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盈缺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梵音海

角色:朱厌 九婴

简介:这个世界原本由二十二个古老的家族掌控,但随着种姓制度的逐渐崩塌,四海八荒也变得愈加混乱,而从潇湘城走出的少年,在解开身世谜团的过程中,有意无意的卷入了四海八荒权利斗争漩涡的最中心,而他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身世竟然和自己经历四海八荒的一切阴谋阳谋都密切相关,正当他要解开这一切谜团之时,隐约觉得还有一场更大的阴谋……

书评专区

盈缺

《盈缺》第6章 螭龙太子免费阅读

此时朱厌在群兽之中杀着兴起,奈何潮水一般涌来的凶兽源源不断,又是一道天雷滚滚而下,雷光照亮了群山,只见群山万壑之间,尽是哪蠢蠢欲动的异兽,光稍歇,隐约可以看到黑暗当中影影绰绰尽是幽绿的眼睛。

渔惑一阵心寒,若不是遇到老者,自己恐怕已经吓死在这里。这一道天雷落下不久,火光之中霞光流动,异兽见到霞光现世更为疯狂,朱厌一声嘶吼似是想要吓退涌来的凶兽,但涌来的群兽仅仅稍一停滞,又冲向朱厌,朱厌似乎有些吃力,往后退了数步找到一个高处,高扬起那被染红的头颅,冲着天空又是一声长啸,将蛊雕独角掷向一只近前的人面虎身兽,顿足捶胸,骤然身形暴涨数十倍,再次杀入兽群之中时,仅靠一双似是金刚般的利爪,一时所到之处血肉横飞,群兽已然开始退缩。

正在此时,渊水之中突然一波巨浪向朱厌打来,不仅仅是朱厌,连老者和渔惑皆是一惊,渊水至朱厌数百米之遥,何等的力量竟然掀起如此巨浪,只见巨浪落下后,渊水之畔露出九只狰狞的龙头慢慢上岸,不对,这是一只九头怪物,浑身青红相间,九只龙头下是一尊如巨象般大小的身躯,四只利爪,背生双翼,九只龙头的十八只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朱厌。

朱厌纵身跃过了打来的巨浪,刚刚落地就看到渊水的怪物,身形一滞,目露凶光的在低声嘶吼着,九头怪兽看到朱厌竟然向自己嘶吼,突然九口齐吐焰火,朱厌只能再次高高跃起。当朱厌想靠近九头怪物之时,九头凶兽就再次口吐焰火,一时间朱厌竟然无法靠近九头怪物。就这样水中的蛟龙和肥遗大蛇斗的难舍难分,九头怪物和朱厌僵持不下。

渔惑轻声问着老者:“这九头龙是什么?”老者看了看那九头怪物:“那是九婴,和龙没什么关系,但是身体强悍也不输龙族,既可以喷火,又能够吐水,可谓是水火兼修,又无魂无魄,堪称不死之躯,或者说它早已经是个死物了,朱厌和它怕是打个十天半个月也分不出个输赢。”

除了缠斗的蛟龙、肥遗,九婴和朱厌,群山之间的怪兽也在相互攻击着,大雨已经变小,但是汩汩的血流依旧源源不断的流向潇湘之渊,雷火之中,仍有一对赤驚鸟躲在巨桑的树洞之中,老者看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低声惊叹道:“莫不是冥冥之中早有定数!”

渔惑不解的看着老者,老者似乎也不准备做些解释,竟然踏步走出山洞,渔惑刚想跟着老者,却发现老者后背金光突现,一声嘹亮的“毕方”之声响起,一只浑身赤红的独脚巨鸟在老者的后背腾空而起。

随后老者屈膝双盘,双手掐诀,口中默念道决,坐下阴阳八卦图隐现,而正是此时,满是嘶吼的嘈杂之音中,突然出现一道似是人声的怪音响起:“堂堂神鸟毕方,竟然与凡夫俗子,肉体凡胎签订了血盟,不知道你死去的故主,在阴曹地府会不会替你丢人。”

只见毕方竟然浑身一颤,也口吐人言,冲着远方叫道:“无耻妖龙,可敢现身与老夫一战。”毕方似乎很是冲动,这时老者似乎感受到了毕方的愤怒,传声劝说道:“毕方兄息怒,螭龙为恶多端,惧怕天劫,九道天雷未止,他又哪敢现身,你暂且为我护法,你我先取了应劫银蚕,再与他计较!”

