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捡了个僵尸女儿,养成阎王爷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菠萝包好吃

角色:

简介:被老板坑害,丢了工作,走投无路的吴大天想寻死。意外进入一片森林,怪声不断,一位身处襁褓中婴孩救了他。从此,吴大天晋升奶爸。这小孩可不简单,不吃奶,吃恶灵。为了给女儿最好的物质条件,在凶险多怪的地方也要去。谁知,养着养着,怀里的小女宝成了阎王爷。有人要害我女儿?我打!有人暗恋我女儿?我打!胆敢动我女儿一根汗毛,我让你们永无葬身之地!

书评专区

我,捡了个僵尸女儿,养成阎王爷

《我,捡了个僵尸女儿,养成阎王爷》6、教学楼里的倒吊人影免费阅读

如同往常,吴大天在阳台摆了张躺椅。

今天阳光正好,他躺在上头,让光轻柔地抚摸他每一处肌肤,随便呷了口甜茶。

这就是生活啊。

平时工作没时间享受生活,现在丢了工作,存款没多少,却也活得自在。

小区门口,不少爷爷奶奶拉着小孩回家了。

小孩们蹦蹦跳跳,抓着大包小包的零食,他看见这些小朋友,不由得想起自己上学时,最期待的就是下课,这样就可以去买几块钱零食了。

忽然,吴大天转头,吴雅雅正在睡觉,如果以后她要上学,可能也是这样的场面吧。

想到这,他轻笑出来。

优哉游哉地度过了一周,路文华发来消息,“哥,我查到新地点啦。”

“发来看看。”

路文华发送了位置信息,是一所学校,名叫白鹭希望中学,据说这所学校曾是市里重点中学,不少有钱人愿意花大价钱送子女来读书。

这里毕业的学生,要么出国留学,要么国内TOP5高校随意选。

四年前,一个学期内发生了三起命案,都是从楼上毫无预兆地摔下来,当场死亡。

父母肯定不乐意自己精心培养的孩子就这么离世,一定要在学校讨回公道,查监控摄像头,问同学,都没有异常,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学校仍旧给他们赔偿,对于富贵人家来说,赔偿这点钱算得了什么?

都不比他们的子女贵。

路文华听吴大天说完了这所学校的事情,啧啧称道:“你知道还挺多啊。”

“教育的事情,谁不关心。”他扭头看了眼吴雅雅。

有人说,摔死的学生可能营养不良,或者出现了心理问题,学生的父母不认。

一是家里有钱,怎么可能吃不饱吃不好?

二是他们没给孩子太大压力,让他们自由生长,哪来的压力?

一时间众说纷纭,也不知道谁的言论正确。

这事引起了网友们热切讨论,有说学校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要是早点重视减压政策,就不会出现那么多起命案了。

有说父母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希望自己的子女更好,所谓青出于蓝胜于蓝,假如子女能力不行,肯定是不愿意接受的,于是不断逼迫子女上进。

这些父母最有可能说谎,歪曲事实。

还有人说学生抗压能力太差了,这么“卷”的社会,谁不一身压力,想要轻轻松松还是去往深山老林比较好,抗压能力强的人,才是最后的胜者。

不管过程如何,这些学生已死,无凭无据的推理不能让他们复活。

吴大天出发,有了前两场的经验,他相信自己这次同样能成功而返。

自从白鹭希望中学传出闹鬼的事情后,不信邪的领导和老师都重视起来了,为了后来的学生安全,他们不得已搬出这片校区,到了新校区后再没有命案发生。

校门由四座螺旋形石柱构成,顶上一方石块,其中一面用金色楷体大字写着“白鹭希望中学”。

“到了。”

吴大天进了教学楼,突然冒出一个念头:那些死去的学生最后在想什么。

如果是鬼怪所为,或许很想活下去吧。

他不是救世者,只是一位给女儿找食物的父亲,要是能间接为民除害,那他也高兴。

转角,有个轮廓透亮的人影,吴大天注意到时,轮廓变暗淡,之后消失。

他愣了半晌,“这回可是真的鬼啊……”

走上去,楼梯间发出笑声、玻璃珠子弹跳声,像看不见的孩子在这里玩游戏。

观音菩萨、如来佛祖,请千万保佑我,这辈子没干什么坏事,不要让鬼吓我啊。

吴大天额角流汗,到了楼顶,没有通向天台的门。

但是一张倒吊的人影和他面面相觑。

吴大天叫喊出来,脚步慌乱,“你是谁!”

人影消失了,他四下观望,没有再出现。

玻璃珠子的弹跳声传来,声音愈来愈大,靠近吴大天时倏不见声响。

就在他以为没事,那道人影突然站在他身旁。

“干,我现在就拿符咒消灭你。”

吴大天翻找在网上买的符咒,卖家说,他们家就是做灭鬼除灾的,符咒特别好用,遇鬼贴上去就会五雷轰顶,杀鬼很好用。

他伸手,符纸在人影面前轻飘飘落下。

“怎么不管用!”吴大天打算结束这事找卖家算账,告他们欺骗消费者。

人影嘎嘎笑,和他对视后,吴大天感觉天旋地转。

冷静下来,他和鬼怪的位置仍旧相反,这次他在天花板上,鬼在地下。

想到这,他腿软,跌坐下来。

“这鬼太强了啊。”

“哥你没事吧?”

“这鬼好难打,要不换个地方算了。”

吴雅雅喊叫抗议,好像在说“今天就要吃这个,就要吃”。

吴大天在天花板上爬着,鬼怪像壁虎一样爬到天花板上,扒拉他的腿,如同玩小虫子。

他最不喜欢被人当傻子玩弄,试图踹开鬼怪,没想到踹不开,而鬼怪能死死扒住自己。

它一动不动,指甲变长,扣进吴大天的腿里。

他啊啊地叫,别无他法。

伤口一寸寸变大,吴大天正遭受非人道的酷刑,他很气,但没办法,热血顺着大腿根流下来,滴到地下。

吴雅雅此刻挣脱吴大天的怀抱,他叫着:“宝宝,别乱跑啊,回来。”

女儿不听劝,向鬼怪爬去。

她捏住鬼怪,像捏着纸片,吃下去,每嚼一口,嘴里就嘎嘎响。

这吃的是炸饼?

吴大天愣神半天,等吴雅雅吃完,一切还原如初,他从天花板掉下来,随之掉下的还有方形金属物。

他觉得自己快散架了,路文华问他现在怎样了,吴大天说:“完成……了……”

“怎么有些不开心?”

“老子刚摔了一跤,估计快死了。”他闭上眼睛。

离开学校前,吴大天想,这件事在网上的讨论可能都对,也可能都不对,这些学生的确遇上鬼了,他们才会在光天化日下失神摔死。

已经不用再担心命案重发了,因为,吴大天已经成功解决。

吴雅雅锤打他手臂,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不满他把功劳全部归于自己。

回到家,他简单处理伤口,就沉沉睡去。

吴大天没遇上危及性命的伤不会去医院,他不想被医生问东问西和重点关注,解释起来很麻烦,索性小伤自己治,痛点也不算什么,男人嘛,忍忍就好。

过段时间,伤口没有发炎,除了结痂,没有其他不适症状。

他越来越喜欢这幅宛如新生的躯体了。

>>>点此阅读《我,捡了个僵尸女儿,养成阎王爷》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