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掠过头顶的太阳

小说:都市生活

作者:钱七

角色:赵晚棠 季凉川

简介:【虐文】【节奏慢】
赵晚棠得了癌症。年幼的儿子,狠毒的婆婆,不见踪影的丈夫。她隐藏病情,看着希望一次一次破灭,深情终究抵不过七年之痒。

她偏爱向日葵,他便送她一场向日葵的婚礼。逝去的岁月无法弥补,婚礼终将变成葬礼。

书评专区

掠过头顶的太阳

《掠过头顶的太阳》第6章 百万支票免费阅读

赵晚棠被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吵醒,四周很黑,肚子微痛。自己还躺在冰凉的地板上,旁边是不停震动的手机。

她想起婆婆晕倒,看着季凉川的电话连忙接起。

“赵晚棠你现在在哪呢?”电话里传来季凉川的咆哮声。

赵晚棠?他很久没有直接叫过自己的全名了。

“我在……”

赵晚棠话还没说完,季凉川又厉声道,“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明知道你妈和我妈不合,你还要你妈到家里来。”

“我说赵晚棠你怎么想的,我妈不就是不让你雇保姆吗?那她也是想为了家里省钱,你至于把你妈叫来吗?”

“你最近到底怎么了,除了接孩子做饭你天天就在家里睡着,也没见你动不动就收拾屋子啊?”

季凉川的话,子子都像一把锋利的匕首,一下一下剜着赵晚棠得心头肉。地面再凉,肚子再痛,此时都被心里的伤抵消。

“对不起,妈现在还好吗?我马上就过来。”赵晚棠说。

“呵!”季凉川不屑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才记起这个被你妈亲手打晕的老太太啊?我说你当时不阻止是不是存心的,现在来看看这老太太凉了没?”

季凉川没有父亲,季母一手把季凉川拉扯大。季母不是什么文化人,但只要是她觉得好的东西,都会先留给儿子。季凉川对季母也相当孝顺,尽管季凉川说话再难听,她也只当季凉川孝顺,遇到这种事也无可厚非。

“我错了。”赵晚棠看向窗外,远远的,有一处光,是路灯。

听到赵晚棠道歉,季凉川又叹了一口气,“人民医院。”

赵晚棠起身给肚子贴了一片暖宝宝,穿了件黑色的长款羽绒服走了出去。

可能是因为自己也生了病,赵晚棠很不喜欢医院这个地方。她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帽子口罩手套一应俱全,她觉得自己袒露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告诉医生,自己得了癌症。

医院里,有人双目无神的坐在走廊里。有人嗓子沙哑,眼泪都哭干了握紧医生的手求求他们可以救救自己的家人。还有人孤身一人,拿着吊瓶孤零零的回到自己的病房。

清冷的消毒水味,医生的专业术语,缴费窗前复古收音机般的机械声音。

赵晚棠看的有些头疼,她挤进电梯按下十一楼。

病房前,梁玉婷哭红了眼。季凉川刚刚给她好好分析了一下,说她私闯民宅,殴打老人。这事要是报警,她后半辈子可能会和一堆杀人犯住在一个牢房里。

别看她打扮的挺像个样,对于法律却一概不知。任由自己这个好女婿怎么说她都深信不疑。听着听着就哭了起来,生怕自己真和杀人犯住在一起。刚刚在季家有多趾高气扬,现在就有多老实巴交。

一见自己的女儿来,梁玉婷扭着大屁股就跑了过去,“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

“晚棠,你要救救妈妈。妈妈五十多岁了,不能进监狱啊。”

“我一辈子清清白白的,不能到了这把年纪还进监狱,那我会被笑话死的。”

“你一定要救救妈妈,妈妈都五十多岁了,要是个杀人犯住在一起,会被打死的。”

梁玉婷声泪俱下,老泪纵横,张口闭口都是死。赵晚棠看着梁玉婷,不知道的以为得癌症的人是自己的母亲呢。

“先别哭了,到底怎么了?”赵晚棠看向黑着脸的季凉川,一定是他说了什么。

梁玉婷见赵晚棠看季凉川,以为自己女儿在婆家也要看男人的脸色,又跑去向季凉川求饶。

季凉川后退一步,没让梁玉婷碰自己的衣服。这个岳母什么嘴角季凉川很清楚,上大学时赵晚棠父亲去世后,梁玉婷就时常跑到学校里和赵晚棠要钱。赵晚棠打工挣得钱除了给梁玉婷,还要上学用。

为此,季凉川也跑出去打工,把挣得钱都给了赵晚棠。

后来梁玉婷还偷偷给赵晚棠安排相亲,季凉川气不过,把来相亲的老男人打了一顿。也就是这样,季凉川彻底和梁玉婷撕开脸面正面刚。

小刘拿了几个章子和一踏文件跑进了医院,赵晚棠在,有些尴尬的打了声招呼,“嫂子好。”

小刘看自己的眼神很奇怪,赵晚棠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回道,“晚上好。”

季凉川看了眼小刘,“没事的话就回去吧,今天不用加班了。”

“好。”小刘说完,走的时候又看了几眼赵晚棠,这让赵晚棠有些莫名其妙。

季凉川拿出一张支票,问了句,“这次准备要多少钱?”

