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王冠与玫瑰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新英雄

角色:周蕴 张辞

简介:理想与爱情
王冠与玫瑰
周蕴空的一生开始于一场街头火并的死亡,终结于一场爱情。
张辞的一生开始于一张画纸、一杆画笔,终结于一场死亡。
两个格格不入的人,如何相遇又如何相爱,如何分开又如何重新相聚。
面对理想,我们是否该坚持?
面对爱情,我们是否该坚持?

王冠与玫瑰

《王冠与玫瑰》冰面下的鲤鱼免费阅读

周蕴空洗完热水澡的身体温度急剧下降。是不是生活太过安逸,导致她如此迟钝,她早就该知道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她早该回过神来。狗屁不通的相遇,偏偏发生在她的室友身上。充满滥俗气息的桥段,偏偏就在她身边发生。她早该意识到。那辆在她眼前一而再再而三出现的车,诡异又那么精准的车。她早该明白。

嗅觉退化了。李昂会不会每天都在家里嘲笑她,笑她离开他就迅速回归到原始人类,忘了在丛林里厮杀的感觉。会不会又在鄙视她,对她这样平庸琐碎的人生感到不屑一顾。晚上跟徐莺交颈而卧的时候,他会不会透过徐莺又在不着痕迹地窥探她的生活。

周蕴空不停地回想自己这几天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头疼欲裂,她听到手机传来的消息通知声,拿过来一看,是张辞跟她说晚安。周蕴空冷着脸把他删除。趁一切还没开始,就此终结吧。

她站起身来,思考要如何应对。按照李昂的风格,既然给了徐莺flirt,就是在向她宣战,告诉她,天涯海角,周蕴空逃不过他的五指山。这段好不容易有点起色的室友关系,马上就要终结了。周蕴空拿起手机要给李昂打电话,她知道他做这一切就是在等这一天。但是输入号码之后,却迟迟下不了决心拨通,周蕴空心烦意乱的又删除,如此往复了几次,最后不得不挫败的承认,对,她又输了。这场长达一年的战争,以她落花流水的脆败结束。她甚至还要搭上一个刚认识的青年才俊。

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后,周蕴空反而豁达了。她回到卧室沉沉睡去,这一次的夜晚再没有噩梦缠身。她睡的极好。

在办公室又见到徐莺的时候,周蕴空有些无奈,或许她自己也不自觉的带上了同情,惹得徐莺疑惑问她怎么了。周蕴空扯着嘴角露出一个勉强的假笑。“没什么,昨天晚上看了本悲剧,心情有些复杂。”

徐莺知道周蕴空爱看书,只是她从不过问他什么,各有各的精神世界。也敷衍的点点头。

周蕴空觉得自己应该骗自己一把,万一呢。万一就只是一瓶一样的香水呢。万一是自己疑神疑鬼呢。她凑到徐莺身旁,又闻到熟悉的香气,装作八卦的问“你好香?这是什么香水?”。

徐莺有些惊讶,周蕴空一向不喜欢喷香水,看起来对这些也不在意,怎么今天突然来了兴致。不过她也不多想,想要展现爱情的甜蜜。

“我男朋友的香。应该是手工制作的。”

“有名字吗”

“有”

“是什么”

太急切,太不像她,又方寸大乱了。

“他说这瓶香水叫flirt。”

还不死心。周蕴空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问,想要抓住最后一棵救命稻草。而显然徐莺让她彻底沉入海底。比马里亚纳海沟还要深。

“你男朋友叫什么啊?”

徐莺觉得今天的周蕴空一直在逾越他们之间无形的边界,问的问题不是她的风格。她从不好奇她之前的感情生活。难道她也喜欢李昂?闪念一想徐莺自己都觉得荒唐,被害妄想症过头了。他们从未见过,怎么会。

徐莺自豪的回答“他叫李昂。”

李昂。

flirt。

周蕴空被一把抵在太阳穴的隐形枪贯穿了大脑。她呆坐在位置上半晌,从抽屉里拿出了她的那瓶flirt。一样的瓶子,一样的香气,这世上仅有的两瓶,被他们两个人拿着。

周蕴空把这瓶香水放到了口袋里,想着一定要把它扔掉。

下班的时候,徐莺破天荒要和她一起回家。周蕴空捏着瓶子的手已经有了薄汗。她推辞到自己还有工作,徐莺竟然提出要在办公室陪她。周蕴空硬着头皮敲了几行字,实在没心情再和她共处一室,她略显焦躁的问“今晚没有约会?”徐莺边玩手机边说“没有。今晚他有工作。”周蕴空苦笑,站起来认命的说“走吧,我们回家。”

刚出门,转身要走的时候,周蕴空看到走廊逆光的地方默默伫立着一个身影,心头一跳。那人听到关门的声音,缓缓走过来。一声又一声,踩在周蕴空的心上。她握紧香水,想着他说一句话就砸到他头上,然后立马跑掉。那张脸近在咫尺,挡住了全部的光,她终于能看清他的脸,竟然不是他。竟然是他。

周蕴空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

张辞说“我在等你”

周蕴空已经不记得昨天把他删掉的事,立马抓住他的手说“不好意思我忘了,我们要出去吃饭对吧。”

怎么会有人昨晚删了他今天又当无事发生过一样。张辞张嘴要说话,周蕴空已经把他拖走。一个186的大个子,就这样被轻松拖走。

到了门口,周蕴空立马把手放开,头也不回就走。张辞跟在她身后,默默地陪着她。穿过研究院的林荫道,周蕴空觉得徐莺再也看不到的时候,她停下脚步,背对着张辞说“你走吧。不要跟着我。”

