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蛮荒记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天下农庄

角色:石五 石爷

简介:【洪荒、无敌、异世界、诸天万界、女主、不后宫、灭世】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
一眼一惊艳,一步一沉沦。一念一场梦,一世等一人。
盘石一人一斧,搏击九天上,只为今生等一人……

书评专区

城南小陌又蓬春:非常好看的书

和约的蒋糖:加油加油加油!奥利给

夜猫猫啊:主角没啥特别突出的能力还作死装逼得很,每次都把自己搞死,次次靠别人来救,碰到修成人形的灵药,还什么第一个玩伴!没过几天为了私利就把人家当药吃了,还美名其曰什么永远是我心里的朋友…扯淡得很,天天作死等运气救也没主角啥事。

蛮荒记

《蛮荒记》第6章 大丰收免费阅读

“还有好几头……”听了石五所述.

一向镇定的老人不由激动万分,说话的声音都带了颤音。

不激动不行啊!这几头独角犀带回族中,不仅能解石族缺吃少穿的燃眉之急.

还能添置几柄镇族利器。要是兽潮之初石族能有几柄独角犀之角打磨成的利器.

也不会凄惨到灭族的程度。

人族能成为万灵之首,其中一条就是能利用工具.

可因限制,也只是简单利用罢了,且和万族相比,身体羸弱的先天不足.

也是让莽林各部族步履维艰的原因,这就更凸显了工具的重要了.

如果有利器相傍,狩猎时自然便利多多.

否则,就如石五的石斧一般,看似锋利,遇到一般野兽还尚可.

一旦遇到怪鸟这级别的,即使有再大的力气,也只能徒叹奈何,结果自然只剩待宰的份儿。

“这边……”老人见天降福缘,自然要跟过去看看,幸好石五说的所在不远,也就几步路的事儿。

“这是……”老人面前出现丈许直径的一个石洞.

就在崖下,幽深不知凡几,让老人呆怔的不是这个黑黝黝的大洞.

更不是还不见踪影的独角犀,而是横陈洞旁莽丛中之物.

殷红似血,皱巴巴的,显然是刚褪下来的血蟒之皮,铺陈在地上,足有五尺之宽.

可见这血蟒之巨,能生吞独角犀也就不难理解了。

古有“贪心不足蛇吞象”之说,虽为喻贪心之辈.

也说明了蛇类的凶险恐怖,一条小蛇都有吞巨象之心.

如此巨蟒,捕猎独角犀也就能理解了,老人心下庆幸.

幸好如此凶物已经不在,否则,他们哪够人家的一碟儿菜。

老人望着眼前的蛇蜕,更是激动,这可是血蟒之蜕,是制作护甲的圣品.

如果以这蛇蜕制作护甲,不仅轻盈若无物,更是坚韧无比.

蛇蜕上那一层细密的红色蟒遴,据说一般器物可是难伤.

虽不敢说刀枪不入,但相去也是不远。突然遇到这样一件巨宝.

老人已激动的傻了,已怔怔然的呆在了那里。

“族老,您怎么了……”石五不知所谓,他眼里巨犀才是最好,对族老盯着血糊淋拉的蛇皮发呆,可是纳闷的很。

“你斩一斧试试……”老人对传说深信不疑.

见石五疑惑,还是自然而然的回了一句,满眼期冀.

更怕这是梦幻,一旦梦醒,一切都是枉然。

“好嘞!”石五憨直,虽有疑惑,依然毫无保留的信任老人.

举斧就砍,虽未用全力,可也不是一般物件能受得。

石五的石斧之前因怪鸟受损,但再怎么说也是跟了他有些年头的武器.

怎肯轻易舍去,自然带了回来,更何况,莽林之中危机重重.

舍弃石斧,又没趁手的家伙,可是异常危险的,更是他没有舍弃的因由。

“叮”一声脆响,石五愕然,地上的蛇蜕丝毫未损,而他手中的石斧却弹起一尺高.

