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岳飞到德玛西亚,“英雄”何在? 时间:2019-03-20 08:50:49 来源:光明网 点击量:11844 你最喜

时间:2019-05-21 10:2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你最喜欢的英雄是谁?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

李广、岳飞、辛弃疾,智勇双全、胸怀天下,那是再厚的史书也盖不住的血性;雷锋、邱少云、焦裕禄,那是鞠躬尽瘁、舍己为公的时代丰碑。然而,当一些年轻人给出下面这些答案时,许多上了年纪的人都会懵圈:“德玛西亚”“宫本武藏”“不知火舞”……他们是谁?电脑游戏里的角色。为什么称他们为英雄?因为他们“技能炫酷、颜值和伤害输出爆表”。

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当现实英雄归于平静,虚拟英雄深入人心,许多人似乎不再崇拜任何真英雄,渐渐忘却现实英雄所张扬的社会核心价值。但一个没有英雄可崇拜的国家又怎么去谈强大和自信?

英雄遍地,英雄又在哪里

大量文学作品记载,英雄的概念诞生于人类童年,那个野蛮与文明交替的时期。当人们需要拥有强大力量和坚定信念的领袖时,英雄出现了。研究者认为,这一时期,东、西方的英雄都身兼人性和神性,像射日的后羿、夺取金羊毛的伊阿宋、劈开红海的摩西。随后,经历了神性的消逝与人性的探寻,东、西方形成了截然不同的英雄观。

东汉文学家刘劭《人物志》有云:“聪明秀出,谓之英;胆力过人,谓之雄。”“故一人之身兼有英雄,乃能役英与雄。能役英与雄,故能成大业也。”可见,文武双全且成就大业,是中国古人认同的英雄形象。

东汉之后,英雄观逐渐被儒学文化所规范,“深明大义”成为关键词。英雄多坎坷,却不妨碍我们用诗意记住了他们的血性。有“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李广,“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岳飞;也有“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的辛弃疾,“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

相对于中国传统英雄形象的“单纯”,西方的英雄形象就复杂多了。西方英雄有欲望、有罪恶,甚至会陷入迷途。正如文化学者程羽在《历史中的英雄》中说,人性二元论对西方英雄观起了决定性作用,灵魂成了善恶交锋的永恒战场。

近代百年间,中国传统英雄观进行了艰难重构。新中国成立后,革命英雄、人民英雄占据了英雄宣传的舞台,改革开放后,自我意识的觉醒又打破了英雄标准的唯一。今天,随着社会急剧转型,现实与虚拟世界的意识形态不断冲突,一些英雄形象被消解,英雄价值遭怀疑。和平年代不乏平民英雄,其光辉事迹却大多在“快餐式”曝光中昙花一现,甚至被视而不见。

全民娱乐时代,ACGN(动漫、游戏、轻小说)纷纷上演“英雄盛宴”,古今中外各类“英雄”形象被肆意包装、重构,其精神内涵增加了很多不确定性。当你打开搜索引擎输入“英雄”二字,关联选项早已被游戏名称和角色攻略所占据。

“网络消磨多少英雄气,电视培养许多小男人。于是,这个时代不再有英雄。”网民“打包豆”说,“英雄的事业是一种楷模、是一种向往,是大众意志精神的升华体现。若只剩娱乐的世界,天下不过领薪者、发薪者二人,又何来伟大的复兴与光荣的征程?”

英雄崇拜:“崇高”与“时代性”

说到英雄被解构,毋宁说是英雄的“崇高”被解构。当今时代,人们对英雄事迹感动、感叹很容易,崇拜、效仿却很难。

张艺谋电影《英雄》中有一句台词:“一个人的痛苦,与天下相比,便不再是痛苦。赵国与秦国的仇恨,放到天下,便不再是仇恨。”从杀秦王到为了“天下”而不杀,男主角“无名”完成了刺客到英雄的升格。为了天下苍生“文死谏、武死战”,是中式英雄的无上荣耀,也成就了崇高。

同样一部名为《英雄》的美剧,讲述一群人如何拥有超能力,逐渐明白拥有超能力的意义,然后共同对抗那些想利用超能力作恶的人。以摩登时代为背景,幽默、恐惧、浪漫元素包装下的新式美国英雄,神圣的光环隐去,人性的剖析更加浓墨重彩。

英雄被重构是一个时代命题。但无论如何重构,英雄都只有在“活态”的传承中才能永垂不朽。

中国的许多少数民族,至今保留着英雄崇拜的仪式感,并以歌颂英雄支撑起民族的传统教育。苗族被誉为“把历史穿在身上”的民族,在他们的传统服饰绣片上,经常会出现一位带着百姓分田地、练士卒的英雄,那便是清朝苗族起义领袖张秀眉。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