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照顾父母他蜗居阁楼17年 他用陪伴诠释真正的孝心孝心

时间:2019-04-26 22:3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本报记者 严松

4月1日,带上父亲最爱吃的点心,家住姑苏区沧浪街道吉庆社区的59岁居民陈红鑫准备乘车前往天灵公墓,去看望去世的父亲陈金根。

“2018年父亲在家平静地走了,我的使命终于完成了。”陈红鑫说,陪伴父母双亲直至离世,是他在心里许下的誓言。为了这个誓言,陈红鑫从风华正茂到头发花白,寸步不离地照顾年迈的父母,直到父母双双离世。如今,他一个人生活,但仍然保留着关于父母的“痕迹”,保留着这份“爱”的回忆。

为了父母

他选择不结婚

1979年,19岁的陈红鑫高中毕业,去了一家服装厂工作。由于陈红鑫长相清秀,吸引了不少服装厂的姑娘。“当时年纪比较小,没怎么考虑这些事。”陈红鑫说,等年纪大了点,家里的情况也变了。

不知不觉,陈红鑫到了30岁,在服装厂里遇见了喜欢的姑娘。那“个年代大家都比较含蓄,不好意思说出口。”陈红鑫说,但是两人经常一起出去游玩,感情在朝夕相处中也越来越深。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少人都劝陈红鑫将结婚的事提上日程,却没人知道,陈红鑫的心中有着说不出的苦楚。“因为父母都是外地人,靠白手起家在苏州拥有了一套小房子,面积小,三个人居住都十分拥挤。”陈红鑫说,倘若自己结婚,家中肯定要掏空家底才能买上新房,而父母年纪都大了,连养老钱都要没了。正是因为这样的顾虑,陈红鑫将婚事一搁再搁。

2002年,陈红鑫和父母从老房子搬到了一处只有23平方米的平房,这让陈红鑫的婚事更没有了盼头。“后来再有人给我介绍对象,我都直接拒绝。”陈红鑫说,父母的年纪大了,身边总得有个人才放心,自己也不想拖累别的姑娘。

蜗居阁楼17年

他寸步不离照顾父母

打消结婚念头的陈红鑫开始一心一意照顾父母。为了让父母在有限的条件里住得更舒服,陈红鑫将23平方米的一居室上下隔开,下面给父母住,自己则住在不到5平方米的阁楼上,简单的单人床就是陈红鑫唯一的个人物品。由于整间平房十分矮小,陈红鑫所住的阁楼不到一米高,从木板搭建的简易楼梯走上去,得半弯着身子才能爬到阁楼的单人床上。陈红鑫说,阁楼顶上只是盖着简单的瓦片,一到夏天,热得厉害。“实在热了,我就在楼下铺一张草席睡在水泥地上。”就这样,陈红鑫一睡就是17年。

然而,祸不单行。后来,陈红鑫所在的服装厂合并,实行裁员,陈红鑫下岗了。这对原本收入微薄的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那年陈红鑫42岁,原本完全可以找一个收入更高的工作,但看着父母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的心里有了犹豫。“母亲的身体越来越不好,经常生病,我找工作不能找得太远,时间也要自由一点,以便他们需要我时我能随时回来。”陈红鑫说。

为此,陈红鑫在家附近的小区里做起了门卫。为了白天照顾父母,他主动要求值夜班。白天照顾父母的起居,为老两口准备好三餐,打扫完卫生,到了晚上,28365365官网,陈红鑫就来到门卫室里值班。“天冷的时候,28365365官网,夜里值班很是难熬,但我只有晚上才能安心工作。”陈红鑫说。

父母相继离去

老人保留“爱的痕迹”

这样的平静日子没有过多久,2013年,陈红鑫的母亲谢菊芬因病离世。原本的小家只剩下陈红鑫和父亲,这让他对这个家、对父亲更多了一份责任。“母亲是个能干的人,她在世时,老两口多少能相互照顾,她去世后,父亲只剩下我了。”陈红鑫回忆说。

自从母亲去世,父亲陈金根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到了2017年,90岁的陈金根有了明显的老年痴呆症状。“他一直坐在凳子上打瞌睡,白天夜里都是。”陈红鑫说。有一次,父亲出了门迟迟没有回来,陈红鑫找了大半天,终于在司前街路口找到了父亲。原来陈金根想要回广济路的老宅,中途却迷了路。

经过了这一次,陈红鑫将门卫的工作也辞了,寸步不离地守着父亲。“他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要一直看到他才安心。”陈红鑫说。但形影不离地照顾并没有让父亲陈金根的身体出现好转,2018年,陈金根还是离世了。父亲走的时候十分体“面、干净,没有一丝病痛。”陈红鑫说,这对作为儿子的他来说,是最大的安慰。

如今,59岁的陈红鑫孤身一人住在小小的房子里,家里的陈设丝毫未变,只是靠窗的墙上多了两张父母的遗像。“母亲是个爱干净、爱收拾的人,她每天起床后必须要将床铺收拾得一尘不染才行。我到现在依然保留着母亲的习惯,不然总觉得她不安心。”陈红鑫回忆说,父亲用来听戏的收音机和父亲最喜欢的象棋,自己也整齐地放在原来的位置上,就像父亲还在一样。“看着这些物品,他们似乎还依然陪伴着我。”陈红鑫说。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延伸阅读

关键字