“怪哉,怪鸟欺我,爷认了,现在连你这破东西也辱石爷,真真气煞人也……”

石五犯了浑劲儿,咬牙切齿的抬斧又斩,这次可是用了全力。

“石五……”老人想阻止,已经来不及。

“嘭!”一声巨响,这下悲剧了,石五“哎呀!”

一声痛叫。一个屁股蹲儿,扎扎实实的坐在地下.

跟随他多年的石斧更是裂成一块块碎石,如天女散花般散入莽从中。

“我的石斧……”石五先是怔然,见两手空空,石斧已经消失无踪.

醒悟过来,又是哀嚎一声,坐在地上捶胸顿足,耍了小孩子脾气.

再不肯起来,而且,竟然有两行清泪盈盈而下,可见.

“英雄有泪不轻流,只因未到伤心处!”的古语诚不我欺.

当然这话用到石五身上似有不妥,毕竟还是个半大孩子.

怎能称英雄,只是与石斧朝夕为伴,突然失去,有些不舍罢了。

“憨子!还不起来。”老人一阵无语,踢了石五一脚。

“可我的石斧……”石五泪眼涟涟,抬头望着老人,眼中满是期冀。

“赶紧的,给我起来,把这宝贝儿收了。”

老人好气又好笑的拍了石五脑袋一巴掌.

“小子,还不知你那点儿小心思!回去我给你打磨一柄更好的。”

“得嘞,有您老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石五麻利儿的站起来,哪有丝毫的悲意,石斧跟了他多年不假.

没了可以再打磨一把就是了,可这次归来,又是独角犀.

又是这面前的血蟒蜕,哪个不是宝贝儿,他又不傻.

只是希望老人能给他留把趁手的家伙罢了。

石五知道,不管是自己捡回的怪鸟,还是刚刚拖回的独角犀.

还有面前的蛇蜕,都是了不得的宝贝儿,能得一件,就是自己的福分.

何况,这三个物件儿,可都是他或捡回,或发现的,应该都归他支配.

这是族规定下的,可族规这一条,限制的只是普通物件.

像他面前的宝贝儿,不管以后用来做啥,能不能给他留一份儿,小家伙儿还真有些忐忑。

“嘿嘿!好宝贝儿。”不待老人吩咐,石五已经开始扯拉蟒蜕了.

“咋我当时就没注意呢!大意了,大意了……”

石五一边往怀里扯拉着蟒蜕,一边嘀咕着,乐的嘴都合不拢了.

哪还顾得蟒蜕的腥臭粘连满身。

蟒蜕看似雄阔,长又不知凡几,石五拉扯半天才收了起来.

可真的全部撤出,也不过石五的双臂一拢罢了。

看石五抱着蟒蜕,似是轻若无物,老人不由感叹天下之奇.

但心里惦念着独角犀的事,也不再耽搁,盯着石五道,“独角犀在哪里……”

“就在这洞里。”石五乐呵呵的抱着蟒蜕,指着身后的巨洞。

老人神色微凝,转过身盯着身后的石洞,没有轻易深入.

显然,这黑黝黝的洞穴就是血蟒的栖息之所,老人怎肯轻入.

对这一路行来的卓卓怪事儿,老人虽已有所猜测.

既然怕事情有变,那他们这一行可就断送在这儿了。

“洞里除了那几头膘肥肉厚的巨兽外,啥也没有……”

说着,石五大大咧咧的抱着蟒蜕,一步三摇的已经步入洞里。

深崖之下,巨洞黝黑,似是张开的巨兽之口。

“哎!这个黑小子……”老人无奈的摇摇头,紧跟而入。

老人知道,石五虽有些憨,实精明的很,在莽林里.

绝对不会大意,要不也不会活到现在,更是成为石族祝少中的佼佼者。

洞穴幽深,外面看漆黑一片,真正的进到里面,洞口光线折入.

却并不黑暗,能清晰见到四周一切。巨洞笔直深入崖壁.

