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第一权臣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梅溪先生

角色:

简介:百战沙场碎铁衣,匣里金刀血未干,边月随弓影,水寒风似刀。吾辈男儿当提三尺之剑以定四海。
吾辈男儿应为翩翩君子,温润如玉,心中有火,眼中有光!
时当少年,应与平庸相斥,走最凶险的路,将阳光洒满阴暗。
少年侠气,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

天下第一权臣

《天下第一权臣》第6章 真想烧死他免费阅读

景熙很不情愿的将云子嬴拉了起来,看似关心的拍干净他身上的灰尘,没成想直接被其推开,只见云子嬴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他娘的在房梁上多久了?!”

景熙不予理睬,大刀阔斧的坐到饭桌前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笑道:“差不多和你一同进府的吧,放心没偷看你家太子妃。”

“那样最好,给老子也倒上一杯!”

景熙闻言却将他的酒杯倒扣过来,手指在上面敲着表情十分不爽的鄙夷道:“我给你倒酒?我怎么觉得应该是你给我倒酒才对呢?“

“你放屁,老子现在是东宫太子,你一个右将军是不是应该给我倒酒!”

景熙点了点头又摸着下巴喃喃道:“天牢里关着的那位好像也是个二皇子,你说如果我在陈国......\"

一听这话,云子嬴当即就不乐意了,一拍桌子说道:“身为南国臣子,你居然心怀叵测,难不成想倒戈不成?”

“我是无所谓了,反正现在正被人逼婚,与其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不如投身敌国,指不定还能娶一个公主什么的,你说是不是啊,太子?”

“你!”

云子嬴看着大小一起长大的景熙死皮赖脸欠抽的那个劲头,也是涨红了脸,可终归是皇家子弟,那也是见过世面的!短短几息就克制住了,换做一声长叹,还就真的给景熙到了一杯酒。

“我知道你有气,可你也不能撒在我的身上吧,咱俩有一年多没见了,这一见面你就兴师问罪,我招谁惹谁了。”

景熙自然不是那糊涂不谙世事的人,可难不成你让他去找当今陛下直接发牢骚?这肯定是不成的,所以咱们这位太子爷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出气筒。

“说吧,你家老头子打算把那个娘们给我?”

“粗俗,好歹也是一起在南书房长大的,四书五经也背的滚瓜乱熟,怎么张口闭口就是这等腌臜之语。”

梅香楼外巡逻的侍卫经过,瞧见太子妃在四层楼窗上独自赏月,面色有些难看,而三楼也有灯光闪烁,众侍卫不禁纳闷,在太子府上当差也有些年头了,从没有听说过太子和太子妃闹个什么矛盾出来啊,今个儿这是怎么了?

“什么玩意,待议?”景熙嘴里嚼着花生米眼白都快翻出天际了,扯着嗓子喊道。

“嘘,小点声,可可应该睡下了。”

“你们父子俩可真行,玩我?赐婚于我,却连哪家姑娘都没定?”

云子嬴无奈的摊了摊手,捧起饭碗递给景熙,景熙接过他才继续说道:“我父皇的性情你是知道的,神鬼莫测的,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说先把你和你哥的府邸定下来,再商议你的婚事。”

“你也不用慌,就算真的要逼你就范,那也要年后才是,这还有俩月时间呢。”

景熙一皱眉头反驳道:“我怎么听你这话,好像这旨意我非接不可了?”

闻言云子嬴大笑了起来,拍着景熙的肩膀一板一眼的说道:“你可能会想尽一切办法抗旨,可是你们家那位恐怕就...... \"

\"他是他,我是我,哦~我知道了,你们家那位是怕我们景家功高盖主,逼我和景川留在京城,对不对?“

云子嬴瞳孔猛缩,微微一笑道:“照这个局势来看,确实如此。”

云子嬴并不想遮掩,这种事情明眼人一瞧就明白了,自古以来,武将功勋哪一个不被帝王牵制,只不过他父皇这手段着实不太高明,但却是极度的有效。

“屁!老子和弟兄们拼死把那个该死的二皇子抓了回来,你们就是这么赏赐的?”

“哎哎哎,别指桑骂槐的,都说了你冲我吼没有用,我现在啊,能帮你的就是帮你挑一个好点的府邸,其他的我就爱莫能助喽~”

云子嬴用拿筷子就要去夹菜吃,却被景熙直接掀翻了桌子,他也呆若木鸡的愣坐在椅子上,浑身打着哆嗦,后来也干脆的就手中碗筷一并甩了,跺着脚骂道:“景熙,你他娘的到底想干什么,是不是想把我这梅香楼拆了你才乐意?!”

“云呆子,”景熙蹲在椅子上拍着扶手情绪激动,“我告诉你,我宁死不从,把你们家那套耍猴玩的把戏收起来。”

云子嬴也被气的七窍冒烟,也学景熙跳到椅子上大喊道:”你眼里到底还没有君臣之纲,还知不知道上下有别!“

“那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朋友!”

此言一出,两人似乎都冷静了下来,云子嬴从椅子上跳下来,背着手长叹道:“景熙,咱都不吵行不,吵架解决不了问题。”

景熙把脸别到一边依旧蹲在椅子上,只不过表情舒缓了一些。

“我还是那句话,对于这件事情,我至多只能帮你求我父皇,让他下一道恩旨,让你自己挑选心仪之人,至于成不成的我不敢打包票。”

景熙沉默良久,最后抬起头来直视云子嬴道:“行,我是瞧出来了,今晚上就不应该救你,就应该让你被箭射死!”

云子嬴闻言挑了挑眉,他就觉得那刺客怎么可能自己从屋檐上掉下来,原来是他出手打落的,心里很是感激,嘴上却逞强道:“我也没让你救啊,别拿这个说事,赶紧回去吧,现在因为你,城门禁闭,出城的人都要严苛搜查。“

“我哪也不去,我就在你这太子府里躲着,你要是够朋友就让我在这里住上十天半个月的。“

“你开什么玩笑!”

说着云子嬴就拽着景熙往外走,可惜他的身手远不及景熙的灵活,景熙反倒一招擒拿反制住他说道:“反正我不管,我在这里的事情你也不许泄露,不然我可就真的一把火将你这梅香楼点了!”

“你敢!”云子嬴被反擒着,转过脸十分嫌弃,“你这小子是越发的不要脸了,哎,罢了,我依你就是了。”

闻言景熙松开手,便朝着榻下走去,只听云子嬴叫道:“干什么,这楼不是你睡觉的地方,跟我来!”

景熙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乐呵呵的跟了上去,在后院的一间规格看起来还不错的院子里停住脚跟。

“我就不进去了,你早些睡,还有,咳咳......晚上少出来,也尽量少进梅香楼,你现在最好深居简出。”

景熙双手放于脑后,打了个哈欠推开房门走了进去,瞅了两眼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来,扒着门框笑道:”行了,没你事了,退下吧,明早别忘了差人送饭来,我睡了,太子爷~“

景熙说完就把房门关上了,云子嬴站在门口尴尬的背手嘴角抽抽,他敲了敲石门旁的火把,真是恨不得直接扔向屋子,一把火烧死这个杂碎!

>>>点此阅读《天下第一权臣》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