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返1990:收割年代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床前白月光

角色:

简介:【数据流商业文,内容贴近现实】
重生怎样富得快,少说废话勤割菜。
重生干啥赚得久,后世啥火啥得有。
亿万富翁、妻美子孝的陈浩意外重生到1990。
这是一个劳苦大众心智初开、万恶资本刚刚萌芽的黄金年代。
人民善良淳朴、市场百业待兴。
说是机会遍地有点夸张吧,可是你看这茫茫的单纯人海,要是敢放到20年后,可不就是一片绿油油的韭菜地?
陈浩:“谢邀,人在韭菜地,刚下时光机,镰刀已备好......”

书评专区

重返1990:收割年代

《重返1990:收割年代》第6章 朋友免费阅读

医院里的急诊流程全走一遍。

王叔的头,最后还是被缝了2针。

即便其执意地省去了麻药的使用,可之前黑到的那300块钱,也还是被用去了小200块。

果然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然而,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因为那个已经蔫了一整个晚上,几乎都没怎么说过话的小希希,居然也跟着发高烧了。

“高烧39.8,白天淋过雨,晚上又受了惊吓,我建议还是先住院观察一段时间,不然恶化成肺炎或者是脑膜炎,后果会很严重......”

住院部里,陈浩抱着正在打退烧针的希希,回想起医生的话,心情无比地烦燥。

他还从没有因为钱如此发愁过。

希希的住院费,现在只付了100块的押金,可今晚那笔不义之财,却已经彻底被花完了,后续还要用多少,还是未知数。

“哎,都怪我,我白天就不应该带着希希一起去捡垃圾,也不该缝刚才那两针的,娃儿的烧退点了没?现在应该睡实了吧?”王叔陪在一旁,自怨自艾地叹着气。

“没事的,王叔,你先睡一会,这里有我陪着她就行了。”

陈浩心乱如麻地安慰到,其实他早在家里看到希希很蔫的时候,就应该该有所察觉的。

“哎,妞妞的住院费现在还没有着落,我这怎么能睡得着啊,要不就这样吧,你明天把我屋里那台老缝纫机拉去卖了,应该还能换个100来块钱,应该能应付一阵子......”

“别了,婶子就这么一件遗物,你放在家里也算是个念想,钱的事,我来想办法。”

陈浩十分笃定地回复到。

他倒是不缺赚钱的能力,可是现在时间这么紧,他又能有什么办法,无非还是去借。

可是谁又愿意借给他呢?

实在不行,就只能先把那辆倒骑驴给卖了。

第二天,陈浩一大早就开始挨家挨户的跑,把原主之前借过钱的、没借过钱的,全都借了个遍,结果无济于事。

最后,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了那些,曾经在他们家回收站工作过的帮工身上。

毕竟,大家还是曾经在一个战壕里,整理过垃圾的战友嘛,这点革命友谊应该还是能有的。

“滚,你特码的,谁他妈给你的勇气过来问我借钱?老子还没问你要你之前拖欠我的那三个月工资呢!”

“陈总,你就饶了我吧,你觉得,就我们家这情况,比你能强到哪儿去呢?”

“浩哥,抱歉啊,我弟最近娶媳妇......”

不借给你钱的理由有千千万,而借给你的理由,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真心把你当朋友。

只可惜,原主连特么一个真朋友都没有。

“现在我终于理解,二十年后那些刷屏的白条平台的好了。”

无奈地自嘲一声后,陈浩继续骑着车往下一家赶。

吴小六,是经熟人介绍,来陈浩家工作的最后一个小工。

实际只拿了他们家一个月的工钱,然后就因为原主的财务危机,帮他白干了三个多月,一直到回收站大火,陈浩的债主已经排成长龙了,那些拖欠的工资,自然也都是不了了之。

这种关系之下,与其说是‘战友’,实际说是仇人也不为过。

所以陈浩这次过来也没抱多少希望。

“浩,浩哥?”

小六家门前,吴小六正在和他家老爷子一起劈柴火。

老爷子本来并不认识陈浩,但是当他听到小六的招呼声,立马就回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六子,这就是拖欠你工资的那个王八蛋?”

“妈的,来的正好,正好老爷子我胳膊酸了,赶紧让这小子接替我劈柴火抵债。”

“爹,你在那胡说什么呢?”六子颇为不满地埋怨了一嘴,“都是自家的活,你要是累了就先去歇着,一会我替你干。”

陈浩尴尬地听着这些对话,心想这次估计也是没戏,还好老爷子只是让自己替他劈柴火,而不是他来劈自己。

不过,一旦一会自己说出是来借钱的,那可就不好说了。

“浩哥,你是来找我的吗?啥事?”

“我......”

看着小六那对淳朴而清澈的眼神,和旁边老爷子手里锃亮的斧头,陈浩有些欲言又止,但是想了想医院里还在等着用钱的希希,还是咬着牙讲道:

“小六,我闺女希希病了,现在急需要用钱,你看你能不能......”

“妈的。”还不待陈浩把话说完,另一边的老爷子突然就炸了,“老子以为你是良心发现过来还钱的呢,结果特么是要问我们六子借钱,真当老爷子我家是好欺负的呢?看斧......”

“爹!”

突然看见老爷子发飙,一旁的小六想都没想就直接拦腰将其抱住,随即立马向陈浩丢出一团东西来。

“浩哥,多了我也帮不了你,我身上现在就这么多了,你全都拿去,给孩子看病要紧,以后千万别让我爸单独和你碰上......”

陈浩惊呆了。

木木囔囔地捡起地上的那一小团,展开看了看,里头十块,五块、两块、几毛的加起来,零零碎碎地能有二十多块。

要知道,不同于90年代的中后期,90年代初期的时候,国人的工资收入还是很低的。

90年一个国企事业编的员工,一个月的工资也就七八十左右,外面打工的撑死三四十。

二十块绝对算是大手笔了。

只是,对于希希的住院费来说,仍旧是杯水车薪,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激的。

“六子,你这情哥记下了,等哥......”

“哎呀浩哥,你还等啥呀,赶紧跑啊,我快拦不住了!”

听到六子的话,陈浩这才意识到,面前还有一个拿着斧子的人,要劈自己,吓得连忙骑着倒骑驴跑路。

远远的,还能听到父子二人的对话。

“你个败家子儿,你放开我,你特么咋能胳膊肘子给我向外拐?”

“爹,人家是应急,情况特殊,我不能见死不救。”

“救你妈了个,草,我特么咋生了你这么个玩意......”

“......”

>>>点此阅读《重返1990:收割年代》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