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罗探

小说:悬疑

作者:罗无影

角色:罗译 杜小文

简介:一条突如其来的短信,将正准备睡觉的罗译惊出了一身冷汗,为了挽救朋友,他参与到了这项特殊的行动中来,出乎意料的是,此事远比他预料的要离奇的多,随着一连串神秘人物的出场,案件也变得愈加扑朔迷离起来~

书评专区

用户73846420:个人感觉挺好看的,虽然不如爽文,但有自己的特色,不会无脑套别人的套路,除了逻辑有点乱,其他的没问题,相信作者会越来越好的,不要刻意去迎合别人的想法,可以适当的加一点意见,这样才有自己的风格

Zhu Yilong.❤️:书很好看哦,作者也很有趣😂😂😂😂

炸天帮单身贵族王院长:剧情挺精彩的,描述详略可以。嗯在追

罗无影:如果感兴趣就多多评论吧~
本作者将第一时间回复哦~
若能给个☆五星好评☆就更好了~嘿嘿

罗探

《罗探》第6章 谁要害老子免费阅读

汉州大学离市公安局不远,也就一公里多点儿的距离,今天正好是周末,所以他们准备溜达过去。

一路上,罗译脑子里尽是韩乐和那红色字幕的事情。

杜小文看他一路上不怎么说话,再一想到刚才他向林佳琪要手机号的样子,于是编排道:“老罗,我发现你这家伙真够贼的啊。”

罗译嘿嘿一笑:“咋了蚊子,你又发现了哥的什么优良传统了?”

“我呸!还优良传统。”

杜小文不服气道:“我问你,你都已经加张队的手机号了,为什么还要问那个林佳琪要电话?”

“因为她漂亮啊。”

“……”

“嘿嘿,怎么,看上人家了,如果看上的话我可以给你们牵个线,正好我有她的电话。”

“牵个锤子啊,我还不了解你,跟个狐狸似的,刁在嘴里的肉就算咋舍得让给别人。”

“嗯,了解就好。”

又是一顿暴击。

在怼人这方面,从来都是罗译的拿手好戏,尤其是对杜小文……

到学校的时候,已近中午时分了。

他们本来打算去学校后门的汉州西街吃饭的,但因为是周末,又正好赶上饭点,街道边上儿两溜饭馆早已经人满为患了。

没办法,他们只好拐进学校去“稻香园”吃了。

汉州大学的这个校区一共有四个食堂,而罗译他们最喜欢去的就是这个名叫“稻香园”。

“稻香园”一共三层,第三层菜品最丰富,但价格稍贵,属于“小资区”,第二层菜品少一些,但价格也相对低一点,属于“小康区”,第一层菜品最少,价格也最低,但是窗口的大妈饭菜每次都给的很足,所以也被同学们戏称为“管饱区”。

他们两个本来就不怎么饿,又累了一上午,也懒得爬楼了,所以就在“管饱区”随便凑合着吃了点儿。

罗译是吃饭很快的那种,狼吞虎咽几口就完事儿了,而杜小文恰好跟他相反,属于细嚼慢咽的那种,不磨上半天绝不手收工。

没办法,罗译只好坐在边上陪吃。

杜小文刚往嘴里塞了块红烧肉,突然又想起了韩乐的事儿,于是抬头问道:“老罗,我觉得那个张队挺靠谱的,找到韩乐应该不难吧?”

“谁知道呢。”

罗译本来还想打把王者的,一提起韩乐的事儿,瞬间没了心情:“你没看嘛,他们现在也还没头绪呢。”

“咋没头绪,我看他分析的不是挺有道理的吗?”

不知道罗译咋样,反正杜小文已经是被张诚给圈粉了。

罗译还是持怀疑态度:“光分析有毛用,分析的再有道理,找不到相印证的证据不也白搭吗?”

“哎,搞不懂!”

