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高考暑假后:我在农村种田卖瓜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花玉石

角色:杨潇 杨国忠

简介:杨潇高考成绩一塌糊涂。
非要上大学?非要离开农村?
非要在城市里磕磕绊绊?
天下农人一茬人!
杨潇决定,老老实实种田务地当农人。
听懂狗子说话,没人知道。
捂着一箱黄金,没人知道。
当村长做地主,是为大家谋幸福啊!
生为农人,不离土地,人生一样豪横!

高考暑假后:我在农村种田卖瓜

《高考暑假后:我在农村种田卖瓜》第6章 明天去县城一趟免费阅读

黑色铁箱子抱进怀里,往自家瓜棚跟前走。

脚底下,两只狗娃子吱吱呜呜。

“咦?你俩要跟着我?你们狗妈呢?”

杨潇转身看沙窑口,狗妈已经不见了踪影。

喊一声:“喂?这就扔下它俩不管了?没道理啊!”

四周没了狗妈身影。

“哪有这样当妈的狗!”杨潇抱怨一句。

揪起两只奶狗,一个肩膀上放一只。

“抓好,别掉下去!”

“你俩断奶了没?”

“你俩吃馍馍不?”

“你俩不会只要肉吃吧?”

“怎么不说话?不会说?”

这两只奶狗刚满月,不会说话也正常。

正常情况,这时候走在黑漆漆的河湾里,什么都看不见。

但杨潇看远处的石头,白色灰色蓝色,一清二楚。

看骆驼蓬,泛着蓝光。

看狗尾巴草,扎芒一大片。

看见埂子边嗖嗖乱窜的田鼠。

看见一只灰色蝮蛇。

夜视眼!

怀里抱着几十斤重的铁皮箱子,肩膀上趴着两只狗宝,回到自家瓜棚前。

杨潇将两个狗崽扔瓜棚里,箱子放到地上。

摸到箱盖缝隙,使劲儿掰,掰不开。

铁锨头拿过来,在缝隙处撬,撬起来茬口,再使出吃了五碗面片,六个大馍的力气,箱盖子揭起来。

黑乎乎一层干泥巴。

扣开掩在上面的黑泥,一抹金光溅射。

杨潇猛一下把黑色箱盖合上。

深呼吸!

再深呼吸!

千万不能惊慌。

神魂不能飘出去拽不回来。

和狗妈说话,何等惊世骇俗,这都能坦然接受。

一箱子鬼知道是八十年前还是一百年前的金条,就接受不了啦?

有什么大不了!

在银行防弹玻璃柜子里见过,梯形长条,一块有一斤重。

再深呼吸两口,站起身左右看看。

虽然是黑漆漆的夜晚,但杨潇眼睛看出去,远远对面的山顶上,泛着淡蓝色的骆驼蓬野草看得一清二楚。

那片谷子地里的谷穗头子,也看得一清二楚。

没看见有第二个人,方圆五里没有别人。

有两只狗崽,自己人。

不是,自己狗。

再慢慢打开黑色箱盖,手伸进去,拿出一根。

沉甸甸。

上面的黑色泥巴用手掌擦掉,金灿灿耀眼。

没有标志性印记。

“狗妈,你也太大方了吧?不就让我照顾你的两个狗崽子吗,用一箱子金条付酬金?”

杨潇确认,这一箱子金条足有五十斤重。

一根二十多万,五十根,一千多万。

一千多万……

杨潇转身,把自己飘出去的神魂一把拽回来,按进身体里。

骂一句:“你就这点出息?好歹十八岁成年人!”

深呼吸!

再摸摸胸口!

杨家湾杨国忠儿子杨潇,有五十根金条,粗略估计一千多万!

杨潇感觉口渴。

老妈做的那一锅面片,是有点儿咸哈。

瓜棚里有一塑料桶凉水。

杨潇提起来,咣咣咣就往肚子里灌。

一口气喝干了。

当务之急,这一箱子金条该怎么处理!

