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隐婚爆红,小作精在豪门软饭硬吃

小说:都市生活

作者:软酒

角色:陆见深 林秘

简介:【女强+穿书+苏爽+甜宠+娱乐圈】
  闻溪,洛氏皇朝公主殿下,一朝身殒,竟然穿书了。
  按照书中的故事线,不出百天,她即将下堂。
  分割陆家千亿家产,过着无聊、单调、包养小奶狗的富婆生活……
  “我不要!”
  闻·作精·碎钞机·满级大佬·溪,
  “大胆狂徒竟敢让公主下堂?看我爆红娱乐圈以后让你变成下堂夫。”
  绝美浓颜,演技一流作精公主VS内心戏拉满,隐忍深情冰山总裁。

隐婚爆红,小作精在豪门软饭硬吃

《隐婚爆红,小作精在豪门软饭硬吃》第6章 卷死你身边的秃驴?免费阅读

“算了,晚上我回去。”

落雪山庄在郊外,与陆氏隔着二三十公里,来回一个堵车,管家回到家中……

山庄正在闻溪的指挥下熄灯。

比大学宿舍可早多了。

“公主,先生说今晚回来。”管家喊了一句。

“锁门!”闻溪一声令下,落雪山庄陷入了极度的黑暗之中。

*

夜深了,陆见深还在办公室加班,刚打完与欧洲分公司的视频电话,他揉了揉酸涩的眼睛。

站在CBD高大的落地窗前,北城灯红酒绿的夜景尽收眼底,一条消息蹦了出来。

是林秘发过来的,昨夜聚会的参与者名单,昨晚是他们金融圈子里的几个人的小应酬,本应该十分安全,但是唯独他,却被下了药。

他倒是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想推倒他这个出了名的商界冰山。

冷漠的笑容不达眼底,

这人不怕被压得粉身碎骨吗?

都是世家或者发小,只有一个陌生的名字引起了他注意——

闻雅。

“谁?查。”

发了指令,陆见深收了手机,便投入了后面的会议之中。

七点,林秘上报:“是个娱乐圈的三线小明星。”

“再查。”

八点,林秘又报:“是个堕过胎的,想当影后的,毫无演技的小明星。”

“还查。”

九点,林秘看着陆见深毫无古井无波的俊脸,觉得自己像是要被冰山彻底冻住,只想给他跪下,

“Boss,这是她祖宗十八代……”

倒也不用祖宗十八代,陆见深看着族谱,敏锐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闻溪,被逐出家门的妹妹。

林秘见他的眸子阴晴不定地闪了闪,将城市的霓虹灯都衬地失去了颜色,终于没有听到那个让他抓狂的“再查”二字。

提及闻溪,陆见深便不可救药地回忆起那个颓靡孟浪的夜。

死灰般寂然的二十七载,有幸,他尝过蚀骨的滋味。

“安排一下后面的会,我明日再开。”

话音未落,他的大长腿已经迈出了办公室的大门。

林秘庆幸自己终于不要用各方打听跟踪那个闻雅了,终于要下班啦!

激动的心,颤抖的脚~

还没迈步,只见陆总又像是风一样地刮了回来,去休息室搬出了那副半人高的油画,又迈步走了出去。

林秘很迷惑,为啥他搬着那东西就吭哧吭哧、要死要活的,怎么陆总就身轻如燕、脚下生风?

*

落雪山庄位于北城西郊,二十多公里的路程不过法拉利轰个油门的发挥空间。

陆见深便陷入了西郊一片沉寂的黑暗之中,他差点儿跑到隔壁山庄发小的裴家,陆见深轰着油门倒退,打着远光找家……

终于,法拉利带着一身泥泞地撞进了落雪山庄的大门,漆黑一片,一盏孤灯都没有,只有法拉利的原装远光白晃晃的吓人。

陆见深搬着油画踹门走了进去,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睛,他在黑洞里面什么都踏马看不到。

“啪叽”不知道打碎了什么。

“咣啷”不知道撞倒了什么。

“唔~”一只干净温暖的大手捂住了他的嘴,

“嘘,先生,你怎么大半夜的回来了?”

管家穿着一身浅蓝色的毛绒睡衣,头上还顶着眼罩。

“大半夜?你管十点半叫大半夜?”

陆见深的一生中,对情绪极端克制,他几乎没有喜怒哀乐。

但是他现在却真的有些愤怒了,什么时候,落雪山庄都敢给他熄灯了?

“先生,先生别生气,嘘嘘,小点声。”

管家一边帮着他捋后背顺气,一边仓皇地看了一眼二楼闻溪的房间,

“公主睡下了,您回来的不是时候。”

“谁说我要找她的?”

陆见深今夜的话比昨天加在一起的还多,感情的波动,比27年间还要动荡,

哦,得除了昨夜那一晚。

不愿思,不愿想,陆见深搬着半人高的油画,转身便进了书房。

“年纪大了,眼花了,怎么还在先生身上看到了负气这般幼儿园孩子的小情绪?”

管家嘀嘀咕咕地打了个哈欠,他老了,以前睡觉不行,现在整个山庄跟着公主过古代养老院生活,腰不酸了,腿不疼了,想来以后帮先生搬油画都没问题了。

“啪”,书房的灯骤然一亮,管家“嗖”地一声逃回了自己房间。

陆见深打开电脑,连自己都觉得刚才泛起来的情绪好笑,他打开今年的财政报表,一点一点敲打着。

寂静的夜里一盏孤灯,“嗒嗒嗒”,几段急促的敲击键盘的声音在暗夜中回响。

一只纸飞机悄无声息地飘到了他的面前,他打开一看:

【老公?】

是铅笔书就的簪花小楷,睡眠期间闻溪不喜欢接受手机的辐射,能关机的全都关机了,便只能用这种远古的交流方式——传纸条。

【就是你吧,只有你这种蠢货才敢半夜敲木鱼打扰公主睡觉!】

小楷不再秀气,多了几分狂躁。

【怎么?你们敲木鱼的还有绩效呢?白天敲的不够,晚上偷偷起来敲,靠不分昼夜的勤奋卷死你身边的秃驴?】

逐渐草化……

三架纸飞机,从客厅对面的二层楼上飞了出来,还有一只卡在了门缝里,陆见深不想去看,料她写不出什么花来。

闻溪每日认真梳理脑子里灌进来的知识,管家王妈事少,给她表演抖音扭腰舞,周厨也见缝插针,给她讲年轻人的段子。

沉浸式学习法,网络小词她用的6到飞起。

陆见深面无表情地把最后一张纸上的字看完,整整齐齐地叠好,收在口袋里,抬眼,便看到了远处二楼上一身黑色真丝吊带裙的她。

凌乱的长发透漏着慵懒,书房的光很亮,距离镀上了一层烙黄,将她的美照的一清二楚,像是刻刀一样刻在了他的心底。

眉眼间带着怒气,裹着蜜的琥珀色眸子像是被撒上了一层碎钻,嘴巴也紧紧地抿着,但是那饱满的樱桃唇却像是撒娇一般地嘟了起来。

那唇香糯弾滑,陆见深没吃过比这个更美味的东西。

闻溪的一只手在她的脖颈处晃了晃,示意早晚取他狗命,一转身,黑暗之中,便撞上了一个黑影。

>>>点此阅读《隐婚爆红,小作精在豪门软饭硬吃》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