张辞绕到她面前,周蕴空扭过头不说话。张辞叹了口气,他在今早知道自己被删掉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误删,当想到周蕴空统共就几个联系人,不可能误删的时候,第二反应是疑惑,不知道为什么一夜过后,说着先作朋友的人,突然删了朋友。他辗转一天,还是决定亲自问问,等到她下班,又被突如其来的热情冲昏,现在又是一张冷脸。冷热交替,任他再怎样强壮,也无法逃脱发烧糊脑子的病症。

还没等他问出口,周蕴空暗下决心直视他。张辞看到一双倔强的眼睛,一张菱形杏口,理直气壮的说“我都把你删了你怎么还这么死皮赖脸啊。”张辞怔住。她怎么能这样有底气。

周蕴空不管不顾地说“离我远点,少烦我。”甩脸要走,张辞捏住她手腕。周蕴空挣脱不开,生气的望着他。“放开我。”张辞不放,就这么盯着她说“你说过今天会还我衣服,但你一直没找我,我以为你忘了。”周蕴空借题发挥“不就一件衣服吗,真小气。”张辞也不生气“你答应我的。”周蕴空说“我现在反悔了,我不想给了。”张辞说“那你说要跟我做朋友也反悔了吗?”“对,是,没错。请现在放开我。”

张辞觉得她太不讲道理了,一而再再而三在他的雷区重踩,但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样的无理取闹,只好闭嘴不说话,但也不放手,俩人这么僵持着。周蕴空怕徐莺会追过来,不得已说,“我们能不能出去说,正好我有个东西给你。”张辞点点头,拉着她出去,到车里的时候,周蕴空把flirt交给他。她想,徐莺绝不会找到。

张辞心想,这又是哪出?

周蕴空说“衣服不还你了,这瓶香水给你。”

张辞拿着这瓶香水轻轻给周蕴空喷了一下,清香一片。周蕴空连忙把香气扇走,怕徐莺闻到。但密闭空间里,香气渗透进衣服的每一个分子,避无可避。

“你干什么!”周蕴空怒说。

张辞笑笑说“很香,我很喜欢,谢谢。”

周蕴空拉开车门要下车,张辞轻轻按住她说“我实在不知道你为什么反复无常,而且不守信用,还满嘴谎话。但如果你是想让我离开你,抱歉,我做不到。”周蕴空不说话,张辞接着说“我相信人性。你昨天跟我说的一切我能感受到是真心的。就算不接受我,但你阻挡不了我喜欢你,这是我的自由。如果你觉得我太过唐突,那我向你道歉,抱歉打扰你的生活。”

周蕴空就算变成十成十的恶人,也无法对这样一张英俊的脸再说恶毒话。尤其他还这样风度翩翩,气度非凡。

半晌,她说,“你让我考虑一下。我希望你也好好考虑一下,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你可能只是喜欢你的想象,而不是我。”

张辞笑了,笑得很开朗“我对你没有想象,只有喜欢。你就是你,从没有我想象中的你。你就算再怎样坏,那也是你。我喜欢的是你,只是你。”

喜欢,喜欢,喜欢。每次他都会说喜欢。喜欢那么平常吗?为什么这么轻易说出口。这样直白的喜欢,她从不明白,但现在想要明白。

“你为什么总是说喜欢我?”周蕴空轻声问,带着一些真实的天真。

张辞说“因为就是喜欢。喜欢到再不说出口我要被这感觉淹没,要窒息。”

“令人窒息的喜欢是什么?”一双眼无邪清澈,像春天破冰的溪水。

张辞盯着她看了三秒,突然叫她的名字“周蕴空。”

周蕴空眼睫毛微微一跳,心里扑通扑通。“嗯?”她的话尾轻轻颤抖。

“就是现在。我想抱你。”

周蕴空脸红透了,她僵直着不动,羞涩的说不出一句流氓。张辞深情的望着她,却没有抱她。他说“如果不是你还不喜欢我,我很想抱你。”

“周蕴空”。他又叫她,为什么心会跳的这么快。

“给我一个机会靠近你,靠近你的人生,靠近你的喜怒哀乐。”

周蕴空看着他炽热真诚的双眼,在心里轻叹,不要再靠近我了,我怕会沦陷。我不能。

张辞没等到回答,也不着急,他默默发动车子,安静的送她回家。一停车,周蕴空飞速下车关门上楼,一气呵成,张辞甚至没来得及说一声再见。

周蕴空上楼开门之后,摸摸自己发烫的脸,拍了拍,把衣服扔到沙发上去洗漱。出来之后徐莺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晴不定。周蕴空以为是她心情不好,刚要坐到她身边,突然看到了她手里拿着的东西,是flirt。周蕴空想当然以为是李昂给她的,坐下挨着她说“你拿着flirt看什么呢?”徐莺眼眉一跳,冷淡的说“没什么。”周蕴空看她表情愈发阴沉,也不再多说,回房间了。

没多久,听到了摔门出去的声音。周蕴空心想,吵架了?直到他收到李昂的短信。

“香水我放回你的衣服口袋了。它还是最称你。”周蕴空脑袋嗡的一声。

所以是她的香水。

错了,又错了,怎么会一时上头说错话。周蕴空在徐莺心里应当从未见过flirt的瓶子,怎么会一眼认出来。

她一定去找李昂了。周蕴空心想,这一刻终于要到了。

>>>点此阅读《王冠与玫瑰》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