这个节骨眼上,梁玉婷哪里还敢想要钱。“不不不,不要钱。我一分钱也不要。”梁玉婷的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脸上的肉也跟着动了起来。

季凉川刷刷刷写下一串数了,一后面的六个零差点让梁玉婷去世。嘴上说着不要,手已经在假貂下蠢蠢欲动了。眼睛差点就长在了支票上。

季凉川一抬头就看见梁玉婷一副着了魔的样子,不屑一笑,“这里是一百万。”他拿出支票下的合同和印泥,“签了这份合同,我就同意不报警,一百万支票归你。”

梁玉婷惊的下巴都要掉了,心想天下还有这等好事?这女婿还真是钱多人傻!“好好好,签签签。”原本圆润的脸因为嘴角夸张的笑,立马长出千沟万壑。

“但是。”季凉川又说,“从今往后六十年,你再也不能骚扰我们家任何人,包括赵晚棠。电话也不能打,再也不能和我们家要一分钱。一旦发现违约,你将赔付两百万的违约金,并且我将保留追究这次你打人的刑事责任。”

季凉川的话也不知道梁玉婷听进去多少,一听见自己不用进监狱还有钱拿,乐呵呵的就要去签字。人心里一开心,写字也潇洒。眼睛也变得透亮了许多,密密麻麻的小字红手印一按一个准,生怕自己的傻女婿反悔。

事后还不忘问问女婿支票的真假,最后拿了支票,都没和赵晚棠说句再见收拾东西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

“你干嘛给她钱?”赵晚棠这个母亲就是无底洞,这次给了,下次指不定就又来了。到时候,自己不可能真的拿着一张合同去起诉自己的亲生母亲。

季凉川用手弹了弹合同,看起来很满意,“买个安心。”说完将合同好好的放进文件夹里,“合同是我让公司法务部拟的,具有法律效力。”

赵晚棠想说什么,又憋了回去。这一百万又不是自己的钱,自己也没什么好心疼的。全当季凉川帮自己报了梁玉婷生自己的恩。

“妈怎么样?”赵晚棠问。

“没事,我妈现在还不想见你。你先回去,明天再来看。棠棠我让小刘带出去玩了,晚上送回去。”

“嗯,好。”赵晚棠说完,两人同时沉默了。以前,只要是见面就好像有说不完的话,现在三言两句都显得话多了。

“我先回去了。”赵晚棠指了指电梯。

季凉川起身拿起车钥匙。

“不……赵晚棠想说不用送。

季凉川说,“公司还有事,你自己打车回去。”随后又疑惑的看着赵晚棠,想听她把话说完。

“没事。”赵晚棠微微一笑。

两人同时走进电梯,电梯外,一个病人从拐角推出,白色的布盖过了脑袋。旁边是护士,紧跟着的是泣不成声的家属。赵晚棠有些动容,自己要是有一天听不过来,再像今天这样晕倒在家里,估计就露馅了。

也不对,感觉自己应该是晕倒很久才会被发现,下一次应该是直接死去吧。她看着高大的季凉川,眼里满是哀伤。

“怎么了?”季凉川感觉赵晚棠在看自己。

赵晚棠下意识的说,“突然觉得你很高大,我很矮。我们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被拉大了许多。以前,都没这感觉。”

季凉川以为是自己电话里话说的太重了,“电话里实在对不起,我当时太着急了。但那是我妈,实在是有些在气头上。你别在意啊。”

赵晚棠收回视线,低下头又问了一句,“要是有一天我死了,你会哭吗?”

“什么?”季凉川没想到赵晚棠会这么问。

此时,电梯叮咚一声到一楼。赵晚棠戴好口罩和帽子出了电梯,等候在电梯口的人也一拥而入。季凉川想要穿过人群去抓住赵晚棠,可等他出来时赵晚棠已经走远。

彼时,看着赵晚棠的身影,季凉川有一瞬间也觉得,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点此阅读《掠过头顶的太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