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有一座鬼灵狱

小说:都市

作者:月渡九川

角色:

简介:你是否想过,午夜时分,镜子里的你是否是真的你。
你是否想过,你独自在家酣睡的房间,是否真的只有你。
你是否想过,灯光昏暗的羊肠小道,是否真的空无一物。
张网静待猎物的织女,月圆夜变化的狼人,寄生人体的恶虫,死后索命的厉鬼...
它们...真的都是假的吗?
一个充满鬼灵的世界,一个少年,在自己十五岁时,拥有了一座巨大的鬼灵监狱!
从此,他只身向恶鬼,双手为判笔。
“我判你...”
“有罪!”

我有一座鬼灵狱

《我有一座鬼灵狱》第6章 心田、树环、鬼灵学徒免费阅读

“所谓精神力,就是我们心中产生的一种心灵力量。”

“精神力的多少,决定着你们自己的精神力强弱,并且,每个人的精神力强弱从出生时便有所区分,有人强,有人弱,天生便如此。”

“精神力强大的人,对你们来说最直观的结果就是学习能力强,你们可能会遇到这样一种人,那就是明明看他们并不怎么学习,但是每回考试都能拿到好成绩。”

“这就是精神力强大的好处之一,这种人,他们不用费太大的力气就能记住应该记住的知识。”

“还有,精神力强大的人,注意力会更加集中,抗疲劳能力也远超常人,等等,诸如此类。”

说到这,王权再次敲了敲黑板。

“但,我要说的是,对于鬼灵者来说,精神力天生强大并不代表以后强大,弱小的也不代表以后弱小。”

“作为鬼灵者,在你们唤醒鬼灵的时候,你们的内心就会出现一个空无一物的精神世界和一个精神力种子。”

“这个世界,就叫做心田。”

“心田,顾名思义,就是心中的一块田地,用来种下你们的精神力种子。”

“当你们还是鬼灵学徒的时候,你们的精神力种子就会深埋在你们心田的土壤中,从那以后,你们要用你们的精神力日日夜夜的温养它,为它提供精神养分。”

“直到...这颗精神力种子生根发芽,在你们的心田中长成一棵树,拥有第一个年轮的时候,你们才从一个鬼灵学徒变成一个鬼灵者。”

“也是那个时候,你们才叫做‘一轮’境鬼灵者!”

说到这里,王权拿起讲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抿了抿嘴,吐出一口茶碎。

“老师,我有个问题!”

学生中,一位女生举起了手,吸引了整个班级的目光。

正是在张拓白课上抢着回答问题的那个单马尾女生,陈雨。

王权放下茶杯看向女生,细细观察了下,眼中闪过丝丝精芒。

“嗯...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陈雨站起身来,微微抬首道:“老师,我叫陈雨!”

王权思索了一下,点头道:“你有什么问题?”

陈雨道:“老师,您刚才说‘心田’中的精神力种子成为小树,长出第一个年轮才算是鬼灵者,那在鬼灵者之前的鬼灵学徒,是不是也有等级划分。”

王权颔首道:“对,你这个问题问的不错,本来我是想过几节课再跟你们说,但既然你现在问了,那我就干脆提前告诉你吧。”

他转身再次敲了敲黑板,指着黑板上的“心田”二字。

“精神力种子,是每一个鬼灵者的精神力核心,它具有成长性,需要鬼灵者用自己的精神力温养。”

“而在种子长成小树之前,精神力种子会在成长的过程中在身体上形成一个环状突起,这个环状突起,就叫做树环。”

“当第一个树环形成的时候,你们算是彻底进入了为以后打基础的阶段,也就是这个阶段,你们被称为‘一环学徒’。”

“而精神力种子在形成第九道树环的时候,这九道树环就会融入到精神力种子化成的树苗当中,催发树苗成长为小树。”

“这个现象,现阶段学术上被称为树环融合。”

“也是在这个时候,你们将成为一个鬼灵者,同时,‘九环学徒’又被称为准鬼灵者。”

“这下,你明白了吗?”

陈雨点点头,露出一个可爱的微笑。

“我明白了,老师!”

“嘶...”

坐在楚天然身边的夏平安从牙缝中深吸一口气,偷偷朝着楚天然挤了挤眉头。

楚天然看着他狰狞的表情眨了眨眼,完全没有领会他所表达的意思。

讲台上的王权见陈雨已经明白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嗯,你先坐下吧。”

“身为鬼灵班的学生,你基础打的不错,我能看出来,你现在的精神力已经相比于班上的同学们已经不弱了,是班上精神力最强的人之一。”

“不过,你也要戒骄戒躁,时刻保持谦虚。”

陈雨听到王权的话,心头猛地一震,惊异的环视四周。

她知道,整个鬼灵高一一班,只有她自己的父母都是鬼灵者,按理来说,她现在就是全班精神力最强的人。

可听王权的意思,难道班里还有人跟她的精神力强度差不多?

