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竟然是师尊祭天,我修为晋升?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养发不熬夜

角色:杜恢 杜师兄

简介:阳饱饱,深资武器设计师。
因貌丑而被渣男骗财骗感情,被推沉江,落得个钱财两空。
她本以为就此一生结束,却莫名穿进了古早龙傲天男频文中炮灰!
这还不止,又因为她自己一时眼馋美色,成了原文中疯批男配的弟子。
孽缘这二字何其深刻啊!
她逃一次就遇到一次疯批师尊与人打架,且重伤倒地在她跑路路上。
逃一次,遇一次!!
而后她惊奇的发现,她每遇一次半死不活的师尊,修为就晋升一次!
难道,这就是她穿书的金手指?

书评专区

竟然是师尊祭天,我修为晋升?

《竟然是师尊祭天,我修为晋升?》第6章 人口稀少的静修峰免费阅读

众峰主长老自然也都没有内向的,纷纷上台挑选自己心仪的弟子。

有几个长老为了挣一个弟子还差点打起来,虽然不关阳饱饱的事了,她也是看得心惊胆战的啊。

最后各位尊者是各凭本事的收着弟子。

地级天赋弟子都拜师完毕后,执事长老让各位弟子跟随各自师尊散去,他还有其他弟子安排。

原话是:“喜提弟子的就别再通天台上碍事了,给老子领走,清场!”

还挺霸气!

随后就安排玄级黄级修炼天赋的弟子,按照实力强弱分布在紫川宗外门,分甲乙丙丁等班。

而已经被各位峰主长老收徒了的弟子,直接进内门学习。

其他诸多事宜,阳饱饱在人群中听得一知半解。

“既然白旧不在这里了,就让你师兄杜恢带你去静修峰吧!”

所有弟子都安排妥当后,执事长老带着杜恢一起,找到了人群中的阳饱饱。

“哈哈哈,看来咱们缘分匪浅呢!”杜恢对眼前这个自己带上山的师妹是印象深刻的。

“以后咱们就同为静修峰的弟子了!”

阳饱饱愣愣的点头。

原书中对静修峰中几位弟子描写不多,大部分都是对白旧如何关怀备至,尊师重道之类的事。

想到这些,她脸色稍稍暖和,看杜恢普通紧凑的脸,意外觉得温暖又耐看。

“杜师兄,日后就有劳你照拂了!拜托了!”

阳饱饱转身面向身侧的杜恢,低头弯腰,深深鞠了躬。

现如今也只有与这位杜恢师兄相处起来,让她稍稍放松些了吧!简直就是她在这生死修罗场的救命稻草啊!

“唉!师妹不必行此大礼的!”

杜恢从来没被人如此大礼相待过,有些不知所措,心下对这位师妹的欣赏和喜爱又多了几分。

明明是个脆弱又胆小的小孩,偏偏又知书达礼得很。

只想让自己接下来的日子过的稍微松快点点的阳饱饱,并不知道自己在杜恢心里已经有了诸多误会。

“走吧,师妹,我带你回静修峰!”

杜恢说话本就柔声细语的,现又有意温柔了几分,简直让人如沐春风,生不出一丝害怕。

“好!”

于是阳饱饱就这么跟着人回了静修峰。

靠靠靠,大意了!

……

杜恢说今日先带她去住所休息休息,改日再带她仔细逛逛静修峰!

阳饱饱见一路上走来,见到了许多宜人的风景,不同于其他山峰青绿一片,静修峰满是灵花灵植,花香四溢,药香沁人心脾。

就是一路上都没有人,她不免有些疑惑。

“杜师兄,咱们静修峰有多少位弟子啊?”

虽说自己指不定哪天就会离开这里的,但是目前还是会与人相处的。

最好是稍微了解一些,日后计划起逃跑也好多考虑清楚。

“咱们静修峰啊,一共就四个人,如今加上师妹,就是五个了!”

“那其他几位……呢?”也不知道是师姐还是师兄的,不敢乱说。

“师尊就不用说了,估计在莲玉师伯的天山涯去了!”

杜恢说到这儿,只觉得替自家师尊羞愧啊,这些事不都是还师尊来告诉师妹吗!!

“师尊不提也罢!”

阳饱饱:……

似乎感觉到了点点嫌弃?

“我是师尊的第三位弟子,我前面还有两位师兄,不过目前两位师兄不在宗门,都出去历练了!”

“哦!”阳饱饱心下暗喜,不在宗门的好啊,她跑路起来更加方便。

“那敢问师兄和那两位师兄天赋如何?修为如何?”

“说来惭愧,同为天级天赋弟子,两位师兄都已经是元婴后期了,只我悟性最差才金丹中期!”

说这话时,杜恢实实在在的惭愧的挠头。

但是阳饱饱大为震惊!

太凡尔赛了吧!!!

众所周知,修仙界修为等级为练气入体期,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大乘、渡劫。

出了练气入体分为九段外,其他修为段都只分为上中下三段,每段修为也都是天壤之别的。

她没有记错的话,紫川宗的外门的许多长老修为也就金丹期而已,但是白旧的三个弟子一个比一个出色啊。

而她目前就是一个尚未筑基的小渣渣,别人想弄她,就跟捏死一只蚂蚁般简单。

她颓了呀!

杜恢立马感受到身后的人散发出抑郁的气氛,想到这位师妹是内心脆弱的很,瞬间慌了起来!

“那个,师妹啊,你不要有太大压力,你还年轻,又是地级天赋,修炼起来肯定很快的!”

阳饱饱:可你们都是天级天赋啊!!男女主也是天级天赋啊!她一个弱小的地级天赋算个屁!

“虽然你现在修为低微,不过只要你勤恳,假以时日定会达到金丹,甚至元婴之上的。”

阳饱饱:你这还不如不说呢!

“虽说师尊人不是很靠谱,甚至有点疯……啊呸,总的来说,师尊人还是很好的,你想要什么修炼丹药技法都会有的!”

“师兄,你别说了!”

阳饱饱忍不住心底吐槽,你刚刚明明就是要说他是个疯批的,你别以为吞回去了我猜不到了!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

倒是求求你别说了!!我頽了啊!

“师妹……你别哭啊!”

“呜呜呜呜呜……”我能不哭嘛,这是我生死存亡的大事啊,原本还觉得可以努努力好好修行,将来好有保命手段。

可是眼下能不能活下去都是问题啊!

“呜呜呜……”

阳饱饱心里一下子破防了,被扎的。

她平日也不是矫情好哭的女生,这会儿泪水跟决堤似的,收也收不住!

杜恢打小跟着三个爷们生活,师尊疯疯癫癫,大师兄一心一意对待自个草药,二师兄常常拿他试用阵法,就只有他自个哭的份,便是不知道怎么安慰哭的人啊。

总……总不能像师兄们说的,打一顿就好了吧??

杜恢此时是手足无措,无计可施了!只能干干的看着人哭,犯愁。

“哎呦喂——好你个杜恢啊,平日里看你人模狗样的,居然干出欺负新弟子的痞子事儿来啊?”

正在这时,传来东莞温御的调侃声。

只见东莞衣袖飘飘的御剑而来,青丝随风而动,头发发簪叮铃作响,不一会儿,东莞便靠近了两人,收剑落地一气呵成。

>>>点此阅读《竟然是师尊祭天,我修为晋升?》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