被别人发现,被爸妈发现,不是让他们高兴的喜事儿,是灾难性后果。

先埋起来。

杨潇拿起铁锨,在瓜棚旁边挖坑。

挖坑的这个地方,在十米高的土坎边,河湾里的山水漫过来的时候,会把这里冲刷塌掉。

“不行,箱子不能埋在这里。”

扛回家,埋在自家房背后菜窖里。

给两只小狗崽安顿一句:“看好咱家瓜地,我去去就回。”

杨潇扛起黑箱子就往家跑。

夜视眼,脚下的路看得一清二楚。

因为吃了五大碗面片加六个馍馍,又喝掉了五斤凉水,扛起箱子跑起来脚下生风。

五分钟就跑回了家。

屋后的菜窖,已经荒废掉几年了。

杨潇跳下去,一顿狠挖。

埋掉之前,做个记号,证明是杨潇埋的箱子。

从菜窖爬出来,回屋里找到杀鸡刀,再跳回菜窖,在箱盖里侧刻上一行字:2004年7月18日,杨潇埋宝藏于此!

拿出来两根,藏在柜盖底下。

明早去县城。

心里惦记着两个狗崽子,要是被路过的人偷走,那就麻烦了。

狗妈来找儿子,找不见,还不把他吃了?

撒丫子往后山瓜棚里跑。

张家表叔爷在河湾里走,黑漆漆的夜,他认不来飞跑的人是谁,问一句:“谁跑这么快……”

表叔爷的问话还没完,杨潇已经跑出去老远。

跑到瓜棚跟前,看见两只狗崽在瓜棚里叠罗汉打闹。

杨潇又觉得肚子饿。

没道理啊!

馍馍再吃一肚子。

“狗崽你们吃不吃?”

它俩不吃,看都不看一眼。

杨潇边吃馍馍边说:“咋的?你俩吃肉?”

明白了,狗妈给它一箱金条当报酬,是为了给两个狗崽子卖肉吃。

“喂,你们狗妈把你俩托付给我,忽然不见,它是有多重要事情要干啊!”

“话说回来,一个流浪狗妈,不好好照顾孩子,能有什么重要事情干啊?”

“喂,你俩别玩了,跟我说话啊!说说你们狗妈神神秘秘的是怎么回事儿?”

它俩不理主人,他俩是不饿。

狗妈把他俩奶饱,托付给杨潇,然后跑了。

馍馍吃得杨潇噎嗓子,可塑料桶里的凉水喝完了。

进瓜地里,夜视眼看过去,最大的一个西瓜已经八成熟。

就着馍馍,把十斤重的西瓜一口气吃完。

一道电灯亮光照过来,是他爸。

杨潇赶紧把两个空瓜皮扣在一起,掩在瓜秧底下。

“爸,你不是让我看瓜守夜么?我守好了,你还来干什么”

杨国忠用异样的眼神看一眼儿子,问一句:“你敢守一夜?”

“有什么不敢,我都十八岁了。”

两只狗宝冲杨国忠呲牙,护卫领地。

他爸问:“哪儿掏的狗娃子?”

“对面那口沙窑里,养大了给咱看瓜。”

他爸眼睛瞪圆问道:“你进那个沙窑去了?那只恶狗不咬你?赶紧送回去!”

“爸,它不是恶狗,它同意我照顾狗崽子的,以后别拿石头砸它!”

他爸骂一句:“胡扯什么!赶紧把狗崽子放回去。”

“大狗跑了,狗崽子会饿死的,爸,给我一百块钱。”

“要钱干吗?”

“我明天去县城一趟。”

“你妈身上有钱。”

杨潇嘀咕:“真是的,我今天给你讨回来五千块,你还不给我一百块零花?”

>>>点此阅读《高考暑假后:我在农村种田卖瓜》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