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医仙魔后:偏执魔王对我穷追不舍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风中啃月亮

角色:

简介:四大修仙世家之一的南宫世家嫡女雪容,婚后被自小疼爱的庶妹陷害,失去夫君、修为被废、仙骨被夺,一身如雪般细腻的美人皮被制成人皮画卷日日悬挂于庶妹和她夫君的爱巢!
临死前,南宫雪容刺穿自己的心脏,以心头之血立誓,定要让今日伤她辱她之人付出代价!
重活一世她成为慕容世家嫡女慕容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邂逅魔尊,复仇恋爱两手抓!
甜文、爽文、打脸、复仇、1v1、强强联手,相爱相杀、事业搞得风生水起、狗血HE

医仙魔后:偏执魔王对我穷追不舍

《医仙魔后:偏执魔王对我穷追不舍》第6章 忆前尘免费阅读

那是前世自己作为南宫雪容时发生的事情。

那时南宫雪容刚嫁入夏家不久。

北漠夏氏当时家中形势动荡,老家主夏晟霖刚死不久,家中子弟分为两派争夺家主之位,夏无心作为嫡出幼子,无论是修为、根基、威望、学识、担当都无法与他庶出的大哥夏无瑕相提并论。所说夏无心除了占了个嫡出的身份高夏无邪一头以外唯一比夏无邪拿得出手的便是娶了东海南宫氏家的嫡女南宫雪容为妻。

东海南宫氏家以剑法闻名天下,南宫氏家武学流派众多,其中家门绝学《南宫剑法》虽名字平平无奇,但剑法凌厉威力势不可挡。南宫家主南宫君临据说已将《南宫剑法》修炼至第八重,是当今剑道当之无愧第一人。而南宫雪容作为南宫君临的嫡女,更是根骨非凡修为了得年纪轻轻就已突破《南宫剑法》第六重。

南宫雪容虽是世家大小姐但毫无世家贵女身上矫揉造作的通病,经常提剑离家除魔卫道惩奸除恶,小小年纪威望颇高。因此,南宫雪容嫁给夏无心,除了带给夏家富可敌国的嫁妆以外,更重要的是让成为东海南宫氏家乘龙快婿的夏无心一时身价百倍顿时在家主之争中逆风翻盘最终夺得家主之位。

嫁入夏家的南宫雪容虽已为人妇,但除魔卫道之心未改。

南宫雪容嫁给夏无心的第二年,夏氏门人传来消息:漠北边陲圆天小镇有妖兽作乱,镇上居民找到了夏氏寻求帮助,夏氏先后派出几波精英弟子前去除妖,非但妖没除成,那些派出的精英弟子反而折损大半,可见那妖兽妖力不凡,实力强横!

“竟有此事?”南宫雪容皱着如雪峰般的秀眉,合上门人递来的手书。她自幼嫉恶如仇,平生最恨无端伤人性命之徒,年少时刻苦修行亦是为了让世间少一些不平之事,如今闻说夏氏庇护之地竟出现妖兽伤人一时心中气愤就要提剑前去斩杀妖兽。

南宫雪容虽生得一副雪肤花貌,冰肌玉骨不染凡尘的谪仙模样,性格却风风火火,想做之事片刻都耽误不得,当即倒提宝剑,跨上坐骑一路北上直奔事发之地圆天小镇。

她少年成名,剑法不俗,自然有几分实力,夏氏门人久攻不下的作恶妖兽被她三下五除二斩于剑下。

“就这?”南宫雪容从腰间掏出莹白如雪的鲛绡丝绢,细细擦拭配剑一边不屑地吐出两个字。

无怪乎这北漠夏氏名声不显,族中弟子竟连这种级别的妖兽都无法应对,着实叫人失望!南宫雪容无声吐槽道,心中暗想回府后定要夫君夏无心好生管束弟子顺便整顿府中弟子习武修炼之风,下次再遇宵小作乱方能不辱家门威风!

南宫雪容一边在心中草拟整顿方案一边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南宫雪容此时不过也是十七八岁,正是活泼好玩的年岁,自嫁入夏家以来,她就极少出门,此时见除妖任务圆满完成,时间又尚早顿时起了贪玩之心准备溜到附近的圆天小镇玩耍一番。

南宫雪容想一想的,思绪便从整肃门派发散到了别处:唔,之前听家中老太太说起过,那圆天小镇有四宝,分别为酸、甜、苦、辣四种不同风味的边陲美食,此番定要去尝尝鲜。

说走人就走,南宫雪容环视四周确认此地再无妖氛后随即一手捏决注入灵力,欲御剑而去。只见她指尖灵光闪过,一道精绝纯粹的剑气自她掌中窜出,倏地在半空凝成一道长剑幻影。南宫雪容见剑影已成,抬脚欲踏上剑影——

“嗯?”南宫雪容一怔,竟发现自己的玉足似乎被什么东西牢牢拽住,一时间竟抬不起来。

难道是那妖兽还未死绝?南宫雪容惊诧垂首,却见何来妖兽之影?只见一只苍白细瘦的小手正死死拽着她的脚踝。

“放肆!”南宫雪容柳眉倒竖,气得登时就要运功凝气将那不知死活的登徒子震飞出去。就在她准备释放灵力的瞬间,一张被血污覆盖着的小脸从泥泞脏污的废墟间扬起,一双形状极美却不带一点光泽的黝黑眼瞳绝望地直视着她,那人口中未出一言,南宫雪容却骤然反应过来——

是个孩子!

心念至此,南宫雪容立刻收回周身肃杀强悍的灵力,当即俯下身去查看那孩童的情况。

周身不见妖邪之气,心脉虚弱,气息微薄,浑身上下大伤小伤比比皆是。这竟是一个身受重伤的普通孩童!

南宫雪容探了这幼童的脉,再回头,却发现方才那一照眼的逼视似乎耗尽了这孩子周身气力,如今他双目紧闭,不知何时竟又昏死过去了。

“还好我及时收手,否则怕是会误伤稚子性命。”南宫雪容擦了擦额角的冷汗,伸出双手将昏倒在地的孩童抱在怀中,随后招来随身剑影,带着孩童一同登上剑影御剑而去。

此童伤势颇重,气息微弱,片刻耽误不得。南宫雪容一边惋惜自己的圆天小镇一日游计划泡汤,一边认命般地带着怀中重伤的幼童向夏府赶去。

彼时夏府门中弟子虽然武功修为平平,但夏无心在府中所养的医士却医术了得。叶苍苓据说年少时师从南域慕容世家的高阶弟子,医术精湛。此时他端坐夏氏大宅客房中,对南宫雪容慈祥笑道:“夫人不必担忧,这位小友身上伤势经老朽处理已无大碍,他心脉受损虽重,但日后好好调养慢慢也能将养回来,如今不过是气血两亏体力不支暂时昏过去了,待老朽一剂汤药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醒来了。”

“如此甚好。”南宫雪容以手抚胸,心中落下了一块大石头。

“我是在除妖之地发现他的,怕是我与那妖兽厮杀过程中没有留意周围环境,不慎伤到了他,实在是罪过。”

叶苍苓捻着须安慰了南宫雪容两句便起身告辞,为那孩童配药去了。南宫雪容此时在床边坐下,仔细端详起那孩子的脸来。

>>>点此阅读《医仙魔后:偏执魔王对我穷追不舍》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