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总裁,您的小娇气包是全能大佬

小说:马甲

作者:浅月微久

角色:

简介:秦致深知道自家媳妇儿娇气,一直宠着护着,若有人敢说她半句,下场绝对很惨。却不知在他面前是个娇气包的她,在其他人面前是只老虎。有天他发现了她多个马甲,打算跟她算算账:“顾桑桑,不打算解释一下吗?”“他们逼我做老大,我什么都不会。”顾桑眼眶一红,委屈巴巴的抱住他。秦致深心都被她哭软了,哪还顾得上算账。众人齐齐控诉:“胡说,我们都是你教的好不好!”秦致深瞬间变得危险。众人哭。老大不做人。老大男人不是人!

书评专区

总裁,您的小娇气包是全能大佬

《总裁,您的小娇气包是全能大佬》第6章 背锅乔特助免费阅读

“谢谢。”秦致深淡淡的一句。

顾桑鼓着腮帮子。

谢什么谢啊。

笨蛋。

看着两人手牵手的样子,温希唇角微微一笑,搓了搓手:“能将你外套借给我穿一下吗?”

“怎么了?”秦致深微微侧眸,低沉的嗓音带着磁性。

“风挺大的。”温希唇角含笑,礼貌而不失优雅,“有点冷。”

顾桑扬了扬脑袋。

深深要是敢将衣服给温希穿的话,她回去绝对会好好收拾他一顿。

此念头刚刚冒出来,就看到秦致深在脱外套了,周身都散发着一股子矜贵气质。

温希冲着顾桑笑了笑,那样子,看不出来是个什么神情。

顾桑深吸一口气。

垂在双侧的拳头紧紧捏起。

下一刻。

秦致深温柔细致的将西装外套就套在了她身上,衣服上还有他好闻的味道和温暖的温度。

“谢谢提醒,你不说我都没注意到你们女生穿的比我单薄。”秦致深一如既往的温柔,语调轻缓又好听,“你去里面更衣室取一件吧,那里准备的衣服挺多的。”

温希:“……”

顾桑:“……“

顾桑感受着温希的视线,故意跟秦致深说着:“你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待会儿冷着她怎么办。”

她可是你白月光。

你不怕她冷生病了吗?

秦致深抬手捏了捏她鼻子。

“你干嘛!”顾桑凶巴巴的一句。

“自己的鼻子都凉成这样了还有心思管别人。”秦致深还想着顾董事长的事,牵着她的小爪子离开,“乔特助的车来了,先上车。”

“哦。”顾桑乖乖跟上。

温希并没上去取衣服,见秦致深带着顾桑上车后,眼眸里浮现了些许笑意。

车上。

乔特助看到顾桑也在时,言语间多了几分意外:“顾小姐找到了?”

“嗯。”秦致深淡淡的一声。

顾桑圆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脑子里想着秦致深甩锅给乔特助的事儿。

她还没问。

乔特助就开始了死亡之旅:“律师已经约好了,明天中午会来公司谈财产分割。”

“什么财产分割?”顾桑被这话吸引了注意力。

“总裁打算多给你一些分手……”乔特助丝毫没意识到气氛的不对劲儿,一个劲儿的说,他还以为秦致深让他们找人是为了找到之后分手的。

“乔琛!”

秦致深低喝一声。

乔特助顿时止住声音,轻咳两声假装自己刚才什么都没说。

顾桑扭头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人,质问出声:“你还是要跟我分手?”

“不是他说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好不好。”秦致深不想她误会,更不愿看到她红了的眼眶。

顾桑小拳头已经捏紧:“你说。”

“这个事情是乔特助耳背听错了。”秦致深说的极为耐心温柔,跟在外面雷厉风行的样子丝毫不像,“我说的是跟律师谈,把我名下的一下财产转移到你名下去,不是分手。”

耳背乔特助:“……”

顾桑委屈巴巴:“你这不是还是要分手吗?”

“不是分手。”秦致深再一次解释,深黑的眸子里全是温柔,“你平日里不爱花我给你的钱,我想着把那些东西转移到你名下,这样就是你的钱,你就可以去买买买了。”

“女孩子不都爱买买买吗?”

顾桑听他这话,知道他不是真的要分手,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你的不也是我的吗?”

”是,你的是你的,我的还是你的。”秦致深耐心哄着自己的小家伙。

乔特助开着车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从未想过。

自家霸道冷酷做事果决的老板,在谈恋爱的时候竟然是这个样子!

果然那句话说的没错。

不能用日常生活来评判一个人是什么样的。

“乔特助。”顾桑忽地叫了他,嗓音带着几分清冷。

乔特助浑身都是鸡皮疙瘩,仍旧礼貌性的问:“顾小姐请说。”

“深深跟我说,你想跟你女朋友分手,然后拿了我跟他的名字起草了分手协议。”顾桑就是气不过这狗男人跟她分手,最重要的是他还不承认,“这事儿做的是不是有点不道德。”

秦致深:“……”

乔特助被问的一头雾水:“我什么时候……”

“咳咳。”秦致深忽地轻咳两声,深黑的双眸里是让人捉摸不透的深意。

乔特助听到了,也透过后视镜看到了自家老板的神情。

一瞬间。

他什么都明白了。

“你说那个啊。”乔特助为了工资和奖金,心甘情愿把锅给背了,“我跟我女朋友正吵架,就想着给拿一份分手协议吓唬吓唬她。”

“这样啊。”顾桑怎会没看到两人之间的小动作,只是装没看见罢了。

乔特助心还有一点忐忑,故作镇定的:“嗯。”

这事儿。

顾桑之后没再提。

但她心里始终有一个疙瘩。

她在其他方面自信,做事果决,从不拖泥带水和畏惧,可在感情这件事上,她没那么洒脱。

从帝都回江城的飞机上她在想。

到了江苑别墅跟秦致深坐在沙发上休息她还在想。

如果当时她没有比他先开口说分手,没有那五千万,没有被顾墨拉着不要联系。

是不是就已经分了。

“想什么呢?”秦致深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言语间带着宠溺的温柔。

顾桑立刻压下心中的心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在想你跟温希过去都经历了什么,看你们的关系,好像挺好的。”

“小时候是邻居。”秦致深是个大直男,有些话压根听不出言外之意,“后来小学,中学,大学都是在一个学校,大多时候都是若枫跟她玩儿。”

更细节的事他已经记不清了。

或者说那个时候除了学习和钻研,其他事都没怎么在乎。

“这么说来青梅竹马。”顾桑抬眸看过去,眼眸里多了点小情绪。

秦致抬手轻笑一声,胸腔里发出来的声音闷闷的好听:“你语文怎么学的,自幼亲密玩耍,陪伴长大的才叫青梅竹马,用来形容她跟若枫倒更为恰当。”

“哦。”顾桑心不在焉的。

>>>点此阅读《总裁,您的小娇气包是全能大佬》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