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咸鱼翻身,左手美男右手江山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笑弦

角色:叶倾羽 老尼

简介:神医圣手之女叶倾羽是个小宅废。一场车祸,全家罹难,穿回古代的她虽贵为公主,却连个丫头都不如。继母:“丑鬼,给我滚!”继妹:“傻子,吃屎去!”父皇:“你娘你妹对你不错啊?”
被当成破布甩给瞎眼亲王南宫千乘后,凭借自带医疗系统加持,叶倾羽变身冰雪聪明、国色天香的一代狂妃。虐继母!踩继妹!辅助夫君登皇位!玉树临风的冷面亲王傲视天下,却独独拜倒她的石榴裙下,天天求抱求翻牌,打滚求她生个小南宫……

书评专区

小咸鱼翻身,左手美男右手江山

《小咸鱼翻身,左手美男右手江山》第6章 药浴果真有药免费阅读

娄兰皇都城外,玉屏山,普寿寺。

梵音悠扬,香烛袅袅,诵经声从香台前传出庵门外。

老尼剃刀过处,叶倾羽一头乱发纷然落地,很快露出个青白的脑壳。

肥嬷嬷和斜眼丫鬟一旁监视着,一脸解气的得意之色。自从破庙里被叶倾羽暴揍,俩人对这个傻子又恨又怕。之前傻公主是开心果,只有她们欺辱傻子,何曾被傻子蹂躏过?傻子挨了贼首一刀不仅没死,还突然变的力大无穷,连皇后和二公主都被她给收拾了,若任她继续留在碾房,日后指不定还要作妖。这下剃成秃瓢儿了,看你还怎么威武。

实不知,叶倾羽此刻心里也是美死了:父王昏聩,继母继妹阴毒,与其冒险留在宫中,不如栖身在这佛门清净之地。再说原主这头焦黄枯干的乱发早该剃了,剃光了透气性特别好,还特别解痒。

剃度后,老尼取来一面铜镜给叶倾羽照看,叶倾羽一指自己左脸胎记上的黑毛:“这个毛也给我剃了呗?”

老尼哂笑摇头:“此毛发,乃是大公主前世因果,须自行了断。”

叶倾羽拿过剃刀,对着镜子就真的刮上了。

肥嬷嬷对老尼说:“娘娘懿旨,大公主生性痴傻顽劣,你等须得好生管教,管教的好娘娘多赏香火钱。若是管教的不好,娘娘怪罪下来,你等可是担待不起。”

老尼合掌:“阿弥陀佛,贫尼谨遵懿旨。”

肥嬷嬷又从袖兜内掏出一包蜜饯,递给老尼:“这蜜饯是医治傻病的丹药,每日晨昏两次,务必给大公主服食。”

老尼恭敬接过蜜饯,交给身旁的小沙弥收了。

叶倾羽突然喊:“师父,这个毛剃不下来呀!”

老尼近前一看果不其然:叶倾羽不仅胎记上的毛未能剃掉,还把脸给刮出了血,赶忙制止。同时命小沙弥:“去把为师配置的景天三七膏拿来。”

肥嬷嬷嘴巴一撇:“些许破皮儿伤也值得施药?”

老尼手捻佛珠,笑而不语。

很快,小沙弥折返回来,递给老尼一个小瓷盒,老尼又吩咐小沙弥点燃了硫磺灯。铜底座的硫磺灯发出蓝色的火焰,气味浓的呛鼻,老尼打开小瓷盒,剜出里面灰色的药膏,轻轻涂抹在叶倾羽脸上。

叶倾羽的脸很快不疼了,血也止住了。

那硫磺灯则是用来消毒的,常人很难接受,叶倾羽闻着却很舒服。

肥嬷嬷被硫磺熏的七荤八素,拧着肥屁股急忙告辞了。

老尼带着叶倾羽在庵内走了一遭,修竹成林,曲径通幽。叶倾羽搜了搜原主的记忆,只知这普寿寺是皇家庵寺,规模不大逼格很高,其余就没什么印象了。

路过斋堂时,一阵饭香味飘来,叶倾羽咽了口唾沫,“师父,今天有啥好吃的?”