话音未落,只听螭龙桀桀怪笑,随后说道:“一个凡夫俗子一个是手下败将,哪用得上我螭龙太子现身。”

“螭龙太子”四个字一出,蛟龙、肥遗、九婴皆是一滞,随后螭龙又沉声说道:“你们这三只蛇虫,替我杀了这呆鸟毕方和牛鼻子老道,本太子赏尔等一颗龙元,不用苦修千年辛苦渡劫,即刻脱胎换骨,化身为龙。”

除了九婴抽不开身,依旧和朱厌缠斗,蛟龙,肥遗听后立即停止缠斗,往这方冲来,渔惑知道老者此时正在布阵,无法抽身应付,于是急忙冲出山洞,挡在老者身前。

老者心下一暖,微微一笑,冲着渔惑说道:“如果他们真正的打到这里,你在这无异螳臂当车。”渔惑哪管这些,只因老者曾说已经大限将至,虽然至今仅仅相识半日,连老者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但是老者让渔惑感到无比亲切,又收自己为徒,自己本是孤儿,不久前养父又患病去世,如今无依无靠的他,老者似乎成了唯一的亲人。

渔惑也不言语,就这样站在老者身前,倔犟的护着老者,毕方周身赤焰暴涨,如同一只浴火的凤凰一般,口吐烈焰,让那蛟龙和肥遗大蛇不能近前。

此时老者突然传声道:“渔惑徒儿你可还记得朱厌所踩步伐。”渔惑用力的点点头,老者继续说道:“按照朱厌的步伐去寻找那根蛊雕的独角,为师送你一件拜师礼吧。”说完也不言语,继续双手结印布阵。

渔惑试着记起朱厌步法,试着踩出七步,之后竟感觉每七步之后的七步竟然踩着虚空,回头一看身后,竟然留下七个虚影,渔惑大喜过望,再次踩着天罡步法在成堆的兽尸之间穿梭。

不多久就到了那一只,人面虎身的异兽面前,只见,蛊雕独角深深地刺入异兽的腹腔,渔惑费力的拔出蛊雕的独角,独角大约六尺长短,通体血红,还好角内本就中空,并不算太沉。拿到独角后,渔惑又踩着天罡步回到老者身前,老者冲着渔惑点点头。

旋即只见渔惑手中的蛊雕独角凌空飞起,血红的兽角顿时红光大涨,随着老者结印的双手,一串串符文篆刻沁入独角,然后随着光晕消退,独角竟然缩小至手指一般大小。这时老者声音响起:“渔惑徒儿,速用角尖刺破你的右手无名指。”渔惑闻言,也不迟疑,当独角刺破指尖之时直觉内心一片悲怆,鲜血染红的角尖顿时一阵青烟,随后独角角尖,竟然化成一个缺口!

“此为蛊笛,虽不是什么神兵利器,但是却是凶兽蛊雕之角,本就有蛊惑人心之能,又遇到一场天劫,吸收百兽精血,将这战场凄怆之声尽收角内,为师用符文加持过,你吹动蛊笛便可凭意念,御使百兽,为你所用了。”

渔惑半信半疑的拿着蛊笛,刚一接触蛊笛竟然能感觉的到山间百兽的情绪,贪婪,嗜血、还有惊恐。竟一时不忍,老者似乎感觉到渔惑的迟疑,开口训斥道:“你不必仁慈,这些异兽均是嗜血凶兽,你快催动蛊笛,助朱厌击退九婴,不然九婴抽身与蛟龙肥遗合力的话,毕方恐怕独木难支。”

