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报告摄政王,王妃她就是个小作精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捻墨为香

角色:姜柠芮 姜枫

简介:(1v1➕甜宠➕爽文➕虐渣)
权势滔天摄政王vs重生归来嫡长女
她浴血重生,洗尽铅华,步步为营,终将逆风翻盘,艳绝天下。
只是谁曾想,前世的渣男他叔,那个传说中风华绝代的顾家三爷竟然主动让她抱大腿。
新婚夜,一向杀伐果决的他抱着他的娇娇,红着眼睛哄她叫三哥哥。
半梦半醒之际,她听见他声音微哑:我爱你,深入骨髓的爱。

书评专区

报告摄政王,王妃她就是个小作精

《报告摄政王,王妃她就是个小作精》第6章 同意免费阅读

“爹,您要是想要享受天伦之乐,大可以搬出去跟她们母女团聚,放心,女儿我会给你守着这个家的,保准你什么时候想回来就回来。”

姜柠芮招手让言欢给她换了杯热茶,看着茶杯里滚烫的茶水,她眉眼冷淡,“人要知足,才能常乐。”

“这里是姜家,是我一手创办下来的!”姜枫气的胸膛起伏,“你这个不孝女是要赶我走!”

“爹误会了,我哪敢呢。”

“我看你不是不敢,你不肯松口让她们母女二人进府,就这样让她们母女孤苦无依的漂泊无定,你于心何忍呢!”

看着姜枫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姜柠芮内心毫无波澜,她红唇轻启:“爹,瞧您说的,当初您出去逛窑子,闻香润玉搂在怀里的时候,不是也没觉得我和我娘可怜吗?”

自己的风流往事被当着丫鬟下人的面放在桌面上说,更何况还是自己一直厌恶的女儿,姜枫气的脸涨红。

手指还一直哆嗦,姜柠芮都怕他一口气上不来,再过去了。

倒不是担心他,主要是他要是死了,自己可就没地方找乐子了。

“你个不孝女!”

“爹,”姜柠芮不耐烦的掏掏耳朵,“能换一句不?总是倒腾过来倒腾过去的就这一句,女儿我都快怀疑你当年是怎么以文采出名的。”

想当年这姜枫也算是个人物,虽然是比上不足,但也是比下有余,要不然也不会入了她娘的眼。

只可惜,现在这大腹便便,一脸肥肉的,也不知道姜盈月她娘是怎么抱着啃下去的。

面对她的打量,姜枫觉得自己像是被扒光了人在大街上一样,他简直要疯了:“你说你到底怎么样才能同意让盈月母女搬进来!”

“你看看你现在有的这一切,我这个当爹的那里亏待过你!”

他环顾四周,这屋里的摆设装扮,哪一处不是顶好的,当年她娘穆氏嫁过来,带的陪嫁铺子现在都是让她打理。

不得不承认他这个嫡女是个管家的厉害角色,姜柠芮把府中上下打理的井然有序,几个铺子的掌柜也都是只认这个东家。

她竟然还不知足,姜枫一想到她娘穆氏活着的时候管着自己,自己连纳妾都不敢,好不容易,穆氏死了,她这个小辈竟然还要管着自己!

“姜柠芮,我给你脸面,你别不知道接!”

“同样的话,我也送给您!”姜柠芮冷眸微动,言语像刀子一样刺过去,“您最好是见好就收,要是把我惹急了,别说那徐三娘进不进得了姜家的门,”

“就是你那个宝贝女儿,我也有一百种方法让她当众流产!”

未出阁的姑娘怀了身孕本就是要浸猪笼的事情,这事要是闹了起来,她倒要看看这姜盈月怎么嫁到顾家去!

“你敢!”