老尼笑道:“罗汉斋。”

斋饭时间到了。比丘尼全都到齐,面前齐整的放着碗筷,规规矩矩坐成了两排。

叶倾羽在小黑屋被饿坏了,操起筷子就吃,边吃边嚷嚷:“好吃,真好吃。”

众尼有的吃吃笑,有的摇头蹙眉。

老尼视若无睹,简短诵经后,众尼才开始恭恭敬敬的用斋。

按说叶倾羽食量有限,以前宅在家里时,薯片巧克力加可可就是一天的伙食。怎奈这副躯体还带着原主的记忆,平时受虐吃不到什么,眼下五脏庙成了无底洞,吃了还想吃,难免又遭了白眼和耻笑。

“嗝——”叶倾羽打着饱嗝,捂着肚子咕哝:“洗手间在哪儿?”

众尼都没听懂,老尼却领会了,叫沙弥带叶倾羽去净房解手。

出了净房,一身轻松的叶倾羽一抬头,望见竹林尽头一处屋宇,匾额上写着:香水行。难不成这尼姑庵还做香水的生意?问了沙弥才明白,原来是给比丘们沐浴用的浴室。

叶倾羽拍着手道:“我正好要洗个澡,快带我去。”

沙弥摇头说:“不可。出家人沐浴实为净心除垢之修行,非经师父允许不得擅入。”

叶倾羽撇嘴:“那你去跟师父说啊,我现在就要修行啊。”

正在争执,老尼不知何时已出现在身后,轻的像羽毛,吓了叶倾羽一跳。

“大公主想沐浴?”老尼笑着问。

叶倾羽夸张的挠着后脊背,“额,好想现在就洗。”

老尼点了点头:“你且稍候,老尼去去就回。”说完径自走入香水行。

半刻之后,老尼引领叶倾羽进入浴室。仔细一看,居然有大小两座浴池,大的干干爽爽,滴水全无,而小的那个浴池蓄了热水,热气蒸腾,隐约弥漫着一股特殊的气味。

叮!

叶倾羽脑中传来系统提示音:

【宿主,浴池水中检测出药物成分,是否对宿主有害尚不知晓,需要进一步分析检测。】

叶倾羽心头一凛。

药浴?怪不得闻着不太对劲。莫非这老尼和继母继妹是一伙的,想把她毒死?

这系统有点沙雕啊,话说一半还不如不说,洗个澡要不要承受这么大心理负担啊?!

等着检测结果?算了吧。是自己吵着要洗澡,现在又墨迹上了,成何体统。

再说老尼这面相不像是害人的样儿,即便想摆自己一道,饭里下毒茶中下药,招法有的是啊。

叶倾羽想到这也不怕了,三把两把就把衣给宽了,一蹦蹦到了池子里。

沙弥刚要斥责,老尼阻止她道:“初登山门不懂规矩情有可原,你去将水浴衣拿来给她便是。”说完扭头出了浴室。

沙弥从内室取来一袭水浴衣,放置在叶倾羽头直处:“这件水浴衣你快穿上,今后切不可坏了庵寺的规矩。”说完也走出浴室。

叶倾羽捏起水浴衣看了一眼:布料轻薄,近似于泳装,不耽误洗浴又能屏蔽春光。想不到,六百年前比丘们洗个澡还有这讲究。不过眼下就她自己,还怕走光吗?所以将水浴衣丢在一旁,自顾“哗啦哗啦”洗了个痛快。

真是好清爽,好舒服啊!

和亲路上滚了一身泥巴,退亲后又被关进臭碾房,这一身的尘垢总算是洗掉了。女人嘛,就算水里当真被下了药,横竖也要先洗个清清爽爽再说。

叶倾羽正在碎碎念,一片困意漫卷而来,下一秒她就完全失去了意识。

>>>点此阅读《小咸鱼翻身,左手美男右手江山》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