄之气并称为鸿蒙宇宙四大神气。”

“这有什么用?”江宁不禁激动的问道,

“你拥有先天蚕气太少,等数量多了再告诉你。”

江宁心中更是欣喜万分,虽然他不知道这所谓的太古四大神气是什么,但是他觉得这太古四大神气肯定是神级宝贝。

“鸡爷,你怎么好像哭了。”江宁的目光落在了那满身狼藉的大公鸡身上,他不由得调侃道。

“你欠揍!”

大公鸡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了江宁的身上,它的身法更快更狠,而且它身上的气息也更强更凌厉。

一人一鸡又在那岩洞之中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但是其结果就是江宁又是满身伤痕。只是他并不知道的是,他百窍内的那若有若无的先天蚕气缓缓的治愈着他身上的伤痕。

江宁跳上了那大山的山顶,此时一轮圆月高悬空中,

“嗷……”

江宁对着那圆月就是一阵长嗷,如天狼啸般的气势,滚滚如雷响彻在这大山之中。

随后,江宁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过了数息之后,

“嗷……”

一阵狼嗷声从那山中铺天盖地般的传涌而开,大公鸡听到那阵响彻云霄的狼嗷之声不禁的浑身一抖,接下来它周身强大的气息喷涌而起。

江宁的身子依然一动不动,他双目如炬望向那山下,

数刻钟之后,一头通体雪白的大狼出现在了江宁的视线中,那白狐的身后跟着无数道奔跑的狼影。

白狼领着一群狼从那山中向山顶呼啸而来,白狼的身影停在了江宁的身前。它仰起头对着那一轮圆月长啸,然后它迈着稳健的步伐来到了江宁的身前。

“我要离开这里了,你们多保重。”江宁蹲下了身子抚摸着那白狼身上的毛发,语气无比温柔的向那白狼说道。

“嗷”,白狼嘴里喷着白汽,眼里流露出了疑惑之色,它似乎在询问江宁。

“这里容不下我了,有时间我会来看你们。”江宁低声浅吟着,然后他的目光向那白狼身后的狼群扫去。

那些健壮的大狼并没有丝毫的敌意,纷纷发出低咽之声,似乎同样在询问江宁。

“谢谢你们,有时间我会来看你们的。”江宁的目光很温柔,他的脸上从来没像此时般宁静。

大公鸡立在江宁的身后,它似乎略有所思,下一刻,一道金色的光芒射进了那头白狼的眉心。

白狼对着江宁长啸不止,最后它转身缓步离去,一步一回头,而江宁此时早已经双眸噙泪,久久不语。

待狼群离开之后,大公鸡的身影这才落在了江宁的眼前,“接下来我们去哪?”

“剑州!”江宁双目一转,果断的说道。

>>>点此阅读《最强家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