姜枫怒,盈月肚子里的孩子,他是知晓的,虽然他并不赞同母凭子贵,但是耐不住徐三娘的枕边风,所以他现在也认为这个孩子就是盈月能嫁进顾家的关键。

“您看我敢不敢,”姜柠芮蔑视的看向他,“不如我们试试。”

姜枫气的咬牙切齿,但也无计可施,不得不说他这个嫡女极其有本事,一把攥住的就是要害。

“柠芮,说到底我也是你爹,咱们就算是打断了骨头也连着筋的,父女之情割舍不断的,爹这辈子也没有拉下来脸求过你什么事。”

“其实爹想要她们进门也不是不可以。”

姜柠芮话语一转,嘴角微微上扬。

“当真?”

姜枫狐疑的看向她,并不觉得她会这样好心。

也不怪他这样想,毕竟这姜柠芮之前还打死不松口的,这会突然说可以,难免让他怀疑。

在姜枫心里,这个闺女就是他最最厌恶的人,别说什么父女之情了,他现在看见她都想要绕道走。

良久,言欢伺候她洗漱完,看着小姐坐在梳妆镜前涂抹着蜜露,有些担忧:“小姐,您之前不是不同意她们进门的吗?”

要说以前小姐有多么讨厌那对母女,就是光听到名字,就要摔东西的,甚至还动过念头找人暗杀,这会儿又松口,就连服侍她多年的言欢都有些想不明白了。

姜柠芮涂抹完脸和脖子之后,又把手指一根根的涂抹上,一边回答:“要想对付她们,不离近点,我嫌累。”

“…………”

见言欢似懂非懂的,姜柠芮心情愉悦的笑笑,没再说话。

“小姐,那老爷能同意吗?”

刚刚老爷铁着脸离开,那小姐的要求他能同意吗?

只见姜柠芮把每一根手指都打理好了之后,眯了眯眼睛,淡淡开口:“由不得他不同意。”

京郊别院

这院子处在一个胡同里,地理位置略有偏僻,偶尔进进出出的,也没多少人能注意到。

姜盈月母女二人目送着那低调的马车离去,出了胡同,两人脸上的笑容才褪去。

这里便是姜枫藏外室的居所,三进三出的院子,只有她们母女两个人,倒也算是宽敞。

“盈月把门关上吧。”

“是。”

母女二人进了屋,姜盈月给她倒了杯温水:“娘,爹说的那个要求,您真要同意吗?这姜柠芮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年过四十,却风韵犹存的徐三娘手捏着杯子,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里闪过精明的计算。

“娘,您倒是说话啊。”

姜盈月着急的摇了摇她的手,杯中的温水撒了些出来,在徐三娘白皙的手背上烫出来一小片红。

“啧,”徐三娘皱眉,看着知道自己做错事的闺女站在一边,她拿出手绢擦了擦,教训道,“你看你毛手毛脚,一点也沉不住气,等到了姜家,你怎么跟姜柠芮斗!”

姜盈月自知理亏,撒娇的抿着嘴:“这不是还有娘在吗,我才不怕那个小贱人呢。”

她坐到徐三娘身边,追问道,“不过,娘,您真要答应那个要求啊?”

刚刚姜枫坐着马车过来,说是姜柠芮答应了,不过有个条件,就是姜枫必须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她徐三娘是以妾的身份进的门,而且一辈子都不会做主母!

想到这里,徐三娘也是愤愤不平,咬着牙说:“这个小贱人比我想象中的难对付!”

如果不是姜枫说那小贱人外祖那边是一品大官,不能轻易动她,自己早就托人送这小贱人上西天了。

只可惜,现在还让她出来挡着自己的路!

“不答应也不行,这顾小公子娶你的时候,总不能让你在这这破院子里出嫁!”

要不然别说顾家会怎么看待盈月了,就怕到时候顾家看不上盈月,一直不同意就糟了。

这肚子月份越来越大,到时候还真能跟自己一样做人半辈子的外室啊!

打定主意之后,徐三娘就让闺女收拾东西,心想着做妾就做妾,等到她进了门,站稳了脚,有的是法子对付那小贱人。

>>>点此阅读《报告摄政王,王妃她就是个小作精》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