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书影后从霸总做起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斯挞

角色:夏水行 覃宝月

简介:【穿书+娱乐圈+搞事业+综艺+沙雕+双强互宠】
影后夏听穿书成了强取豪夺嚣张跋扈无恶不作的霸总夏婷婷,还将未来的影帝圈养在身边当她的金丝雀。坚决不做法制咖,夏听看着房间里被自己砸了五千万的未来影帝:“还钱。”
影帝得奖那天,记者问他感想,影帝:“承让,和夏总还有差距。”
夏听一直认为助理许肆性格阴冷偏执,还特别穷,全靠她爱心扶贫。
结果新一年的资产排行出来,夏听:?
许藏得深肆:哦豁,瞒不住了

书评专区

lss思yyds:好看好看好看😊

梦想当保安:喜欢这个类型的文!沙雕文我的爱!就是太少了,文笔也可 ,一口气看完了,可以追,希望作者大大快点更新。就是封面有点丑,大大换一个吧……

穿书影后从霸总做起

《穿书影后从霸总做起》第6章 认错爸了可还行免费阅读

晚上七点,夏听如约回到夏氏老宅。

车子一进到院子,就有人向宅内通报过去。

等许肆把车子停好,夏听推门下车的时候,就见一个六十岁上下派头却很足的老男人,已经站在自己面前了。

夏听垂头瞅了瞅 ,他还拄着拐。

夏听:“爸?”

对方一愣,随即不远处就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训斥声:“婷婷!你瞎喊什么?!这位是你贺叔叔。”

万荣老董贺天明。

夏听咂舌,这位A市首富的名号不用说,就是放眼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企业家。

两家的婚约是十几年前酒桌上定下的,最近几年夏水行有意结亲,便刻意与他走得很近。

夏听进宅的时候,贺天明正在院子里透气,便上前迎接。

没想到小姑娘开口就管自己叫爸。

“贺叔叔……”夏听也怂了:“我意思是,我爸呢?”

“你爸在这!”夏水行简直要气死。

夏听看了看夏水行的腿:“您的腿没事吗?”

夏水行盯着她,怒不可遏:“你就不能盼我点好?是不是我死了你才开心?!”

夏听咽下嘴里的话,心里却暗暗明白了。所谓腿摔断了,不过是骗她来主宅的说辞。

一双继母生的弟妹都在念书,不知是不是有意隐瞒,他们都没回主宅。

想到最近夏音反常的针对,夏听大概明了。

单独喊她来,是要说联姻的事。

贺天明反倒没觉得冒犯,打趣道:“水行,你看你的暴脾气,我要是有个女儿,肯定舍不得凶她。”

“还是要凶的,你看婷婷就是小时候被娇惯坏了,现在这副德行。”夏水行赔笑道。

进了宅子,夏听感叹道,不愧是夏水行的风格,整个宅子就四个字可以形容。

甚是浮夸。

比起家,无论是空间大小,还是装潢风格,都更像一个纸醉金迷的会所。

那叫一个金碧辉煌。

厨师来报说,菜都已经备好。但迟迟没见夏水行说要开饭,而是频频看表。

贺天明面色开始不悦,最后起身去避人处打电话。

后妈覃宝月用拿起手帕,擦了擦矮柜上的花瓶,手上珠宝都要戴满了,状似漫不经心地说:“人家贺家就一个宝贝儿子,这门亲事是不是有点……高攀了。”

夏听看着覃宝月,忽然一股强烈的复杂情绪涌上心头。

那是属于夏婷婷的记忆。

回忆与夏家老宅的布景渐渐重叠,时间大约是深夜,夏听看到一个妇人忙忙碌碌的身影,偌大的宅院里只有她一个人的身影,不像现在请了诸多用人各司其职。

厨房的炉灶上还炖着一蛊汤药。

不久,夏水行醉醺醺地开门进来。画面中的他看上去四十岁上下,头发还没花白。

妇人迎了上去,却被夏水行一巴掌扇倒在地上。随即就是呵斥声,谩骂声。

夏水行借着酒意雷霆大怒,对着妇人就踹了一脚:“每天回家就是这苦骚的尿味,喝了一年,肚子还是没个反应,连生孩子都不会,还算什么女人?!”

“我们不是有婷婷了吗。”妇人隐忍道:“你之前不是说领养也很好吗。”

“养着玩而已。”夏水行不耐烦地把外套摔在地上:“难道你要我百年后把我辛苦一辈子的成果都留给一个不知道哪儿来的野种?!”

夏婷婷本来在楼上,躲在楼梯后面。

这时候哭着跑下来,三四岁的样子,还没楼梯扶手高,跌跌撞撞。

小团子跑到妇人身前,用自己小小的身体挡住她,紧绷着一张小脸,葡萄一样的大眼睛仇视地盯着夏水行。

夏水行伸手扒开夏婷婷:“狗崽子,让开。”

小团子不动,也不讲话,只有眼泪大颗大颗地往外涌出来。

夏水行打骂够了,酒劲上来,在沙发上睡着。

门开着,寒夜里的风就这样涌进来。

小团子和妇人就这样跪坐在门口吹风,没人说话。

夏听接收完这段记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起初是愤怒,慢慢只感觉胸腔里的温度渐渐冷下去。

最后和夜里的窗子一样,结了霜。

覃宝月作为他转正的外室,相继给他生下一双儿女,夏水行高兴得要命。

把两个孩子宠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平时我说我快死了你也不会来。”夏水行看向夏婷婷:“今天倒是精得很,上来就喊贺天明叫爸。现在学乖了,公司亏损盯上贺家的钱了吧?”

夏听一阵恶寒。

“就算人家娶了,发现婷婷不是你亲生的,人家贺家会怎么想?”覃宝月一副解语花的样子,倚靠在夏水行肩上:“做长久生意最忌不诚实了。”

夏水行瞪她一眼,语气里尽是警告:“这件事你知道,说出去是什么后果。”

覃宝月不屑,一个没人要的野种而已,说不定亲爹是哪个捡破烂的,她翻了个白眼:“放心,就连音音和霄霄都不知道。”

“黄海滩的那个项目可是块肥肉,知道光明、谷硕两家和我们竞争得有多激烈么。”夏水行盯着覃宝月,威胁又不容质疑,“只要我说婷婷是我亲生的,谁敢说不是。”

这下夏水行借口脚断了也要让她过来,目的就昭然若揭了。

说好听点是有联姻的想法,说直白,就是要卖女儿去攀附贺家。

“哎呀,是这个道理哦,凭我们夏家的地位,自然要嫁得更好一点咯。”覃宝月咯咯笑着:“只是我们婷婷为了小戏子一掷千金,人家贺少爷若是不介意,那可真是我们婷婷的福气呀。”

原主唯我独尊的属性对付不来这种茶艺大师,每次都只会避让夏水行觉得娇妻楚楚可怜。

夏听看着她,也咯咯笑了,学起覃宝月来。

她的演技没的说,就连细微的表情都有几分像:“哎呀,阿姨你之前可是艳星出身,我爸爸这都不介意,真是你的福气呀。”

覃宝月气结,走到夏水行身边,用手绢轻轻甩了下,一副让夏水行替她做主的娇妻做派。

“怎么和你妈说话呢。”夏水行命令夏婷婷:“既然你想嫁到贺家去,就和那个小戏子断了,不要给我丢夏家的脸。”

夏听无语:“我什么时候想嫁到贺家了?!”

“爸喊得不是挺亲热的吗。”夏水行讥笑道:“要不是看上贺家钱了你会来?!装什么清高。”

>>>点此阅读《穿书影后从霸总做起》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