渔惑看了看朱厌与九婴,只见朱厌浑身上下已被九婴烧伤多处,虽是没露败相,但也绝对没有讨到便宜,在渔惑眼中朱厌亦是无比凶残,但是并不算厌恶。

看到这里,渔惑再不迟疑,吹动蛊笛,意念控制着群兽向九婴冲去,九婴见群兽竟然向自己冲来,突然九口齐鸣,似乎是婴儿的哭声一般,哭声与笛声相冲,气浪波及群兽,只见气浪波及之中的群兽顿时四分五裂,血肉横飞。

渔惑一时不忍,意念松动,笛声渐弱,但是哭声迭迭不休,渔惑只觉耳膜迸裂,头晕目眩,喉咙一阵腥甜,一口鲜血吐出。庆幸的是此时朱厌凌空而起,双掌齐发,十指如利剑一般挥出,九婴的两只龙头刹时掉落,断口处顷刻间血如泉涌,九婴吃了大亏,不敢分心对付蛊笛,此时渔惑稍定心神听到老者声音:“切莫分散心神,调整气息,意守丹田,继续吹动蛊笛。”

渔惑听后也不敢怠慢,再次催动蛊笛,只听哀嚎之声骤起,群兽依旧前赴后继的冲向九婴,有了群兽的钳制,失去双头的九婴节节败退,虽然是不死之身,但是如此重创也损耗不少修行,九婴见已无胜算,退匿渊水,远遁而去。

此时的朱厌亦是浑身带伤,冲着渔惑看了看,不知道是何情绪,渔惑停下蛊笛也看向朱厌,一人一猿,对视一眼,朱厌似乎像人一样冲着渔惑点了点头,随后转身几个跳跃,远远离去。

渔惑松了一口气,想再次催动蛊笛相帮毕方,只听毕方说道:“你毋需帮我,螭龙老贼本体未现,且附近还有一只凶兽环伺,你且催动蛊笛护住你师父周遭即可,待你师父星移斗转大阵布成,就大功告成了。”

毕方的声音截止,又是一道天雷落下,如果渔惑没有记错,这已经是第五道天雷,天雷闪亮的电光石火之间,远山之上一个巨大的黑影显现,一阵潮水般的压力无形之中压来,让渔惑吃惊不已,毕方此时说道:“那便是螭龙老贼的本体,因为屡犯天条,上次差点被天劫打的形神俱灭,现在已是虚有其表,只要天劫还在,它便不敢靠近。

但是每一道天雷之间有间隙,第六道天雷到来还有一段时间,大阵未成的话,就没有人能控制天雷,恐怕此时螭龙老贼要动手了!”

话音未落,一阵狂风大作,螭龙的声音响起,“想要用星移斗转大阵牵引天劫,你这臭老道真是想形神俱灭不成?”

螭龙的声音自带威势,本体未至,压力已经让渔惑难以喘息,此时一股暖流,自大阵流向渔惑,渔惑顿感压力骤消,看了看老者。只见老者双眉紧蹙,双手不断结印,渔惑知道师父怕自己承受不住,竟然分心帮自己抵挡螭龙的威势。不由一阵担心,此时老者声音响起:“渔惑别担心,只要我结印不断,大阵就不会停止,待到第六道天雷,为师的大阵就算成了!”

而在此时螭龙声音又响起来:“不知是哪位尊上在此观战,不如现身一叙。”

螭龙的这一举动让渔惑万分不解,想到刚刚毕方所说还有一只凶兽环伺左右,心中更加担心。

而此时螭龙的问询并未得到回复,螭龙不由觉得有些尴尬,随即又说道:“只要你我联手,破了这老道阵法,两只银蚕,你我各取其一,岂不两全其美?”

>>>点此阅读《盈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