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的端午节,曹雪芹埋了三个大悲剧 时间:2019-06-10 10:46:45 来源:搜狐 点击量:1855 曹雪

时间:2019-06-10 11:2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曹雪芹写红楼,在情节设定上,擅长寓悲于喜的写作手法,这一点我们从元宵节元春省亲一回文字可知,这样一件泼天喜事,被曹公写成了暗伏大悲的悲剧,令人心惊。

同样的手法,曹公在元春省亲之后的那年端午节,再次上演。这年端午,元春从宫里传出旨意,“叫在清虚观初一到初三打三天平安醮,唱戏献供……”。

打平安醮本是好事,意为求取平安,但围绕这个端午节,却埋伏了三个大悲剧。

红楼梦里的端午节,曹雪芹埋了三个大悲剧

第一、元春端午节礼赏赐有了分别,暗示宝黛爱情悲剧

宝黛钗三人的爱情、姻缘是红楼梦里的一条主线,在元春端午节礼赏赐出来之前,一直云山雾罩,宝黛之间也矛盾不断,甚至曹公对于宝钗落选的隐晦写法,也让很多人摸不着头脑。

偏偏在这年端午,元春借着节日,终于对钗黛二姊妹有了分别。这一点从节礼可明显看出,众姊妹的节礼宝玉和宝钗的一样,黛玉同三春的一样,这是一个明显的信号。

这里有两个疑点:其一,很多人被回目里“薛宝钗羞笼红麝串”的文字所误,一直认为宝玉宝钗比黛玉多出的是红麝串,其实并不是。

从原文可知,宝钗宝玉比黛玉等人多出的是“凤尾罗二端,芙蓉簟一领”这两样物品皆是床上用品。袭人口中的“林姑娘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只单有扇子同数珠儿”,这里的“扇子同数珠儿”就是“ 上等宫扇和红麝香珠”,多版本皆同。

其二,很多人纳闷,元春自幼入宫,也只在元宵节回家省亲一次,钗黛二人应是第一次见,可能都没说几句话,更谈不上了解,为何时隔不久,就差别对待了?

也许很多人忘记了,在元春省亲之前,贾琏和王熙凤的对话中曾提到一件事“如今当今贴体万人之心……故启奏太上皇、皇太后,每月逢二六日期,准其椒房眷属入宫请候看视。”

也就是说,生活在后宫的元春,每月有几次见到娘家人的机会,作为母亲且是诰命夫人的王夫人,自然少不了进宫看女儿。母女见面,自然少不了家常,更少不了关于宝玉的话题。

从宝玉遭魔魇一回我们知道,贾宝玉在元春省亲这一年,是十三岁,在古代来说,这个年龄正是从少年到成年的转变期,是可以议定婚事的了,且宝玉又是元春亲自教导的,所以王夫人若提及此事,想必还会提到钗黛二人。

元春自然会明白母亲在择媳上的考虑,加上此时宝钗落选,且年满十五,亦可以自由婚配,所以元春的端午节礼,很大程度上,应是王夫人影响的结果。

也正是这年端午前后,金玉良缘终于浮出水面,这“金玉良缘”有两种解释,一则是指宝玉与宝钗,一则是指宝玉与湘云。

关于宝玉与宝钗,原文多处提到, 黛玉对宝玉说:“我很知道你心里有‘妹妹’,但只是见了‘姐姐’,就把‘妹妹’忘了。”宝钗亦有感知:薛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

关于宝玉与湘云,皆因清虚观金麒麟的出现,这个金麒麟是张道士引出的,且他见了贾母就要为宝玉说亲,很是蹊跷。后文黛玉也因宝玉得了麒麟,生恐二人做出不才之事,所以心中又多一层顾虑。

两件事在端午前后出现,也就难怪宝黛之间会大闹一场,之前二人因晴雯不开门的误会刚解开,这里又因元春端午节礼的区别与金麒麟的出现,让二人再生嫌隙,而宝玉也再次摔玉。

宝黛这场矛盾闹得很激烈,最终惊动了贾母。老人家急的抱怨说:“我这老冤家是那世里的孽障,偏生遇见了这么两个不省事的小冤家,没有一天不叫我操心。真是俗语说的,‘不是冤家不聚头’。几时我闭了这眼,断了这口气,凭着这两个冤家闹上天去,我眼不见心不烦,也就罢了。偏又不咽这口气。”自己抱怨着也哭了。

这段话不简单,因为曹公正是在此下谶,暗示宝黛爱情悲剧,即后文贾母死后,宝黛爱情也跟着破灭,彼时王夫人做主,宝玉娶了宝钗,黛玉泪尽而逝。

我们还知道,宝玉的通灵玉有三大作用,一除邪祟,二疗冤疾,三知祸福。前八十回里,只应验了一次除邪祟,即宝玉凤姐遭魔魇一回,疗冤疾我以为应是指宝黛爱情,贾母说二人是小冤家,可知,黛玉死后,宝玉应大病一场,生命垂危,此时通灵玉再次应验。

红楼梦里的端午节,曹雪芹埋了三个大悲剧

第二、贾母领衔去清虚观打平安醮,暗示贾府败落结局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