洞壁光滑潮湿,丝丝寒意透壁而出,让老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族老,这石洞有些冷,你老没事吧?”石五在前而行,不时回头.

见老人身体不适,有些担忧的问。

“臭小子,走你的吧!我还没老到畏惧这些许寒气的地步。”

老人训斥着石五,对血蟒择这样的洞穴而居,已经了然。

血蟒虽体型巨大,但也归蛇类,是蛇就畏暑,自然这里是其最宜居的地方.

不过,让老人疑惑的是,这丝丝寒气是从何而来,洞壁为黑石所筑.

也看不出丝毫稀奇,却透着丝丝白雾,像是水汽在极低温度下凝成.

可在洞外,绝崖也是黑石,却不见丝毫寒气透出,奇哉、怪哉。

“还要多久……”洞穴幽深,虽然笔直,但越往里走,光线照进来的有限.

四周景物影影重重,已开始有些模糊.

而且,这寒气也是越来越甚,老人毕竟有了岁月,寒气太重,身体有些吃不消。

“就在前面……”石五还好,毕竟年轻火力旺,蟒蜕虽抱了满怀.

行动却毫不迟滞,边走边回道。

说话间,石五已经驻足,老人虽然一直注意着,可洞内已经有些难以辨物.

石五停的突然,老人差点撞了上去,本想呵斥黑小子两句.

抬头间,却被眼前的景观撼的不轻,“这里竟然有如此巨大的一个天然洞穴……”

巨洞幽幽,与一个天然洞穴相接,洞穴不深,却很宽阔,洞顶高足有十丈.

似一个天然的石室,莹莹绿光飞舞,一群群萤火虫在洞顶振翅.

与倒挂而下的钟乳石相称,晶晶莹莹甚是绚丽,钟乳石上不时有水滴落.

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青葱悦耳。

因年久,地下形成一个个小潭,潭水成乳白,冒着丝丝寒气,望之即感彻骨的寒意。

巨室正中是一个巨大的水潭,一根巨大的钟乳对正其中.

滴滴答答,白色乳液已连成串。让老人奇怪的是,如此寒意,这潭之水却没有丝毫结冰……

“族老,您可小心这池子里的水,别碰到了!”

石五已经向石洞中央的巨潭后走去,“这水可冷了,我之前进来,好奇的碰了一下,差点把手冻掉了.\"

幸好我撤回的及时,就是这样,手上也结了一层冰,好久才缓过来。”

石亨边走边絮叨着,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嗯!”老人并没答话,一颗心却是震撼莫名,以老人的见识,已经看出,这潭水虽寒,极可能是不凡之物,“不知能不能收些走?”

“族老,我拖回去的巨兽就在前面。”石五说着,已有些兴奋,三步并作两步,直奔巨潭之后。

“九头!”顺着石五奔行方向望去,老人瞬间被震到了,尽管知道这洞里还有几头独角犀,没想到会有如此之多。

“竟然还有九头,再加上外面的一头……”老人一阵无言.

他这一生大小阵仗也是见了不少,珍贵猎物也曾捕获过,可如今天般,连连被震撼,还从来没有过。

“呵呵呵!有这些巨大的家伙,族人还何愁吃喝!”

石五也是乐的合不拢嘴,尽管他已经见过一次,如今站在一头头巨兽前.

依然兴奋的不得了。无它,好猎人,哪个不见猎心喜.

何况石五,还只是个半大小子,有失稳重也是正常.

再者,如此大丰收的事情,不要说石五,就是老人这见过世面的又何尝不是激动莫名。

“这可是十柄宝刃啊!”老人激动的说话都有些颤抖.

一步步走近横七竖八卧倒一片的独角犀,摸摸这个,看看那个.

“如果族人早能得到这些……”想起逝去的族人.

老人眼睛润湿,感伤不已,世人就是如此,总想着如果,可这世上,又哪有那么多如果。

>>>点此阅读《蛮荒记》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