甚至...超过了她?!

压下心中的震惊,她有些敷衍的点点头,低头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此时,班里有着小一半的同学看到陈雨的样子,心里不禁涌出丝丝快意。

王权咳嗦一声,再度敲了敲黑板,继续讲解起课本上的知识来。

“把书翻到下一页,精神力认知的发展...”

很快,下课铃响起,学生们终于可以放松下来。

夏平安拿起桌洞中的水杯吨吨吨的喝着水,而双眼则瞄着走出门外的陈雨。

楚天然疑惑的问道:“你上课的时候朝我挤眉弄眼的什么意思?”

夏平安再次确定陈雨已经走出教室,放下水杯道:“还能是什么意思?”

“这娘们太能装了,不就是爹妈是鬼灵者吗,现在这个社会,鬼灵者又不是什么稀罕物,显摆什么呢?”

“真是,比我还能装!”

你丫最后那句才是重点吧!

楚天然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他对陈雨的态度没什么感觉,在他看来,陈雨是不是在显摆,跟他没关系。

他只要认真的过好现在的生活就好了。

“行了!”

夏平安摆摆手,“不说她了,你是不是又有尿意了,走走走!”

楚天然毫无防备的被他拽了起来,满是惊讶的看着拽着自己朝门外走去的夏平安。

我尼玛!

一个课间一趟,你小子是个漏壶是吗?

时间过得很快,在上完上午最后两节相对简单的普通科目后,艳阳高挂当空,树梢间的蝉鸣又嘹亮了几分。

楚天然和夏平安面对面坐着,低头正认真的对付手里的面。

“喂...天然。”

“怎么了?”

夏平安从碗口里抬起头,看着楚天然的身后,脸色微微有些凝重。

“怎么了?”

夏平安伸出筷子点了点楚天然的身后,说道:“那个是早上找你麻烦的胖子吧?”

楚天然顺着夏平安的筷子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早上讥讽自己的那个小胖子。

此时那个小胖子正几个人扎堆在一起,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楚天然,眼神中透着丝丝狠辣。

“是他,怎么了?”

夏平安道:“看他那个样子不像是在干好事,他下午放学以后不会找你麻烦吧?”

楚天然皱了皱眉头,没有回答,反而低头思索起来。

转念,他突然想起早些时候张拓白对他的那个承诺以及自己高危级的鬼灵等级。

一时间,这种麻烦事就皆为淡然了。

“没事,继续吃,来了也不用怕他。”

夏平安担忧的说道:“真没事?不行我让我爸晚上一块把你捎回家吧,你家在什么地方?”

楚天然脑海中闪过付清元的影子,连忙摇头道:“晚上我和别人一块回去,真没事,放心好了。”

下午就是他们举行唤醒仪式的时候了。

虽不知今后是什么样子,但终归不会像初中时那般受人讥讽,历经冷眼了,自己的人生,也就跟那个胖子一般的人即将拉开巨大的差距!

...

校长室

季为民正放荡不羁的坐在沙发上,盼着二郎腿,依着靠背,手里捻一根牙签,毫无形象的剔着牙。

若是有学生此时正在校长室,一定会把裤子都吓掉。

此时的季为民,可谓是毫无级部主任的形象。

“呲,老头...你就不能跟食堂说说,下次把员工餐的烧牛肉做的烂一点,每次吃都塞牙!”

而在季为民的对面沙发,正坐着一位衣着得体的男人,他顶着一头有些自来卷的及肩长发,鼻梁高耸,双眼深邃,若是让他冲着太阳,竟能发现在他的眼底,有些一抹游离的火红。

尽管是余夏,他依旧身着薄衬和西裤,就连在手肘弯曲处,都尽可能的抚平褶皱。

此时,韩天宇正满是嫌弃的看着季为民。

“季为民,你能不能注意一下你的形象,你看看你现在,哪里有一丝为人师表的样子?”

“呸!”

季为民吐出一口咬在嘴里的牙签末,不在乎的看着对面的男人,“韩天宇,你就是穷讲究。”

“老头又不是外人,我在这放松一下怎么了,你韩主任要是看不惯啊,早点朝老头子打报告,直接把我的级部主任给撸了。”

“你!”

