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狐书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庆庆

角色:东方鸣珮 白吟娇

简介:“欲修狐道,必懂得先己后人。”
对于从小的教导,白吟娇从未生疑,待人待物,向来如此。
活泼开朗的外表下面是自私且刻薄的内心。
只是,世事难料,就算是狐狸,也会心痛。
从遇见他开始,是变数,亦是掏出真心的劫。
她还能坚持师父所教导的狐道吗?她不禁产生怀疑。
……

书评专区

灵矿岛的乔苏惠娜:好看好啦真好看

庆庆:家人们,第一次写小说,手比较生,写的不太好,很多地方可能自己看一遍都感觉啰嗦又多余,人物塑造也不是特别好。
我会慢慢改的!

狐书

《狐书》第6章 认错人免费阅读

东方滕还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长叹了口气,“原来在你眼中,我们是这样的吗?”刚才还精神的中年男人,仿佛一下苍老了十岁。

他又何尝不知,从昼都到这里,完全是他的一意孤行。曾是天骄之子的儿子被他一并带走,到了一个日日要遭受冷眼的地方,他心中有愧。

东方鸣珮知道自己过分了,坐回了凳子,“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大声。”

“不,你能说出你的想法,这没什么错。”东方滕当年说出他的决定的时候没有问过儿子的想法,更没想过儿子的看法。一意孤行的离开,甚至到了这边也是闭门不出,这不就是逃避吗?

“爹…我……”

“你要是想回去,就去吧,我会给你大伯写好信。”东方滕摆了摆手,“吃好了,你们就先走吧。”

东方鸣珮知道,这时他爹想静一静,识相的拍了拍白吟娇,“我们先走。”

东方鸣珮一言不发的走在前头,白吟娇就在后面跟着,或许是到了他的小院,他往墙头上一跳,一屁股坐下,还招呼着白吟娇,“上来坐。”

不愧是离宫出来的大少爷,招待人也是那么的独特,坐墙头。

白吟娇也跟了上去,风清月朗,坐在墙头格外舒服。想到刚才的事,问道,“你要回昼都吗?怎么都没跟我说过。”

“其实我一开始就不想离开。”东方鸣珮望着月亮,陷入了回忆,“就算捕妖队混乱不堪,我也在里面有了志同道合的伙伴。也是多亏他们,我才不至于沦陷淤泥之中。后面发生了一点事,那段时间太浑噩了,不知不觉就跟着逃避了。突如其来的离开,想必他们也措手不及吧。”

白吟娇冷哼一声,“还以为是为我保驾护航呢。”

“当然有你的关系啊。”东方鸣珮理所当然的道,“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大概这辈子不会有这个念头吧。”

一开始只是担心,后来回去的念头一冒出来,就像雨后春笋一样立马占据了他的大脑。对伙伴的想念,对白吟娇的担心,全都堆在一起,最终成了他的决定。

“那你还得感谢我。”白吟娇沾沾自喜的道,“不是说要给我礼物吗?打算送我什么?”

“这你倒记得比谁都清楚。”东方鸣珮从纳戒中取出一支珠钗,递到她手中,“以前买了要送人的,后边儿送不到了。觉得你很合适,干脆就给你吧。”

白吟娇仔细端详,是一支精致漂亮的珠钗,花样精美却不厚重,顶上用红玛瑙装饰,看这玲珑剔透的品相不是便宜货,却又不贵气。

比姈娘送的还要好看!

但在东方鸣珮说完这样一番话的时候,她可不会高高兴兴的收下,装腔作势道,“原本要给别人的,送不到了就知道给我了?你这是废物利用?”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东方鸣珮倒是没考虑到这点,连忙否认。

白吟娇毫不客气的把珠钗纳入囊中,狡黠的眨了眨眼,“那你欠我一个礼物。”

望着这样的她,东方鸣珮心里莫名有些触动,轻笑了一下,“都依你。”

最后两月,白吟娇不再整日同东方鸣珮训练,而是打算小闭关,最后冲一下。

她感觉自己马上要突破四尾了,本身师父离开时就快了,现在更是只差临门一脚。若是突破成功了,这次招揽就稳操胜券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全身所有妖力凝成第四条尾巴的时候,白吟娇觉得自己被掏空了,瘫软到床上,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是被东方鸣珮摇醒的。

东方鸣珮一袭白衣,睡到恍惚的白吟娇还以为师父回来了,直接扑了上去,嘴里不清不楚的嘟囔着,“师父,我好想你啊……”

淡雅的花香随着她的动作钻入鼻子,东方鸣珮不自觉的多嗅了两下,眉头拧起,把趴在胸口的人推开,不耐道,“清醒一点行不行,四宫的人都来了,你还在睡觉?”

她还有个师父?

听到这声音,白吟娇瞬间反应过来,触电似的跳了三步远,“吓我一跳,你怎么在这?!”

“四宫的人来了。”东方鸣珮放慢语速,重复了一遍。

“你心情不好?”白吟娇察觉到了他不耐烦的态度,随口问了一句。

“没有。”东方鸣珮说完,顶着张臭脸向外走去。

“还说没有。”白吟娇不知道他发的哪门子气,连忙跟上。

走上街道,白吟娇还以为自己走错城了。

街上人头攒动,这还是那个走一天都看不见十个人的申城吗?

申城子民对东方鸣珮还算尊重,有他开路,大家都纷纷让路。

细细一看,东方鸣珮今天穿的格外精神。就连衣服…白吟娇摩挲了一下手,回忆刚刚摸到的料子,比起平日的布衣要软滑太多了。再配上他现在一张别人欠了他几百万银子的脸,倒还真有几分大少爷的架子。

有人让路,他们在人海中的行动并没有受限。

城还是那么个小城,没走多久就看见了一行人,他们的穿着打扮与申城子民有着天差地别,十分显眼。

还不等他们靠近,就有一个衣着体面的人大喊了声,“是鸣珮哥,快看呐!”

一行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落在东方鸣珮身上。

其中有几人立马围了上来,嘘寒问暖道。

“鸣珮哥,我听说你要回来了?真的假的。”

“最近过得怎么样?好久没见了。”

“当初走那么突然,都不告诉我们一声,回来了可得请我们吃饭啊。”

东方鸣珮笑着一一回应,目光不自觉的飘向与他们同行的一黑衣女子身上,眼神有些复杂。

周围的人注意到了这微妙的气氛,立马噤了声。

纪初玉也不避讳东方鸣珮的目光,大方的走到他面前,笑道,“鸣珮,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白吟娇跟在东方鸣珮身侧,对于他们的对话识相的不插一句嘴,还是避免不了引人注意。

“这位是?不介绍一下吗?”纪初玉盯了她很久,就等这句话呢。

>>>点此阅读《狐书》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