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娇女护夫忙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半两禅心

角色:

简介:程昉,双亲宠爱,本当安宁一生。一夕家族覆灭,流落风尘。
萧景宸,贵为皇孙,本当登上皇位。怎奈朝堂突变,潦倒一生。
程昉一朝梦醒,立誓保护父母,保护家族。
程昉重生,萧景宸的人生从此改变。
一个为家族命运苦心经营,一个为自己命运四处奔波。
机缘巧合,萧景宸救程昉,却不知其实是程昉在救萧景宸。谁是救人者?谁又是被救者?
《萧史》记载:永和元年,燕王萧景宸,弃皇位,抛江山,携妻程氏,远赴海外,踪迹渺。

重生娇女护夫忙

《重生娇女护夫忙》第6章 人心不足免费阅读

程昉换好了衣服,又让吴夫人过了目,才在段妈妈的陪同下出了程家,随行的除了秦桑,还有青桔青杏。青桔负责程昉的茶水点心,水是段妈妈亲手做的蜂蜜薄荷茶。青杏负责给程昉打扇子,只是那扇子价值千金。

段妈妈见青桔带了那个珍贵的西洋透明玻璃杯,不禁蹙蹙眉。

“你们也太不省事,带着杯子做什么,万一摔了,怎么办?这可是五爷送给小姐的,只有这一个呢。”

程昉笑嘻嘻搂着段妈妈的脖子,哄着段妈妈转移了注意力,青桔这才松了一口气。

歪脖树胡同吴家,是吴夫人的娘家。四年前,程如圭被钦点了巡盐御史,统管两淮盐政。一年后,吴家举家来了扬州。吴家的意思是,程如圭一家三口,在扬州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界,吴家老爷子不放心,他们来帮衬程如圭。

其实哪里是来帮衬程如圭,吴家在金陵只是个不入流的,守着一个铺子勉强度日。当年程如圭从京城出外办差,在金陵城外被对手重伤,恰好被吴老爷子救了,程如圭在吴家养伤时,和吴家大姑娘吴英英两情相悦,程如圭伤好回到京城,禀明父母,八抬大轿从金陵娶了吴英英。

按说吴家的门楣八竿子也够不上程家的门庭,但是程如圭执意要娶吴英英,程家二老权衡再三,也就应了。

程家在京城是天子近臣,功勋之家,程家的子弟都身居要职。程家老爷子是天子伴读,程如圭更是被天子以子侄看待,年纪轻轻就是御前侍卫,常常被皇上委以重任。

吴家嫁出去一个姑娘,这算是一步登天了。

程如圭带着吴英英和福妞离开京城远赴扬州盐政使司上任,专程拐道金陵看望吴家老爷子和老太太,那些礼物什么的就不用说了。吴老太太在街坊四邻面前足足说道了两个月。

程如圭走后,吴家大郎吴迁看着眼热,巡盐御史,那可是个肥差啊。吴迁和吴老太太几番商议,觉得吴家不能总是在金陵不长不短的窝着,母子合力做吴老爷子的工作,终于让吴老爷子同意。程如圭任巡盐御史一年后,吴家举家来了扬州。

程如圭感念老岳丈当年的恩情,在歪脖树胡同置办了一个两进的院落,供吴家居住。还在盐政使司给吴家大郎吴迁谋了个不痛不痒的小差事,吴家就此安顿下来。如今三年过去,吴家在扬州的日子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背靠程家,吴家的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

但是吴家大郎吴迁总觉得程如圭是巡盐御史,整个盐政衙门程如圭一个人说了算,他这个差事太不起眼,油水捞得太不痛快。吴迁几次三番给大姐吴英英诉苦,但吴英英总是不搭腔。吴迁说多了,说得吴英英恼怒,吴英英索性三个月两个月不上吴家的门,吴迁和吴老太太很生气,暗地里骂吴英英嫁给程如圭就不管娘家的死活。

但是吴迁从来不敢把自己的心思暴露在吴老爷子跟前。吴老爷子性情耿直,当初来扬州就不愿意,此时若是知道他不满意盐政衙门的差事,肯定会让吴迁回家,他们吴家举家回金陵。

吴迁和吴老太太想不再想,只能忍气吞声。

话又说回来,程如圭是巡盐御史不错,但是他克己复礼,谨小慎微。每做一件事都会反复推敲。他这个巡盐御史是皇上钦点的,也就是专门为皇上办事的,他就是皇上放在江南这边的眼睛和耳朵。

伴君如伴虎,他们程家世代受皇恩,看似尊崇,但内里谁都知道不容易。程如圭曾祖父是先帝师傅,祖父和先帝一同进学,先帝幼年时进出程家如同回自己宫里,程如圭的父亲是天子伴读,皇上待程如圭如同自己的孩子。说白了,皇上和程如圭在一起的时间,比和自己的儿子们在一起的时间多得多。

正因为如此,程家才兢兢业业,从来不逾距一步。程家每一个人都明白,只有谨小慎微,认真办差,才能保住程家的富贵和前程。程如圭利用自己的便利给吴迁找事做,也是想不再想了,在衙门里筛选了无数次,才找到了一个不痛不痒的差事,这差事,不至于让吴家大富大贵,但温饱是解决了。

但吴迁不这样看,吴迁认为程如圭死脑筋,不会捞钱不会为自己着想,一天天憨憨傻傻就知道办差,眼看着那些白花花的银子从指头缝里流走,心疼死他了。扬州这地界,那些盐商们,还不都是看着程如圭的脸色说话。程如圭太不会做事了。听说上一任巡盐御史,只做了三年,离开扬州的时候,光家里的物件就装了三艘大船。再看看程如圭,十年了,屁都没有。

吴迁很不忿。他可是程如圭的大舅子,程如圭自己不想富贵,他想啊。他做梦都想。衙门里其他人哪一个像程如圭?人家哪一个不是腰包里鼓鼓的。

吴迁看不得自己家人过得苦巴巴,而别的人一个个腰包越来越鼓。他在吴老太太面前接二连三的哭诉,吴老太太找吴英英说了几次,把吴英英说烦了,当场撂下狠话,说吴迁若是觉得这差事不喜欢,就辞了差事,回金陵算了。

吴英英这番话一出来,吴家老太太和五吴迁不敢再说话了,但是暗地里,吴老太太和吴迁恨上了吴英英。

程昉的马车慢慢悠悠稳稳当当走在扬州的街道上,段妈妈搂着程昉,生怕马车颠簸伤到了程昉。段妈妈生了三个儿子,没有女儿,程昉在她眼里,比亲生的还要贴心。

“福妞怎么忽然想起来去歪脖树胡同了?上回从歪脖树胡同回来,福妞说了以后永远也不去了,怎么?这么快就忘了?还真是小孩子心性。”

程昉靠在段妈妈怀里,肉呼呼的小手把玩着段妈妈的荷包。

“昨天福妞不让三姨去康园。福妞担心三姨心里头不舒坦,所以今天去看看三姨。三姨整天往咱们家去,太辛苦了。福妞去了,就免了三姨的奔波之苦。再说了三姨一个待嫁之身,总往咱们家去,也不是事。正好福妞好久没有给外祖父外祖母请安了。娘病着,这些事都得福妞替娘担着。妈妈,福妞做得对吗?”

段妈妈心疼地搂紧了程昉。

“对,对,太对了,咱们福妞是这天底下最好的孩子,又有孝心又体贴夫人,咱们福妞啊,谁也比不了。”

在段妈妈眼里,不管程昉做什么都是最好的。

>>>点此阅读《重生娇女护夫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