韩天宇被季为民的浑话气的一时间竟有些哑口无言,眼底的火红流转都加快了几分。

“行了!”

坐在正座上的校长抬起双手压了压,止住了二人的争论。

“我让你们过来不是为了听你们俩吵架的,是来听听你们的意见的。”

“就在今天上午,天文台的罗盘转了,指针的方向是高一机械班和鬼灵班所在的教学楼。”

“天文台的罗盘可是收录了学校所有鬼灵者教职员工的鬼灵气息,平时根本不会有动静,而现在指针突然转动,说明现在学校里有陌生的鬼灵气息。”

“但这个范围实在是太大了。”

“你们俩一个教务处主任,一个高一级部主任,而且你们的鬼灵感知范围都不差,你们来说说,今天上午高一有没有什么特殊情况。”

听到校长的话,半躺在沙发上的季为民微微起身,抿了抿着嘴里的牙签,神色开始凝重起来。

这届高一学生一共有四百二十人,其中普通班的学生占了七成,其余的三成被鬼灵班和机械班瓜分。

两个鬼灵班一共六十一人,两个机械班为六十五人。

能引起学校天文台罗盘转动,那股未知的鬼灵气息至少有“二轮”的实力。

这对于一帮连鬼灵者还不是的学生来说是十分危险的,一旦出现什么差错,那学生们面临的是全军覆没的境地。

韩天宇低头沉思了片刻,试探性的问道:“校长,不如就像上次那样,请陈老出山,把鬼灵班和机械班那片区域搜查一遍?”

他们虽然感知范围能够覆盖两个教室那般大小,但是对于罗盘指针指向的方向范围来说,也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

指针只是指向高一教学楼的方向,同时也有可能是在教学楼同一条直线上的其他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的鬼灵就不如陈老的“洞鬼”好用了。

校长低头叹了口气,道:“我第一时间也是这样想的,可是这两天陈老请假不在学校,昨天他孙女生产,已经火急火燎回家看外孙子去了。”

韩天宇听到这个消息,脸上明显表现出了沮丧。

季为民低头不说话,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老季,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就是。”

季为民微微抬头看向校长,脸上布满着郁闷。

“老头,完了,陈老的外孙子出生了,我又要随份子了,可怜我这点工资,每天累死累活的。”

“说实话,老头,该给我长点工资了,不然随份子都快不够了...”

“季为民!”

坐在对面的韩天宇猛地一拍沙发扶手,瞪大眼睛怒视着季为民。

“咱们现在在讨论学生们的安全问题,你在想什么?!”

季为民无奈的摆摆手,道:“你急什么,学校这么大,单靠咱们两个找,找到猴年马月去?”

“要是发动鬼灵者教职员工,那学生们的课还上不上了?”

“要我说啊,现在就通知鬼灵班还有机械班的鬼灵者教职员工,加紧对学生们的监管,同时通知学校保卫科的老徐,提醒一下学校的巡逻队。”

“让他们加强一下巡查,尤其是晚上的时候。”

“等什么时候陈老回来了,咱们再进行搜索不就行了?”

听到季为民这番中肯的措施,校长脸上露出的满意的神色。

“嗯...不错,老季这些措施很好,看来让你当这个级部主任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那这件事就这样,这段时间加强对学生以及教学楼的观察,一切等陈老回来再说。”

坐在沙发上的韩天宇沉吟了一会,也觉得没有问题,朝校长投去了同意的目光。

见韩天宇同意,校长的脸上终于露出丝丝笑容,他重新依靠在靠背上,瞄了一眼书桌上的日历。

“等一下,老季...”

“怎么了?”

校长看向还在郁闷的季为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下午就是高一鬼灵班唤醒鬼灵的时间吧?”

“那个楚天然不是要在这里进行唤醒仪式吗?”

“你不会忘了吧?”

一瞬间,季为民双眼瞳孔微缩,整个人定格在了沙发上,犹如一尊静止的古典雕像一般。

半晌,他一言不发的站起来,缓缓转身,走向校长室门口...

坐在一旁的校长和韩天宇二人见状,相互对视了一眼,眼神中的情绪无比复杂。

白胡子校长伸出手揉了揉额头,他现在很想收回刚才夸赞季为民的话,刚才他真的太天真了!

自己怎么就被这货的表面假象迷惑了呢!

韩天宇也无奈的抬手扶着额头,无声的叹息着。

真的是,太造孽了...

>>>点此阅读《我有一座鬼灵狱》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