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灵泉空间:王妃只想带崽种田

小说:古言萌宝

作者:辣条不辣

角色:骆嫣 骆渊

简介:(种田+温馨+萌宝+空间)
骆嫣穿越成了下堂弃妇,高高兴兴回家种田。
一看,年老的祖母,幼小的弟妹,瘫痪的哥哥……
还有四胞胎的萌崽崽,不知谁生的,嗷嗷待哺。
没关系,空间在手,万事无忧。
孝祖母,养萌娃,护弟妹,疼哥哥,救爹娘。
顺便斗斗恶霸,踢踢极品。
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红红火火之时。
前夫王爷跪榴莲:“嫣儿,本王可以吃回头草吗?”
某神秘大佬忽然从屋里走出来,“滚!”

书评专区

灵泉空间:王妃只想带崽种田

《灵泉空间:王妃只想带崽种田》第6章 饭给你吃免费阅读

骆嫣有点不好意思扯了一下嘴角,“我不知道这木头这么脆。”

骆渊看着被劈成两半的用来垫底的铁桦木,还有地面那一小条裂缝,瞠目结舌。

为什么这女人把能一柄钝得不行的斧子,劈出一种削铁如泥的感觉?

她以前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

“这次我一定会劈好的。”骆嫣控制好力度,轻松劈下好几根柴。

骆渊抱着手臂在一旁看着,心里的疑虑越来越大。

以前这女人又柔弱,又懒惰,哪怕穿个衣服都要人伺候的,粗活,哪里干过。

为什么现在干得这么起劲。

就在骆渊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骆嫣已经劈好了一堆柴。

她拍了拍手,“还有吗?”

“没有了。”骆渊自己也没发现,他的目光和语气都不像方才那么敌视了。

终于,到了吃饭的时候。

骆嫣跟四小只一起搬着小板凳坐到饭桌前,她的头顶还几块木屑,脸上也有一点脏,眼睛却发着光。

啊,有吃的了。

然鹅。

居然没有她的碗!

桌是陈旧的小圆桌,碗是粗陶的碗,灰扑扑的看起来很有出土文物的感觉,显得那一碗白花花的米饭很有质感,骆嫣发亮的眼睛写满了渴望,可是,居然没她的份!

他们面前都有一碗饭,唯独没有她的!

骆老太太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搁。

骆曦立马解释说:“我们家是真的没有碗了。”

原来如此!骆嫣心想没事,她空间里有。

但还没取出来,忽然,一碗白花花的米饭推到她的面前,“吃我的吧。”

骆寒面无表情地说完,也没看她,转动轮椅就要离开。

骆嫣按住了轮椅的扶手,朝他笑了笑,“不用。”

只见她不慌不忙地从袖口里拿出一个雪白的碗来,碗面有一个很可爱的卡通动物。

四小只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瞠地就亮了。

小样,还治不了你们?

骆嫣把碗放在骆曦面前。

小妹妹的眼神已经出卖了她,一双眼睛就差没浮现“想要”两个字了。

不过骆曦还是装了一下傲娇,又才慢吞吞地将自己的那碗饭给了骆嫣。

然后,嘴角含笑地去盛了锅里剩下的饭,满满的一碗,比桌面上任何一碗饭都多。

骆嫣的心里忽然就划过一丝暖意,嘴角也不自觉的扬了起来。

原来小妹妹是刀子嘴豆腐心。

骆曦一直鼓着小嘴,但双眸亮晶晶的,小手在白净的碗边不断地摩挲着。

四小只眼睛滴溜溜地转动,小脸耷拉着,看着小姑姑的碗露出羡慕的神情。

骆嫣记得空间里还有几个,不过不能一下子从袖口里掏出那么多,怪吓人的,“明天,姑姑也你们每人买一个好不好?”

四小只的脸上顿时灿烂一片,“好啊好啊。”

就差没跳起来了。

可是,他们一想到,姑姑是个坏女人,又显得万分纠结。

“爹,我们能要姑姑的碗吗?”

从一开始,他们就觉得,坏女人好像跟他们上次见到的不一样,没那么坏了。

骆寒看着他们,脸上没什么表情,也没有说话,好一会才点点头。

“来,快吃饭。”骆嫣等不及了,笑眯眯地捧着那碗饭,放在鼻尖下面深深地闻了一下,漂亮的眼睛像一道下玄月。

没有污染的米就是香。

骆嫣的眼眶里盈满了眼泪,她多久没吃过这么天然的米了?

还有野菜,为什么那么好吃。

骆嫣一边吃一边流泪。

很快就干完了一大碗饭。

放下碗,意犹未尽。

骆寒还没开始吃,他看了她一眼,再次把自己的饭推到她面前,“我没什么胃口,你吃吧。”

“那怎么好意思。”骆嫣说。

不过盛情难却,她最后还是要了一半,剩一半还给他。“那个,晚餐虽然可以少吃点,不过还是要吃的。”

说完,骆嫣含泪地又吃下了半碗饭。

舒心地抬起头来,眼角还有晶莹的泪花。不过,大家看着她的目光好像有点奇怪。

骆老太太觉得自己一早就看出了问题,这丫头,肯定在翊王府受了委屈,吃个饭都忍不住哭了,那得多大的委屈啊。

她看了看骆寒又看了看几个小的,现在都是自家人,犹豫了一下,问:“嫣儿,翊王是不是欺负你了?”

骆嫣一不小心就打了个饱嗝。

“嗯,我被他休了。”语气就跟“我吃饱了”一样稀松平常。

坐在她旁边的骆寒愣了一下,一根筷子“吧嗒”掉在了桌面上,不过他很快又拿了起来。

骆老太太极是震惊,立马就放下了碗,又震惊又担忧,她猜到有问题,但没猜到问题这么严重。

“什么,他把你休了!”老太太有些气愤。

骆嫣点了点头,从袖口中抽出一张纸,“你们看,休书。”

她还很光荣地拍在桌面上,拍得桌子上的碗都颤了颤。

大家的心也跟那些碗一样颤了颤,然后目光都落在纸上。

骆渊拿了起来。

家里除了四小只,其他人都是识字的,就连骆老太太也不例外。

骆渊瞄了一眼,又看看底下的印章,瞪大了眼睛,“是真的。哼,活该。”

“渊儿,不要这么说你姐姐。”骆老太太将休书拿过来,手有些抖。

怪不得嫣儿要哭了,骆老太太看了也想哭。

她一边掉眼泪,一边捶胸顿足道:“哎,都是我们家不好,出了这样的事,连累你在翊王府无法立足。”

骆嫣这时候才觉得问题有点儿严重,古代对离婚这事看得很重。

因为女子被休弃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再嫁不易,嫁得好就更难了。

忙安慰道:“祖母,不关家里的事,是我自己不好,做了错事,当然,翊王这厮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人勉强在一起没有幸福。所以,我决定回来,跟大家一起……”

说到这里,她用探询性的目光看向骆寒。

“哥,爹娘不在家,长兄如父,你能接纳我吗?”

骆寒的手指微微蜷缩着,双眸微敛,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令人窒息的阴影。

>>>点此阅读《灵泉空间:王妃只想带崽种田》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