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是狂二代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包头鱼

角色:

简介:【意境流武侠,无穿越、无系统】
【武者练心六道:无情,无我,无妄,唯情,唯我,唯心。】
武道之路,艰何巍巍,难何重重...
唯有炼心砺性,披荆斩棘者,
方能不断精进,攀登无上武道,一脚踏遍山河,一言定鼎世间。
然,修心之道,何其艰险?
能踏足其中者,百无其一,其余皆为凡俗。
能堪破重重迷障者,更是寥寥无几。
楚江,从他十六岁被父亲带回狂刀门的那一天起,
就注定了他的人生,将会与众不同。

我是狂二代

《我是狂二代》第6章 禁止习武免费阅读

“这!这两个!是父子!?”

李浩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和听到这荒诞一幕。

在楚天慕拔刀的那一刻,他真的以为楚江会死。

同时,也对楚天慕可怕的实力感觉胆战心惊。

那可是被冰封的河面啊,居然会因为收回手中的刀劲这个简单的动作,而震得层层裂开!

这一家,到底是什么人?

莫名的,李浩感觉有些后悔了。

早知道前路这么凶险,他宁可在冀东城中继续饥一顿饱一顿的混日子。

至少,没有性命之忧…

冀东城,距离狂刀门的山门只有一百多里路。是最靠近狂刀门的城市。

可以说,除了冀东城的城主府之外,狂刀门算得上是这座城市的半个主人。

当然,这对楚江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他现在烦恼的是。

需要怎么去走自己未来的路。当被雪万里点播之后,天性就注定充满离经叛道的楚江,已经决定不再忍气吞声、任凭楚天慕摆布。

他得去寻找自己的未来。

对他来说,最理想的就是带着自己老妈离开狂刀门。

但可惜,一个愿意为了心爱的男人忍受各种委屈16年的恋爱脑母亲,根本不可能会愿意和他离开那个男人。

平心而论,楚天慕对楚江的母亲也算感情真挚,16年来,依旧保留着大妇的位置,只为憋足劲当上狂刀门掌门,然后兑现承诺将她接回去…

这样的情况下,方瑜想要劝说母亲和自己离开,简直有点不自量力…

可是如果他独自离开的话,大家闺秀的母亲,又不是那几个武者小妈的对手。万一哪天矛盾扩大,说不定就会天人永隔?

这对于被母亲独自养大的楚江来说,是绝对不能忍的事情。

他同样不会天真地认为,只要自己离开前威胁几句,其他人就真的不敢动她母亲。

所以…

楚江觉得,有必要让自己母亲,看清楚楚天慕冷酷无情的真面目!

然后再带着她和小耗子离开该死的狂刀门,用自己的双手带着他们吃香的喝辣的!

少年人的愿望,就是那么天真…

哪怕脑海里时不时会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认知,也改不了楚江只是个16岁少年的事实。

。。。。。。

江湖传言,威震一方的狂刀门门主,和北域十大名城之一的,凌雪城城主第一继承人雪万里,在一座边陲小城外大打出手。

谁输谁赢,没人知道。

但是凌雪城和铁岭之间并不遥远,中间只隔了几个小势力。所以很多人认为,两大势力之间接下去很可能会发生激烈的冲突。

尤其是凌雪城现任城主已经垂垂老矣的时候,一些不服雪万里的人,偷偷来到狂刀门想要和楚天慕‘结盟’。

然后,楚天慕很高调地将那几个人的脑袋砍下来,邮给了凌雪城,指名道姓送给雪万里当礼物…

其余的一句话也不解释。

狂刀门门主,人如其名,就是这么刚,这么暴躁和狂妄。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

此时正在陪着一对母子,读书写字,陶冶情操。

而且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半个月之久。

楚江阴沉着脸地坐在下首位。

眼中满是抑制不住的狂躁。

看着眉眼微微含羞,又矜持地轻声给楚天慕念词,看着他挥毫弄墨的母亲。

楚江很想告诉她:母上大人,您老都30多岁的人了,别在孩子面前这副娇羞动情小女儿姿态,可好?

但这话,肯定不能说。这样他不仅无法揭穿楚天慕的真面目,可能还会失去自己的妈。

‘卑鄙!无耻!’

楚江有理由生气。

之前他回到门派之后,第一时间如实将自己被虐待,扔冰窟窿的事说给了母亲听。

这么残忍的事情,根本不需要添油加醋,就让她母亲惊地花容失色,眼泪巴巴。

楚江当时是心中发狠,宁愿母亲受一点委屈,也要将那个无情的男人揭穿。

结果,她母亲果然气愤的去质问楚天慕,怎么可以这么对待儿子。

但楚江不知道楚天慕给自己母亲灌了什么迷魂汤,她老人家回来后反倒数落了一顿自己不要心怀芥蒂,责怪父亲不负责任。还有说楚天慕为了尽快迎回他们母子俩吃了多少苦云云。

气得楚江差点当场暴走。

更过分的来了。

楚天慕大概是感觉正面降服楚江这个逆子的机会不大。又不能轻易打杀了事,于是出了个阴招。

那就是,不准楚江练武,转职读书学文!

并私下里让心腹转告他,除非服软,跪倒掌门大厅外,拿出足够诚恳的态度祈求父亲的原谅!否则这辈子就在狂刀门中安心当个废物!

这招可太毒了。

楚江母亲本就是不太喜欢打打杀杀的生活,一听儿子不学武不但不担心,反而感觉美滋滋。

这不能怪她。

书香门第出来的大家闺秀,根本不能明白,什么叫一入江湖深似海,没有武功头当碗。

或许是为了打消传言中,掌门不喜欢新回来的大公子的言论。楚天慕还时不时会抽出时间,陪着母子俩像现在这样,读写齐家。

但楚江知道,这个男人,其实是在用这种方法俯视自己。

他的每一个眼神,都在告诉楚江:我想拿捏你这不孝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别以为这是在欲擒故纵。楚江很清楚,这个狂傲的男人,是真的会说得出做得到,不介意会毁了他。

楚江本来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哪能受得了这种刺激。

当然是每晚偷偷躲起来,拼了命的修炼筑基篇。

虽说楚天慕不让他练武,但已经印在脑子里的东西,别人也拿不走。最多就是,楚江得不到每个筑基弟子都要用到的药物辅助。

所谓筑基,就是利用气血锻体。

天地间的元气,狂躁而无定。

普通人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元气的灌体。

即使通过服用珍惜灵药增加了相对温和的元气,一经用完,也无法补充和保留。

>>>点此阅读《我是狂二代》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