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有读心术后,王爷发现自己是替身

小说:古言脑洞

作者:一芙当关

角色:

简介:【读心术+男主替身+追妻火葬场】世人皆道徐霁宁对淮王李琅一见钟情,死皮赖脸的跟在身后,不惜用卑劣手段逼他定亲。
就连李琅本人也是这样认为的,在他眼里,徐霁宁像甩不开的浆糊,自己对她只是利用,一旦目的达成,立马甩了这位碍眼的未婚妻!
直到北境小将军班师回朝,他看见徐霁宁眸子里从未有过的情愫,还有那张与自己七分相似的脸。
又猛然听见她心声:终于不用把对你的补偿放在李琅身上了……

有读心术后,王爷发现自己是替身

《有读心术后,王爷发现自己是替身》第006章 你还有哪些惊喜是我不知道的免费阅读

徐霁宁持着狼毫毛笔,坐于案前抄写佛经。祠堂僻静,檀香缭绕,没写几个字,困意袭来,眯着眼睛直打盹。

扶了扶额头,“红酥,帮我把染料拿过来,还有几张画纸。”

红酥依言照做。

画纸有半人高,为了方便徐霁宁直接把它平铺在地上,开始作画。

聚精凝神,状态瞬间比抄佛经好了几倍。一笔一划异常仔细,好似雕刻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红酥蹲在一旁,不敢发出动静。

大约到了日落西沉时分,一幅画也差不多作完了。

雪地里,少年骑着红鬃烈马,点点雪籽落在玄色大氅上,眉宇间意气风发,尽显将万里风雪踏在脚下的气概。

窗外一缕余晖穿过窗棂,树影斑驳落在画中少年身上,朦胧又飘渺。

红酥不禁脱口而出:“像活了一样。”

话音刚落,她立马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连忙捂住自己的嘴,眼神向徐霁宁瞟去。

后者没有什么大动静,低眉凝视画中的人,眼神复杂,半晌,伸出雪白的手,说:“把最好的朱砂拿过来。”

红酥依言照做。

徐霁宁蘸好朱砂,拿笔的手臂悬在半空,看准位置后,小心翼翼的在少年的左眼眼尾的位置点下一颗痣。

没有这颗痣,旁人会以为是李琅,有了这颗痣,旁人仍然会以为是李琅,只有知晓实情的人才知道根本不是李琅。

是徐霁宁的师兄。

“小……小姐。”红酥磕磕巴巴的说话,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顾公子牺牲的消息传来时,小姐一夜憔悴许多,茶饭不咽,瘦得跟杆子似的,任怎么劝都不听。

后来还是千机大师露面,和小姐谈了一下午,之后小姐终于肯吃东西了。

不过,有些东西也慢慢变化。比如,顾公子的名字几乎再也没出现在她的嘴里,她拼命钻研机关术,好像带入了顾公子的那份。

这一幅顾公子的画像极为传神,红酥担心勾起徐霁宁的忧思,又不吃不喝了。

徐霁宁把画仔仔细细的装裱,目光悠长的落在画中人气宇轩昂的眉眼上,也察觉到红酥的担忧。

故作洒脱的说:“听说,梦见一个久未见面的人代表正在遗忘,我画下来,就不会忘掉咯。”

她舒了口气,正要把画收起来,祠堂的门猝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夕阳余晖直直打在徐霁宁脸上,她眯了眯眼睛,往门外看去。

雨过天青色衣裙的年轻女子亭亭立于门外,一支和田玉制的梅花状步摇在妇人发髻上轻轻晃动。

即使站着不动,也不难看出是大家闺秀,身旁跟着两名丫鬟,看丫鬟的服饰也不是徐府里的,布料比徐府略差一些。

徐霁宁微微挑眉,慢吞吞的站起来,走到女子面前。

“长姐,你怎么在这儿?”

她嫁人后鲜少回娘家,更别说来看她这个不亲近的妹妹。

徐若芙不着痕迹的打量她,微笑道:“夫君设曲水流觞宴,听说妹妹勇敢坚韧,心灵手巧,想邀请妹妹赴宴。再者,我回来,也是想念祖父他们了。”

曲水流觞是文人墨客吟诗作赋的雅事,徐若芙的夫君是小有名气的才子裴子轩,设宴也不奇怪。

可徐霁宁从来没有被邀请过,不禁感觉有点奇怪。

她耸耸肩,拒绝道:“我才疏学浅,就不去丢人现眼了。”

徐若芙轻轻一笑,朝身边两个丫鬟使了个眼色,堆积如小山的补品立马摆到在徐霁宁眼前。

徐霁宁眼尖,发现补品里面,还有自己前些时候叫红酥拿去典当的一些手工机巧玩意。

怎么在徐若芙那儿?

正疑惑时,听徐若芙缓缓道:“我和夫君都对这些机巧玩意感兴趣,想借此机会请妹妹过去坐坐,不需要吟诗作赋,随意喝茶就好。”

徐霁宁右眼皮一跳,还有这等好事?在她印象中,徐若芙和她夫君都不是喜欢机关之术的人啊。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她没有马上答应,只说:“劳烦长姐亲自过来,可是我的腿……”

“也不需要妹妹常常活动。”徐若芙打断了她借腿伤婉拒的理由,“坐坐而已,况且,淮王也会去。”

“李……淮王也去?”徐霁宁以为像他常年征战沙场的人,最不屑于舞文弄墨,单纯疑惑一下。

在徐若芙眼里,便成了为淮王改主意的趋势。

她亲昵的挽住徐霁宁的手,“是啊,那便翘首妹妹赴宴咯。”

徐霁宁愣了一下,不是,她还没同意呢!就这样被安排了?

“长姐,我还没说答应呢。”

话音刚落,清风拂来,宛如一双巧手将收好的画卷铺陈展开。

画中翩翩俊美的公子瞬间引起徐若芙的注意。

她走过去,拾起地上的画,欣赏的目光流连其中。

徐若芙是嫡女,徐老给她请的京城最好的老师,琴棋书画什么都学,不说样样精通,审美的眼光是极为苛刻的。

徐霁宁生怕她再看,就发现画中人和李琅是两个人,上前忙不迭的收回画卷。

“随手画的而已。”

徐若芙啧啧称赞:“妹妹,画像上的淮王当真是俊美无双啊,没想到你画技也不错。”

“你还有哪些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徐霁宁讲画卷负手在身后,心想,画中人不是李琅算不上惊喜?

“没有没有。”她低声说。

徐若芙回应一个了然的眼神,说:“你瞧瞧你,当真是思慕到淮王到了极致,竟睹物思人。你虽嘴上不说答应,但心里肯定是十分乐意的。”

徐霁宁:“我不是我没有。”

徐若芙完全不听她的话,自顾自的说:“后天,正好是你出祠堂的日子,我在城郊浊溪亭等你。”

徐若芙心满意足的离开,心道总算完成临出门前夫君的交代。

也不知出于何种缘故,皇商赵家的赵煦指名要徐霁宁前去赴曲水流觞宴,夫君以往又承过赵煦的人情,邀请徐霁宁的任务就落在她头上了。

徐霁宁小心翼翼的展开画卷,确认没有收到损伤,长长松了口气。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让红酥前些日子卖的小机巧东西被赵煦盯上,自己也被盯上了。

>>>点此阅读《有读心术后,王爷发现自己是替身》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