烧了一早上的脑子,现在的杜小文已经懒得再想这些事儿了,他将碗里仅剩的一块红烧肉塞到嘴里,便和罗译起身回房子了。

他们住得那座老家属院儿在汉州西街的东头,离学校后门大概也就是三四百米的距离,所以几乎跟住在学校里面的宿舍没啥两样。

罗译他们搬进来后才知道,原来这座老家属院儿还有一个别称,叫作“桃花源”。

这是因为这院子里种了很多桃树,一到三四月份的时候,整个院子就如一片粉红色的花海一样,十分赏心悦目。

其实大一刚开学那会儿,罗译和杜小文也都是住校的。

后来因为杜小文晚上老打呼噜,而且是震耳欲聋的那种,正好他家在这儿有套房子,家具啥的也挺齐全,为了照顾舍友,于是便搬了过来。

在这儿住了没多久,他觉着一个人太无聊,于是死皮赖脸的便把罗译也拉了过来……

因为昨天晚上熬了一夜,杜小文一回家便倒头睡着了。

跟杜小文不一样,罗译却一点儿困意也没有。

他静静地躺在沙发上,想着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儿。

但是想来想去,也没理出个头绪来。

后来也干脆不想了,便戴上耳机,听着雅尼的《夜莺》昏睡过去了。

第二天,罗译一大早便被闹铃叫醒了。

现在大二刚开学,法理、民法、刑法各种课程排的满满当当的。

相较于学法律的自己,学新闻的杜小文就不一样了,那家伙每天睡到自然醒不说,吃完早饭后打两把王者才去上课。

起初罗译还不知道,每次起来后都朝他宿舍喊两嗓子,担心他别迟到了。

后来才知道,人家根本就没课……

第一节是法理学,上课的是一个名叫董青川的老头儿,虽然讲得挺精彩的,但因为昨天的事情,罗译压根儿没有心思听讲。

每隔一会儿,他便瞅瞅手机,看韩乐给自己发短信没有。

可一上午过去了,罗译连个短信的毛儿都没收到。

中午下课后,他正要出门,突然接到了他们班辅导员唐益达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也没说具体什么事儿,只是让罗译到图书馆门前去找他。

罗译本来要去稻香楼吃饭的,接到电话后便直接朝图书馆那边去了。

“啥事啊,益达哥,看你这么严肃。”

罗译看唐益达表情有些凝重,想着是不是遇到啥难事了需要自己帮忙。

唐益达也没跟他绕弯子,直截了当的把事情说了。

原来有人到教务处主任潘耀明那儿告罗译的黑状,说他包庇犯罪嫌疑人,导致公安机关无法破案,学校知道这个后,要求彻查这件事,现在教务处主任潘耀明让他亲自过去说明情况。

大爷的,哪个孙子这么阴!

一听到还有这事儿,罗译顿时炸锅了。

自己平日里好像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吧?

而且最关键是,昨天那事儿除了市局的人以外没有旁人知道啊,告黑状的那孙子是怎么知道的?

“益达哥,你知不知道告黑状的那孙子是谁?”

敢动太岁爷爷头上的土,无法无天了还!

罗译想着,就算挖地三尺,也一定要把那孙子给找出来。

唐益达看罗译情绪有些激动,想着他别一时冲动再惹出什么事儿来,到时候就更不好收场了。

于是他赶忙安抚道:“小罗,你先别冲动,事情既然出了那咱们就想办法解决,至于到底是谁告的状,这我还真不清楚。”

罗译冷静下来一想,使这种阴招的人,往往不敢见不了光,所以得从教务处那儿下手:“益达哥,教务处那边是啥意思?”

“教务处只是让你过去,具体怎么处理我现在也拿不准。”

唐益达叹了口气,忧心忡忡的问道:“小罗,你实话告诉我,到底有没有这件事?”

“是有这么回事。”

罗译不紧不慢的说道:“不过事情完全不是那孙子说的那样,还包庇犯罪嫌疑人,导致公安破不了案,阴人也不使点高明点儿的招数……”

“你确定?”

一看罗译说得这么轻松,唐益达悬在嗓子眼儿的心稍稍放下了一点,不过看他那表情,还是有些将信将疑。

“当然确定了,益达哥你想想,要真如那孙子说得那样,我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跟你说话吗?”

“也是。”

听到罗译这话,唐益达终于松了一口气,他觉得罗译说得有道理,警察都没有对他采取措施,说明事情并不像自己听到的那么严重。

为了打消唐益达的疑虑,罗译便把事情的经过大概跟他讲了一下。

唐益达听完后也是吃了一惊,在他印象里,汉州还从来没有发生过绑jia学生的事,更何况这还是学生绑jia学生!

“不过小罗,就算是这样,咱们也不能掉以轻心。”

唐益达想着罗译年轻气盛,别到了教务处跟领导干起来了,于是提前打了个预防针:“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咱们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可能也听过,潘主任这个人好面子,到时候就算他态度强硬一点儿,咱们也不要跟他硬刚,不然这事儿更不好收场。”

罗译暗想,化个锤子,本来就没事啊。

再说,凭什么要给他面子啊,他好面子老子不好面子的啊。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他还是冲唐益达点了点头。

其实他也不喜欢搞事情,当然,如果别人非要碰瓷那就另当别论了。

——

作者有话说:

老罗要装X了哈哈哈

>>>点此阅读《罗探》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